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三章 周良栋/入仕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周不桐见父亲來了,胆气就壮了起來,指着身后的段昱和江不悔咬牙切齿道:“爸,就是这对狗男女打我的,你快让人把他们抓起來,……”,

周良栋顺着周不桐手指的方向望过去,这时江不悔躲在段昱身后看不到,段昱却是昂然而立,脸上却并看不出多惊慌,他已经想清楚了,反正人也打了,祸也闯了,此事肯定无法善了,难道自己道歉周不桐就能放过自己吗,显然不会,那自己就坦然面对好了,难不成还让江不悔这个女子替自己挡事,,

周良栋见段昱衣着普通,不像是有什么过硬背景的子弟,即便是段昱有背景,在南云省的地面上,除了有数的几人,还有谁背景能硬过他周良栋,,这个场子是无论如何要找回來的,他的目光就变得凌厉起來,

不过周良栋毕竟是省部级干部,养气功夫还是有的,并沒有立刻发飚,只是冷冷地瞟了段昱一眼,森然道:“谁能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嗯,……”,

蒋晔正要上前如实说明情况,这时旁边突然冲出一个人,激动道:“周部长,我是目击者,我知道是怎么回事,……”,冲出來的正是聂奇帆,他本來就恨得段昱要死,此时还不落井下石更待何时,更何况能借此交好省委宣传部长的公子,那就更是天上掉下來大机遇了,

当下聂奇帆就添油加醋地把事情说了,当然周不桐主动挑衅那段就被他略过不提,只说周不桐无意中当了江不悔的路,就被江不悔用盘子砸了满脸花,接着又被段昱和江不悔联合起來打,把周不桐说得十分无辜,而段昱和江不悔在他口中则成了无事生非的暴力男女,顺便还不忘阴了蒋晔一把,提到段昱的时候沒说名字,只说是蒋总的朋友,

周围的目击者都暗骂聂奇帆无耻,公然地颠倒黑白脸都不红,不过周良栋摆明了要为儿子出头,谁又会愿意冒着得罪省委组织部长的危险站出來仗义执言呢,有的人甚至埋怨自己见机不如聂奇帆快,错过了讨好周良栋的机会,

听聂奇帆讲完事情经过,周良栋点了点头,拍了拍聂奇帆的肩膀道:“你看你有点眼熟,你是谁家的孩子,长得倒是挺实诚……”,

被周良栋这么一拍,聂奇帆只觉骨头都轻了几分,心花怒放,庆幸自己押对了宝,连忙道:“我爸是省政府办公厅的聂伯清,我还跟着我爸到您家拜访过了呢……”,

周良栋皱了皱眉头,心说这家伙怎么这么二啊,上家里拜访这种事怎么能当着这么多面说呢,不过脸上却是不动声色地道:“哦,原來你是小聂的儿子啊,小聂办事老成稳重,向來实事求是,真是虎父无犬子啊,……”,

说着周良栋就斜了蒋晔一眼,丽都集团在南云省颇有人脉,今天连秦书记都來给丽都集团捧场,他也不想和蒋家撕破脸,最多以后再想办法给蒋家下点药,此时还是先把两个打自己儿子的恶徒给收拾了再说,就对蒋晔拖长音调道:“小蒋,今天你是主人,打人的又是你的朋友,我相信你还是能站在公正的立场上说话的,事情经过是这样的吗,……”,

蒋晔自然也挺懂了周良栋的话外音,分明是暗示自己别插手此事,跟着聂奇帆颠倒黑白,那么周良栋也可以不找自己的麻烦,但这样无耻的事自己如何做得出來呢,不由暗叹一声,今天算是把周良栋得罪死了,上前道:“周部长,事情不是这样的……”,

蒋晔这句话一出口,周良栋的脸色就彻底阴了下來,心说既然你蒋家一定要帮着个无名小子跟我做对,那也别怪我不给面子了,就用力一挥手打断蒋晔的话道:“你不要说了,我忘了你既然是打人者的朋友,你就应该避嫌,你的口供也不会被公安机关采信,……”,

这时突然有传來一个柔弱但有坚定的声音,“我也可以证明,事情不是这样的,”,却是李梦雪站出來了,周良栋心里就咯噔一下,怎么李克定家的闺女也掺和在这事里面,那这事倒是有点麻烦了,他却不看李梦雪,而是转头看向身后的李克定,

李克定本來看到段昱也觉得有些眼熟,但是却一时想不起在哪见过了,此时见李梦雪站出來,立刻想起了段昱正是让自家女儿丢了魂样的那家伙,心里火气腾地上來,这小子怎么阴魂不散啊,追我女儿还追到这里來了,立刻越众而出,对李梦雪怒斥道:“小雪,你在这里干什么,,还不快回家去,”,说着又对周良栋笑笑道:“老周,小雪这段时间有点精神恍惚,你别管她,……”,

李梦雪对父亲有着天然的畏惧,被他这么一喝,眼泪就下來了,自然也说不话了,却是坚定地站在那里只是不走,

周良栋见李克定已经表明态度,心里的石头就落了地,至于李梦雪是什么表现他却不是关心的,起码再沒有人能阻止动眼前这个胆敢打自己儿子的无名小子了,就藐视地望了段昱一眼道:“小伙子,这么多人指认你当众行凶伤人,你还有什么话说,,……”,

段昱望着一脸为难的蒋晔和泪流不止的李梦雪,这两个一个是他的义气兄弟,一个是他魂牵梦绕的女儿,他怎么忍心见他们为自己为难呢,一股血气就直冲头顶,大步向前一迈道:“沒错,人是我打的,和其他任何人无关,你想处置我,我接着就是了,……”,

“好,很好,”周良栋阴测测地连叫两声好,就再不看段昱,在他心里已经给段昱判了死刑,虽然段昱打人按说最多抓到派出所拘留几天,但在拘留所里要弄死个把人还不简单吗,甚至不用自己发话,自然就有会來事的人帮自己把事办得妥妥当当,不留半点尾巴,

周良栋转头就对一直在旁边默不作声的秦远航悲声道:“秦书记,事情应该已经很清楚了,犬子无辜被人打成重伤,按说我是领导干部应该大度些,但此人当众行凶伤人,而且还理直气壮,毫无悔改之意,这样的顽固凶狠之徒如果不严加惩处,只会给社会安定带來恶劣影响,我建议对此案从严从重查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