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四章 峰回路转/入仕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秦远航一直在旁边默默旁观,沒有发表任何意见,聂奇帆讲述的事情经过有不实之处自然也逃不过他老人家的明眼,而周良栋回护儿子心切的种种做派他也全看在眼里,但是周良栋是省委常委,省委组织部长,就连他也多有倚重之处,为了这样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而伤了周良栋的脸面,这显然是不符合秦远航执政的平衡之道,所以秦远航就微微点了点头,算是默许了周良栋的提议,

连秦远航都点头了,周良栋心中就再无顾忌,正要指挥旁边的内卫将段昱抓起來扭送派出所,突然秦远航身边的年轻美貌女子惊呼一声:“不悔大小姐,,”,

秦远航身边的年轻美貌女子正是杜小月的贴身秘书吴小倩,此处酒会邀请了省委书记秦远航,蒋家自然沒这么大面子,吴小倩作为杜家的代表,自然要亲自去请,所以之前并沒有在酒会现场,

而当吴小倩跟着秦远航进來的时候,江不悔就一直躲在段昱的身后,直到段昱刚才突然迈出一大步,准备一个人把事情扛下來时,江不悔就藏不住了,这才被吴小倩发现了,

吴小倩快步走了过來,望着江不悔这一身“村姑”装扮哭笑不得,拉住江不悔的手抱怨道:“我的江不悔大小姐,你这是闹哪出啊,杜董都快担心死你了,还给我玩躲猫猫呢,你倒是继续躲啊,看你能躲到什么时候……”,吴小倩是杜小月的身边人,对江不悔说话自然不会像黄致远那样有所顾忌,

江不悔见躲不过了,只得尴尬地嘿嘿一笑,这时秦远航也走过來了,江不悔又乖巧地朝他甜甜叫了一声,“秦伯伯好,”,

秦远航开始并沒有认出江不悔,他去江老爷子家拜访的时候江不悔还很小,而江不悔此时的这身“村姑”装扮更是很难让人将她和万千宠爱集于于一身的江家独苗大小姐联系起來,但此时她这声“秦伯伯”一叫,秦远航如何还猜不出她的身份,用力一拍额头,指着江不悔惊喜道:“你…你是小不悔,我上次去老首长那里拜访的时候,你才这么一点高呢,现在都长成大美女了,真是女大十八变啊,哈哈,”,

江不悔这声“秦伯伯”一叫让所有的人惊呆了,原來这个“村姑”打扮的小美女居然是秦远航的亲戚啊,怪不得敢打周部长的儿子呢,而周良栋心里则咯噔一下,脸上阴晴不定,打自己儿子的女的居然是秦远航的亲戚,这事就麻烦了,不过自己就这么一个儿子,这事怎么也不能就这么算了,就算这女的是秦远航的亲戚,自己可以不追究,但男的自己还是要给他一点教训的,

待到秦远航的这番话,全场人嘴巴就再也合不拢了,能被秦远航尊称为老首长的人有几个,,之前秦远航身边的年轻美貌女子叫那“村姑”小美女“江不悔”,而坊间一直盛传秦远航是江老爷子的门生,那江不悔的身份就呼之欲出了,

周良栋的脸色则一下子变得惨白,他现在再也沒心思想如何替儿子找回场子的事,转而开始担心起自己的仕途命运來,江老爷子虽然早已退居二线,不问政事,但影响力却是在的,更不用说江家二叔如今正是中组部部长,可以说是自己的顶头上司,分分钟可以决定自己的仕途命运的,

刚刚还沉浸在沾沾自喜中,做着搭上省委组织部长的高枝飞黄腾达美梦的聂奇帆肠子都悔青了,跟在段昱身边那个“村姑”居然一下子成了省委书记老首长的孙女,那自己岂不是死定了,,

事情出了这样峰回路转的变化,段昱也愣了一下,他虽然早知道江不悔的家世应该不俗,但却沒想到这么惊人,不过他也就微微惊诧了一下,从一开始他就沒想过要靠女人來给自己的仕途铺路,江不悔到底是什么人对他其实不重要,

相比之下蒋晔的心情就复杂多了,此时他才知道原來江不悔就是蒋老爷子和杜家准备替自己撮合的相亲对象,对于这种乱点鸳鸯谱式的撮合他一开始是抗拒的,但知道对象居然是江不悔,他心里又有些窃喜了,可想到江不悔明显是对自己的好兄弟段昱有意思,他的心情又变得纠结起來了,

李梦雪心情也很复杂,她是个很敏感的女孩子,敏感到心像玻璃做的一样晶莹剔透,但是却很容易碎,当江不悔出现的时候,她就感动一种莫名的威胁,而此时知道江不悔居然有这样显赫的家世,这种威胁感就更强了,默默地站了一会儿,江不悔既然有这样的背景,那段昱也不可能有事了,那自己再待在这里也就沒有意义,想到这里李梦雪就悄悄地转身离开了,

此时全场人的焦点都集中在江不悔身上,所以也沒有人注意李梦雪的离开,不过眼前这场戏还是需要收场的,秦远航瞟了身后面色惨白的周良栋一眼,转头对江不悔呵呵笑道:“小不悔,今天是怎么回事啊,你來说说看……”,

江不悔是何等古灵精怪啊,事情到了她嘴里自然就变成周不桐突然气势汹汹地冲过來,她一受惊吓,手里的盘子沒拿稳,一不小心倒在了周不桐身上,周不桐就发飙了,凶神恶煞地要打她,多亏了段昱挺身而出,帮她挡了一下,然后周不桐自己踩到地上的碎玻璃摔了一跤云云,

周不桐一听就叫了起來,“不是这样的,”,话音沒落,周良栋突然冲上去恶狠狠地扇了他一个耳光,厉声道:“少在这里给我丢人现眼了,还不快给我滚回家去好好反省,这个月不许出门,……”,

周不桐捂住脸不敢置信地望着父亲,这还是父亲第一次打他,不过他虽然纨绔,却也不是傻瓜,知道这时候自己绝不能再说话,否则真的可能会把他老子活活打死,

这时候秦远航就说话了,呵呵笑道:“良栋同志你这是干什么嘛,小孩子们闹着玩,你这么认真干嘛,好了,这事就到此为止吧,你赶紧带孩子去包扎一下,别搞出破伤风就不好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