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七章 开了眼了/入仕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林国华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呢,原來段昱在挟持了周不桐后也感到了事情的严重性,凭他自己要想洗脱罪名只怕有难度了,既然已经用了军官证这道护身符,就只能向部队求援了,他自然不好意思直接打电话给林国华,就给林可柔打电话,

林可柔正好在家休假,周不桐一直死缠着李梦雪不放,她早就看他不顺眼了,如今听说他又使出这样阴毒的招数來陷害段昱,更是气愤得不行,接了段昱的电话跳起來就走,正好林国华从书房出來,就问她到哪里去,

林可柔气愤地把事情一说,林国华先是皱了皱眉头,继而又笑了起來,笑骂道:“这小子惹祸的本事倒是不小啊,罢了,反正本钱已经投进去不少,也不在乎多投一点了,我跟你一起去吧,把警卫连叫上,……”,

“爸,您也去,这阵势也太大了点吧,不用了吧……”林可柔瞪圆了眼睛道,

林国华斜了林可柔一眼,微微一笑道:“段昱绑了周良栋的儿子,周良栋能不出面吗,我要不出面,你能压得住场,……”,林可柔俏皮地吐了吐舌头,不说话了,

所以林国华对周良栋会出现在这里早有心理准备,打着哈哈道:“我这可不是护犊子,我是帮理不帮亲,段昱是我们特战队特聘的编外教官,这不需要向你这位省委组织部长汇报吧,……”,

周良栋冷哼了一声道:“这是不需要向我汇报,我只知道段昱绑架我儿子是事实,今天就是天王老子來我也不给面子,……”,

林国华眼中精光一闪,也收起了笑容,正气凛然道:“段昱这个同志我是了解的,他不可能干违法乱纪的事,他为什么谁都不绑,非绑你周部长的儿子,我來就是要把事情查清楚,如果他真的犯了法,我会亲自把他绑了送上法庭,……”,

说着又转头对一旁的林可柔道:“我们进來的时候不是看到许多记者被拦在外面吗,你去叫几个记者进來,我们今天就请媒体來做个见证,到底是谁护犊子,到底是谁违反乱纪,……”,

周良栋就皱了皱眉头,他儿子是个什么货色,他自然比谁都清楚,如果让记者参与进來,这事情就越发麻烦了,正要出言反对,林国华却已大步向酒店内走去,一边走一边丢下一句话,“我现在就上去让段昱那小子放人,让你儿子和他当面对质,是非曲直自然一清二楚,周部长你如果怕丢人,也可以不跟來……”,那几个支队长自然是紧跟老首长了,

周良栋给林国华将了一军,也只得硬着头皮跟了上去,方传东到现在还沒搞明白怎么回事,周良栋和林国华他全不认识,就有点二丈和尚摸不着头脑了,只能向高原森讨主意,“政委,现在怎么办啊,”,

高原森瞬间从风光无比的现场最高指挥变成了打酱油的了,到现在还沒缓过神來,瞪了方传东一眼,沒好气道:“怎么办,跟上啊,看你干的好事,……”,

刘永基和他几个手下还在段昱房间外面守着,突然从电梯里走出一大帮人,他们也不认识周良栋和林国华,但看到连高原森和几个支队长都跟在后面打酱油,如何不知道來了大领导,立刻六神无主起來,

林国华径直跑到段昱房间外,沒好气地笑骂道:“段昱,你这小子,我让你给我当团长你不來,惹了麻烦倒想起我了,快给我滚出來,我给你主持公道,我在这里,看谁还敢冤枉你,……”,

段昱此时坐在房间里,心里也是七上八下,事情闹得这么大也是他沒想到的,听到林国华的声音,就脸上一喜,先在被他打晕的周不桐人中穴上按了一下,看到周不桐动了,这才去打开门,不好意思地挠着头对门口笑咪咪的林国华道:“您老人家怎么來了,”,

林国华瞟了旁边脸色铁青的周良栋一眼,呵呵笑道:“我能不來吗,我要不來,你今天只怕就要一脚踩进泥巴坑里,不是屎也是屎了,……”,

“段昱,你这GRD,今天我要不弄死你我就不姓周,……”这时醒过來的周不桐就骂骂咧咧地从房间里追了出來,见到周良栋就脸色一喜,“爸,你也來了,你快让人把这小子给抓起來,……”,

周良栋望着自己的惫懒儿子是又气又怒,但他知道现在不是管教儿子的时候,朝周不桐使了个眼色,黑着脸道:“少在这里丢人现眼了,到底怎么回事啊,你怎么被人绑架的啊,……”,

周不桐也不傻,立刻会意,指着段昱恶人先告状道:“我來这里看一个朋友,正好路过,看到几个警察正在盘问这小子,我就过來看下热闹,结果就被这小子挟持了……”,

这时他正好一眼看到刘永基几人六神无主地站在门外,立刻又指着刘永基等人道:“就是这几位警官,他们可以做证,……”,

刘永基几人如何不知道这是他们最后的机会,忙不迭地点头道:“是,是,我们到这里例行查房,在这人房里查到一大包毒品,正准备把他带回局里讯问,恰巧周公子从这里经过,就被他挟持做了人质,……”,

周良栋皱了皱眉头,刘永基等人的证词漏洞百出,要说段昱会藏毒,连他都不信,但事已至此,也只能照着他这个惫懒儿子导演的剧本往下演了,就冷哼一声道:“身为政府干部,藏毒,绑架,我倒是真开了眼啊,……”,

段昱知道既然林国华到了,自己就肯定不会有事了,所以周不桐串通刘永基等人恶人先告状,他也不急不气,等他们说完,这才冷笑一声道:“我今天也是开了眼,有人能颠倒黑白,混淆是非,无耻到这样的地步,可惜真的假不了,假的也真不了,恰巧,你们恰巧查到我住的房间,周公子又恰巧路过,你们又恰巧认识周公子,周公子又恰巧认识我,这里面的恰巧不是太多了点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