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三章 公道自在人心/入仕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段昱摇头苦笑道:“我哪有什么关系哦,我那点底子你还不知道吗,再说这件事已经正式下文了,是县委常委会的集体决定,我自问沒有做错什么,却得到这样的结果,我真的很失望,再去闹只会让人更加看轻我,罢了,仕途与我无缘,我回家学做生意过过逍遥日子也好,起码不用这么操心……”,

江子强就知道段昱是真的心灰意冷了,体制内的人都知道如果只是开除职务或许还有东山再起的希望,如果连党籍都开除了那就真的很难有机会了,看來这次段昱确实把李善念搞毛了,所以才会给他双开处分,至于他刚才的气愤之言,也顶多是抱不平而已,且不说他父亲江全福愿不愿意为了段昱出面,就算愿意,江全福退居二线多年,人走茶凉,小事人家或许卖个面子,叫一声老书记表示尊重,真要为这事去闹人家就要说倚老卖老了,

正说着叶玉强就來了,后面还跟着镇政府办公室主任何文超,叶玉强进來看都不看段昱他们,手背在后面昂着头在办公室里转了一圈,转头对身后的何文超指手划脚道:“墙壁要全部重新刷一下,办公桌椅全部给我换掉,这个地方挂幅字画,多搞点绿色盆栽……下午就找人來弄,我等着搬办公室呢,……”,

张文伟诧异地问道:“何主任,段镇长还沒走呢,你们这是干嘛,,”,

何文超尴尬地笑笑沒有说话,叶玉强却是趾高气扬地道:“现在上级让我主持镇政府工作,夏书记说了,以后这间办公室就归我使用了,我当然要重新装修了,要不然沾上晦气怎么办,,……”,

“我靠,太TM欺负人了,我揍不死你这GRD,……”江子强一听就火了,撸起袖子就要打叶玉强,叶玉强吓得抱头鼠窜,一边跑一边骂道:“姓江的你别神气,早晚连你一起收拾了,……”,

江子强更是怒不可竭,准备追出去打叶玉强,却被段昱拉住了,摇了摇头道:“强子,别追了,跟这种小人置气不值得,由他去吧……”,

说着又转头对何文超冷笑道:“何主任,这么快就來催我搬办公室了,办公室的效率什么时候这么高了,……”,

何文超尴尬地搓着手陪笑道:“段…段镇长,您是位好领导,您要走了我们心里也不好受,不过您也知道,我就是一跑腿的,还请段镇长体谅我们下面办事的难处……”,

像何文超这种墙头草一样的干部在镇政府可以说是比比皆是,你不能说他本质有多坏,但却是官场常态,墙倒众人推,官场炎凉比之社会更甚,段昱沒心情在这样的事上去争个什么输赢,那样只会自取其辱,就挥挥手道:“行了,我知道了,下午之前我会把办公室腾出來的……”,

何文超假笑着退出去了,江子强兀自气不平地大骂道:“这群狗眼看人的家伙,太不是东西了,老大你为甜水镇做了多少事啊,他们却这样对你,太不值了,老大,下午我开车送你,要走咱们也要风风光光的,……”,

段昱摇头苦笑道:“强子,公道自在人心,我只要自己问心无愧,争这种闲气干嘛,再说你那警车我也不敢坐,沒准回头就传出我被抓了呢……”,

正说着话,外面突然传來锣鼓声,张文伟出去一看,惊喜地回头招手道:“段镇长,你快來看,……”,

段昱有些奇怪地走出办公室來到走廊上往外一张望,一下子也愣住了,就见镇政府前坪黑压压的全是人头,四里八村的乡亲全來了,后面跟着镇上所有跑运输的中巴车,打头扯着一条巨大的横幅,“段镇长别走,甜水镇需要你,”,

段昱的眼泪一下子下來了,他全心全意为了甜水镇的发展付出,最后却落了个被双开的结果,要说之前他心里沒有感觉憋屈不平那是假的,但在这一刻所有的憋屈不平全都烟消云散了,他觉得自己所做的一切都值了,

张文伟也激动得热泪盈眶,对段昱颤声道:“段镇长,您说的沒错,公道自在人心,乡亲们都來了,您下去跟乡亲们说几句吧,……”,

段昱带着张文伟和江子强快步下了楼,当头一人迎了上來,却是之前不见人影的蒋方劲,他朝段昱眨眨眼,兴高采烈地大声道:“段镇长,乡亲们听说您被撤职了,都很气愤,要去县政府为您万民请愿呢,……”,

原來蒋方劲得知段昱被双开以后也很气愤不平,他在镇中心医院当院长,人缘还是有的,四里八村的乡亲有个头疼脑热的都得找他,他把这事跟四里八村认识的熟人一说,乡亲们都炸了锅,段镇长多好的干部啊,他來甜水镇不到一年,甜水镇的变化却是看得见的,这马上又要搞旅游开发,又要搞精细养殖,乡亲们虽不懂那么多新名词,但却知道好日子有盼头了,这时候把段镇长撤了,这不是要让甜水镇倒退吗,,

乡里人沒什么文化,消息闭塞,但谁对自己好还是分得清的,一听这消息都激动了,也不用人召集就自发地聚集到镇上來了,就连镇上跑运输的中巴车老板们听说了这事也急了,他们还指望将來甜水镇成了旅游区,游客多了能多赚点钱呢,一听这事连生意都不做了,把车子腾出來准备送乡亲们去县政府去请愿,

段昱见到蒋方劲也愣了一下,之前他还以为蒋方劲也像其他镇政府干部一样,见到自己失势了就沒影了,看來自己还是沒看错人啊,就用手指点了点蒋方劲,笑骂道:“好你个方劲,我说你跑哪里去了呢,这都是你搞的鬼,……”,

蒋方劲无辜地摊摊手叫起撞天屈道:“段镇长,我可什么都沒干啊,是乡亲们自己要來的,拦都拦不住啊,……”,

这时当头一个精瘦的老头冲了上來,紧紧抓住段昱的手道:“段镇长,你可不能走啊,你是我们榕树村的再生父母,沒有你,我们榕树村可就毁了,谁要赶你走,我们榕树村第一个不答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