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章 召见/入仕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李善念却不知道李文军的确对这个沒有见过面的段昱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当林平冲说出段昱的事迹的时候,李文军留意到了在场所有曲龙县县领导的脸色,一个提起來能让所有县领导变色的人,一个能让曾经的下属不惜触怒县委书记也要为他抱不平的人,更重要的是这个人还只有二十多岁,这会是怎样一个年轻人呢,李文军真的很好奇,

所以回到办公室李文军就让秘书左志文把段昱的履历资料给找來了,看完段昱的资料,李文军的嘴角就翘起來了,“还真是一个有意思的小家伙呢,如今的官场上像这样的另类已经很少了……”,

想到这里,李文军就转头对一旁的左志文微笑道:“志文,你想办法联系一下这个段昱,带他來办公室见我……”,

段昱这段时间过得有点颓废,宅在家里大门不出,除了上上网打打打游戏,更多的时候就是坐在那里发愣,母亲李慧娴看在眼里急在心里,可是又不知道该怎么开导他,只能干着急,倒是父亲段建国看得开,反过來安慰老伴,“我们家昱昱肯定是会有大出息的,他大学刚毕业工作沒着落那阵子不也是这样吗,过了这阵就会好了……”,

就在这个时候段昱接到了左志文的电话,左志文在李文军还是国家档案局副局长的时候就给他当秘书,此次又被李文军一起带到南云省上任,可以说是李文军绝对的心腹了,他从沒见李文军这样关注一个基层干部,所以对段昱说话也很客气,“请问是段昱同志吗,我是省政府办公室的左志文,请你明天到省政府來一趟,李省长找你谈话,……”,

“什么,李省长找我谈话,”段昱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差点直接从椅子上跳起來,声音都有些颤抖了,

左志文早料到段昱会是这样的反应,毕竟一般的干部相见省长一面都难,能得到省长点名召见那是何等的幸运,要是还能保持淡定就太不正常了,呵呵笑道:“沒错,明早9点半,请准时到,李省长不喜欢不守时的干部……”,

放下手机,段昱还有些不敢置信,他和这位李省长从无交集,李省长怎么会突然想起召见自己这个已经被双开的小干部呢,不过段昱也知道这是自己千载难逢的机会,这段时间他虽然很消沉,但却也让他彻底想清楚了自己要走的路,之前他在仕途上走得太顺了,四面树敌,才会此次的挫折,虽然这也让他对官场的人心险恶有了更多的认识,但却并沒有真正磨灭他的雄心壮志,相反让他坚定了从哪里跌倒就要从哪里爬起來的决心,所以他最后沒有选择林国华要他转入军队系统的路,

而这次的挫折也让他明白,他现在的地位还是太低了,面对李善念蛮横无理的打压,他毫无反抗之力,刚则易折,沒有底气的强势只会让自己遭到打压,只有争取走上更高的平台,自己才能充分发挥自己的才能,实现自己的理想,

这次省长召见无疑是自己最好的机会,自己必须牢牢把握住了,段昱用力挥了一下拳头,走出了家门,对正在院子里打太极的段建国和摘菜的李慧娴灿烂一笑道:“爸,妈,我要去趟省城,……”,

到了省城,段昱也沒有和自己在省城的同学和朋友联系,他要以最饱满的精神状态去应对明天省长的接见,吃过晚饭,就近去理了个发,买了一套全新的西服和白衬衣,早早地上床睡了,躺在床上却毫无睡意,明天省长会问自己什么样的问題呢,自己应该怎样回答呢,

第二天八点段昱就來到了省政府大门口,望着气势恢宏的省政府办公楼段昱深吸了一口气,从这里走进去,自己的未來就将从此改变,怎么能不激动了,

强按激动的心情,看了无数次手表,等到九点,段昱才大步走向省政府门口的警卫,说明了來意,听说是省长亲自召见的人,警卫也不敢怠慢,吃惊地望了段昱一眼,从门卫室给左志文办公室打了个电话确认无误,才让段昱登记了证件放行,

根据办公楼大厅里的指示牌,段昱沒怎么费劲就找到了省长办公室所在的楼层,在外间办公室门口又深吸了一口气上前轻轻敲了敲敞开的门,左志文听到敲门声,抬起头深深地望了段昱一眼,微笑着站起來迎了上來,“你就是段昱同志吧,很守时嘛,你先在这里坐一会儿,我进去看李省长现在有沒有时间……”,

左志文走进里间办公室沒一会就出來了,把段昱带了进去,段昱第一眼就望向了坐在办公桌前的李文军,李文军远比段昱想象的年轻,雪白的衬衣,黑框眼镜,面相儒雅,嘴角微微翘起,很有亲和力,看起來更像一个学者而不是一个官员,但是眼中的闪动的精光和举手投足间的那种上位者的威严却是让段昱心神一凛,本來已经有些平复的心情又紧张起來了,手心有些冒汗,不自觉地握紧了,

李文军也在打量着段昱,得体的蓝西装白衬衣让段昱看起來非常精神,朝气蓬勃,让人有眼前一亮的感觉,不由暗暗点头,这才是自己脑海里那个能干的高新产业园主任形象嘛,瞟了一眼段昱不自觉握紧的拳头,李文军就笑了,站起來指了指面前的沙发道:“你就是小段同志,小伙子很精神嘛,坐吧,别紧张,我不是老虎,不吃人……”,

也许李文军的这个玩笑并不好笑,但却让段昱紧张的心情一下子舒缓开了,有些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也笑了,

左志文泡好茶就轻轻带上门退了出去,段昱此时的心情也完全平复下來了,端坐在沙发上,双膝并拢,双手平放,目光平静地望着李文军,等他发问,

李文军又暗暗点了点头,面对省长的威压,段昱能在这么短的时间调整好状态,说明眼前这个年轻人确实不简单,就呵呵笑道:“小段同志,你的事情我了解了一些,听说你现在是被双开了,对于这个问題你是怎么想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