第二百二十二章 上当了/入仕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段昱跑出去了,蒋方劲还站在那里二丈和尚摸不着头脑,看段昱如此紧张的样子,刚才自己在走廊上遇到那美女肯定和他关系匪浅,但这躺在病床上的美女又和他是什么关系呢,难道是大小通吃,看來老板就是老板啊,这两个美女都可以称得上是倾国倾城级别的,普通人只要能勾搭上其中一个只怕晚上做梦都要笑醒了,老板居然能一拖二,真是太厉害了,不服不行,

江不悔也是七窍玲珑之人,虽然只听了寥寥几句却也猜到了是怎么回事了,心中暗暗窃喜,段昱的女朋友误会生气跑了,自己的机会不就來了吗,她出生大家族,这种争宠夺位的戏码自是沒少见,杜家老爷子在外面就养了好几个外室的,而那些外室都很聪明,知道杜老爷子最喜欢江不悔,就纷纷來讨好江不悔來稳固她们的地位,这也让江不悔明白了一个道理,要得到一个男人的认同,首先就要争取他身边人的认同,

想到这里,江不悔就朝蒋方劲甜甜一笑道:“蒋院长是吧,今天真是辛苦你了,有机会我会帮你在你们老板面前说话的……”江不悔长期跟在江老爷子身边,这种示恩于下的手段自然熟得很,而且耳濡目染之下,当她一本正经说话的时候,很自然地带着一种让人敬畏的威势,

果然蒋方劲给她这一笑魂都快丢了,想着大的那个已经被自己阴差阳错放走了,还惹得老板大发雷霆,再不把眼前这个小的给招呼好了,那自己的前途可就泡汤了,忙不迭地道:“这都是我应该做的,以后还要请您多关照,您看还有什么需要我做的,我立马帮您去办,……”,

江不悔有些慵懒地伸了一个懒腰,拍了拍小蛮腰道:“我倒是有些饿了……”,

蒋方劲被江不悔雪白的小蛮腰闪了一下眼睛,赶紧低下头去不敢再直视江不悔,心说这小美女长得太祸国殃民了,怪不得老板也被她迷得晕头转向,自己可得加紧巴结好了,忙不迭地道:“我这就去帮您去找吃的來,不过我们这穷地方实在沒啥好吃的,您别嫌弃就好……”,

再说段昱追出去沒看到佘小曼的身影,又沿着镇上的街道找了一圈还是沒看到,打佘小曼的电话却是关机状态,就知道这次真是把佘小曼伤透了,就算自己找到佘小曼解释只怕她也不会听,只得编了一条短信,把事情的來龙去脉详细说了,然后发送到了佘小曼的手机号码上,

沒找到佘小曼,段昱只能垂头丧气地回到病房,就见江不悔正捧着一大碗面条吃得正香呢,蒋方劲哈着腰在一旁殷勤地招呼着,见到段昱进來,脸色不善,就十分识趣地溜了出去,

江不悔见段昱进來,就朝他甜甜一笑,举起手中的面柔情似水地对他笑道:“这是蒋院长送來的面条,还加了鸡蛋呢,可香了,你要不要吃,,……”,

如果不是江不悔,佘小曼就不会误会自己,更不会跑走,想到这里段昱不知怎么就一股无名火起,朝江不悔怒吼道:“吃,你就知道吃,我这次被你害死了你知不知道,,……”,

江不悔却出奇地沒有跟着段昱发飙,只是用水汪汪的大眼睛含着泪无比委屈地望着段昱,低声道:“我知道都是我不好,害你女朋友误会你了,你还是去追你女朋友吧,不用管我,反正我从小就沒人管……”说着眼泪就像断了线的珠子掉了下來,直接落到了面碗里,

如果江不悔还像之前一样胡搅蛮缠,沒准段昱就真不会管她了,反正已经把她送到医院,蛇毒也解了,算是仁至义尽了,但她这么一哭,段昱的心就软了,都说女人的眼泪是这个世界上最厉害的武器,强如段昱面对江不悔的眼泪也有些手足无措了,歉意道:“你别哭啊,是我错了,不怪你,对了,你怎么一个人跑到深山里去了啊,太危险了,你父母不管你吗,要不你把他们的电话告诉我,我帮你联系他们,让他们來接你……”,

段昱这么一说,江不悔就哭得更厉害了,干脆把面碗往床头柜一放,抱着膝盖埋头大哭起來,一边哭泣,一边哽咽道:“我沒有爸爸,我妈妈很忙,沒有时间管我,所有人都不管我,你也别管我了,让我自生自灭好了,……”,

原來是单亲家庭的孩子,段昱对江不悔的观感一下子來了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之前觉得她刁蛮任性,很不好相处,现在却是觉得她楚楚可怜,忍不住就有一种想呵护她的冲动,柔声道:“你…你别哭啊,你放心,我不会不管你的……”,

“真的,这可是你说的啊,不许耍赖,”江不悔瞬间破涕为笑,猛地一抬头,仍挂着晶莹泪珠的俏脸如雨后彩莲般美艳不可方物,让段昱看得也忍不住心神荡漾,不过看着她那如小狐狸般微微翘起的嘴角,又有一种上当了的感觉,

本來以江不悔的情况,把蛇毒一治第二天就可以出院了,她却像是把医院当成了家,住在医院就不走了,她不出院,段昱自然也不可能赶她走,每天下了班还得去看她,他既然说了不会不管她的话也不可能收回,也不敢问她家人的联系方式,怕刺激到她哭个不停就麻烦大了,

蒋方劲更是被江不悔彻底收服了,真把江不悔当未來的老板娘了,招呼得那叫一个殷勤,转背就把段昱给卖了,把段昱的所有情况,包括手机号码,办公室电话等等全告诉了江不悔,

这下段昱就有得烦了,江不悔差不多是每两个小时就打个电话给他,烦得段昱只好关机了,哪知道江不悔居然找到办公室來了,段昱正在跟张文伟交待事情,见到江不悔进來就皱起了眉头,

张文伟看了一下两人的脸色,很识趣地退了出去,江不悔对段昱翻了白眼,娇嗔道:“你为什么不接人家的电话,”,段昱一屁股坐到办公椅上一脸黑线地道:“拜托,江大小姐,我可沒你这么闲,我要工作的,沒见我正烦着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