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六章 迷茫/入仕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蒋晔在省城“官二代”圈子中口碑不错.有钱却不炫富、儒雅却不装逼.帅气却不花心.又很有亲和力.实在是很不错的相亲对象.不少女“官二代”都暗恋他.算是林可柔难得看得顺眼的富家子弟.所以本來马上准备和江不悔开打的林可柔就停了手.诧异道:“蒋公子.怎么你也來了.这女的是你女朋友.难得见你这么紧张一个人的.……”.

蒋晔也不知道该怎么介绍他和江不悔的关系.既不好承认江不悔是他女朋友.也不好否认.有些尴尬地道:“是我朋友.她脾气有些冲.林小姐你多担待点……”.

林可柔见蒋晔沒有否认.而江不悔和蒋晔又是坐同一辆车來的.就理所当然地认为江不悔就是蒋晔的女朋友了.她之前和江不悔起冲突主要是想为李梦雪出头.这时知道是自己误会了.倒有些过意不去了.就朝江不悔拱拱手道:“不好意思.我之前不知道你是蒋公子的女朋友.言语上有什么得罪的地方请多包涵……”.

江不悔本來想出口否认.瞟了旁边的段昱一眼.突然又改变了主意.冷哼了一声沒有再说话了.段昱见江不悔和蒋晔联袂而來.林可柔问江不悔是不是蒋晔女朋友两人都沒否认.心中不知怎的就有些不舒服.虽然他明知自己已经有了李梦雪.不该再对江不悔有什么非分之想.而蒋晔和江不悔又的确很般配.自己应该为他俩感到高兴才对.却怎么也无法内心这种油然而生的不舒服之感.

蒋晔劝开江不悔和林可柔.这才对段昱招呼道:“段昱兄.听说你遇到点麻烦.需不需要我跟市委韩书记打声招呼.韩书记那里我还是说得上话的……”.

段昱就有些不自然地笑笑道:“蒋晔兄.不用了.我相信组织上最后会给我一个公正的评价的……”.

江不悔的火爆脾气又上來了.“什么叫不用了啊.你的事我都听说了.你做了这么多事.却得了个这样的下场.太不公平了.我一定要帮你讨个公道.如果不撤回你的处分决定.甜水镇的旅游开发项目我立马停掉.再不行.我去找秦伯伯……”.

林可柔在旁边听着又不舒服了.忍不住开口刺道:“哟.哟.人家段昱都说不用了.你还在这里吃咸萝卜操淡心干嘛.再说段昱现在已经是我们部队上的人了.你算他什么人啊.他的工作我们部队上自有安排.就不需要你费心去找这个找那个了……”.

江不悔本就是爆竹一样的性格.一点就炸的.被林可柔这样挑衅哪有不火的道理.美目圆瞪道:“喂.我忍你很久了.你别挑战我的底线啊.这事我偏要管.管定了.你想怎么着吧.……”.

于是两人又唇枪舌剑你來我往地杠上了.蒋晔又赶紧回头去劝.不过这回两人的火气都上來了.蒋晔哪里劝得住.劝了这个沒那个.现场乱作一团.倒是一旁围观的老百姓看得津津有味.还在一旁指指点点地议论道.段镇长就是牛.你看那两个美得跟年画上的仙女一样的女娃娃为了争他都快打起來了……

段昱心里本身就不舒服.给江不悔和林可柔吵得头大了.忍不住怒吼一声道:“都别吵了.我的事你们谁都别管.我自己会处理.你们都回去吧.……”说完调头就往办公楼里走.

江不悔和林可柔都从沒见过段昱发这么大的脾气.都有点吓住了.也不敢再吵了.江不悔还有些不甘心.追上段昱正准备说什么.段昱却是猛地一转头对她冷冷地道:“你跟着我干嘛.可柔说得对.我算你什么人啊.你那么关心我干什么.……”.

话一出口.段昱就后悔了.他见江不悔和蒋晔联袂出现.心里就一直像插了一根刺一样.伤人的话就随着这根刺完全沒经过大脑脱口而出.等他意识到说错话.已经晚了.

这话确实太伤人.江不悔的眼泪一下子就出來了.泪眼婆娑地望了段昱一眼.狠狠地一跺脚就转身狂奔而去.

段昱张了张嘴想叫住她解释几句.最终却什么都沒有说出口.狠心地站在那里沒有动.“段昱.你怎么能这样说话呢..不悔为你做了这么多事.你不感谢也就算了.怎么能说这么伤人的话呢.你真的太过分了.我也不帮你了.”蒋晔也有些怨气地说了段昱几句.赶紧追着江不悔上了悍马车.悍马猛地甩了个头.朝來路上疾驰而去.

所有人都被这突如其來的一幕惊呆了.段昱呆呆地站在那里一动不动.蒋方劲他们也看出段昱状态有些不对.更不敢去打扰他.只好去做那些乡亲们的工作.把乡亲们劝散了.

林可柔犹豫了一下.走到段昱身旁小心翼翼地道:“段昱.那女的到底是谁啊.你可不能对不起我梦雪姐啊.还有.去部队的事你考虑得怎么样了.我好给我老爸回话……”.

段昱有些木然地摆摆手道:“我现在心里很乱.想安静一段时间.你先回去吧.我考虑好了会给你答复的……”.林可柔瞟了段昱一眼.沒有再说什么.带着自己的部下也离开了.

此时的段昱确实很迷茫.事业上遇到了挫折.感情上也是乱七八糟.他不知道接下來的路该怎么走.收拾好行李当天就离开了甜水镇回到了丽山家中.天天宅在家里.常常一个人发愣.

江不悔此时对段昱自是又气又恨.但心里却还是割舍不下.回到省城以后为这事偷偷去找了省委书记秦远航.作为省委书记.秦远航考虑事情自然不可能像江不悔那么简单.不可能因为江不悔一句话就直接去插手基层的事.如果是江不悔个人有什么事.他自然是全力关照.但牵涉到别人就要另当别论了.在了解了事情的來龙去脉以后.他并沒有如江不悔期待地那样雷霆震怒.马上为段昱平反.而是沉吟起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