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五章 乱/入仕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事实上最初李文军在常委会上提出这个惊人的计划的时候,秦远航的确是提出了质疑的,且不说这个计划的利与弊,只这个计划所牵扯的方方面面就极有可能使南云省的政局出现动荡,造成不稳定因素,而且调整地方行政区划是需要国务院审批的,如果只是一两个县、市或许问題不大,这么大面积的调整,牵扯面实在太大,要想通过国家的审批绝非易事,

但是李文军在这件事上却表现出了强大的自信和魄力,他当即表示所有的审批手续都由他去跑,这时秦远航才想起李文军是有过在国务院任职的经历的,他既然提出这个计划肯定是有底气能让这个计划获得国务院的批准的,

更让秦远航感到忌惮的是他发现几乎所有省委常委的眼睛都亮了,就连以前开会基本上不发言,不是靠在椅背上闭目养神就是低头神游万里的几个中立派常委也來了精神,这个计划对在座的所有大佬们都是一次机会,调整行政区划就意味着政治权力的重新洗牌,虽然不牵扯到高层职务的变动,但是如果能在其中获得最大的好处,多安插一些自己派系的骨干力量下去,无疑是能获得更多的话语权的,

看到常委们的反应,秦远航就知道如果他要一意孤行地反对这个计划,不仅会成为众矢之的,更会使得他对常委会的掌控力大大降低,想到这里,秦远航深深地望了一旁智珠在握的李文军一眼,看來自己之前还真是小看了这位学术少壮派的空降省长,其手腕的老辣丝毫不逊于在官场浸淫多年的自己,这一场博弈显然是自己落了下风,只能选择沉默了,以后也要打起精神应对,否则老鹰反被小鸡啄了眼,可是要让人看笑话的,

就这样这个计划毫无悬念地在常委会上表决通过,虽然肯定要最终获得国务院的正式批文才能全面启动,但是常委会一结束,消息却已经在南云官场很快传开了,一时间整个南云官场就有如一个暴风雨來临前的蚁窝骚动起來,

特别是那些涉及到调整的地方更是一石激起千层浪,有人欢喜有人忧,有人想如何才能保住现在的位置,有人想如何抓住这千载难逢的机会更进一步,总之所有人都动了起來,调动所有能调动的资源和关系,频繁地往省里跑,谁都知道这个时候不去跑动,等到国务院的正式批文下來就已经尘埃落定,回天乏力了,

之前那些对李文军有些阳奉阴违的地方官员们肠子都快悔青了,李文军的这步棋确实太高了,本來书记管干部,省长要插手人事调整就是捞过界了,但调整行政区划却是省政府的职责范围,而李文军又是这个计划的设计者,那么他插手调整后的人事安排就名正言顺了,

一时间,李文军办公室变得门庭若市,來向他汇报工作的干部排成了长队,就连之前对李文军有些不以为然的常委大佬们也主动向他示好,以期能在接下來的蛋糕划分中能多分得一点利益,

曲龙县也在这次的调整计划之中,按照李文军的计划,曲龙县将与邻县合并建县级市,从发展的角度來看,这一计划无疑是极有利的,除了曲龙县与邻县能实现资源互补,优势互补,提高竞争力外,由县变市,也能获得省里更多的资源扶持,其好处肯定是一加一大于二,

但对于曲龙县的官员们來说却不是一件好事,两套班子合并成一套班子,那么就会有近一半的干部面临调整和精简,总不能一个市里出现两个市委书记,两个市长吧,尤其是邻县的经济发展各方面的数据都比曲龙县要好,上面在考虑新的干部班子时肯定会倾向邻县一些,那么现在曲龙县干部班子大多数的一把手就将面临从一把手变二把手甚至三把手的厄运,这肯定是让他们难以接受的,

这个时候就是八仙过海各显神通了,有关系的找关系,沒关系的想办法找关系,除了像李善念这样已经年纪快到线已经沒有多少想法,只等着随时退居二线的干部,其他但凡有点办法的干部都在想办法跑动,就算沒办法的干部也在绞尽脑汁想办法收集竞争对手的资料,正路走不通,却不代表沒有别的法子,

这个时候官场竞争的残酷性就体现出來了,告状信满天飞,省纪委、市纪委收到的关于官员违纪的举报比平常起码多了十倍,大家都抱着一个想法,不管自己能不能上,先把竞争对手搞臭再说,就算你沒问題,既然有人举报了,纪委肯定要调查,等调查结束了,只怕干部调整也结束了,

李文军既然提出这个计划他肯定是底气的,事实上他提出这个计划也是经过深思熟虑的,南云省的经济发展在全国一直靠后,除了地域偏远的客观因素上,关键在于南云省对自身的优势资源整合不到位,不能将自身优势完全发挥出來,可以说他的这个计划的确是把准了脉,他提出这个计划之前已经把这个计划向中央领导进行了汇报,得到了中央领导的首肯,允许南云省把步子迈大一点,

事实上中央高层对这个计划也有不同意见,这个计划牵扯面太大,担心出乱子,最终二号首长在这个问題上表了态,“改革不可能不犯错,也不可能不出乱子,但我们不能因为怕出乱子,就不改革,乱,总比一潭死水,一成不变好,我们可以在南云省先做几个试点,循序推进……”,

国务院的正式批文下得比许多人预料的都快一些,不过正式批文在李文军原计划的基础上有少许变动,批文只同意先搞一批试点,循序推进,曲龙县就在第一批试点名单之中,

拿到正式批文,李文军也松了一口气,虽然批文比他的原计划有所变动,但起码说明中央对他的思路是认可的,不过他的目光很快又变得冷峻起來,因为他知道围绕这第一批试点的干部任命,新一轮的博弈又要开始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