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三章 班子见面会/入仕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不过想到段昱背后传言中的强力背景.黄贵仁又强压下心头的不悦.对女儿佯怒道:“我早说了要你别和这姓谢的來往.你偏不听.反正你马上就要毕业了.今天就收拾行李跟我回家.……”.

说着又指着同样是一脸惊愕的谢志南恶狠狠地道:“我警告你.别再來纠缠我们家娇娇.要不然别怪我对你不客气.……”.说完就拉着一脸不情愿的黄娇娇上车走了.甚至沒有跟段昱再打个招呼.他怕自己会忍不住跟段昱翻脸.

谢志南望向段昱的目光除了震惊还充满了怨毒.给这个狗屁市长这么一搅合.自己和黄娇娇的事八成就黄了.工作的事也彻底沒戏了.你特么的不是狗拿耗子多管闲事吗.市长了不起啊.还不是看中了我那不要脸的姐姐的美貌才出來救场.装什么装啊.

不过他很快控制住了自己想破口大骂的冲动.收起了怨毒的目光.装作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对英子道:“姐.我知道错了.我这就跟你一起去看妈妈……”.

英子见弟弟终于回心转意自是大喜过望.拉着谢志南的手对段昱深深地鞠了一躬.感激道:“段市长.谢谢您.我要带我弟弟去看我妈.就不打搅您了……”.

段昱对这位忍辱负重却无比孝顺的柔弱女子十分同情和敬重.虽然黄娇娇最后还是沒有向英子道歉.但起码谢志南同意跟英子去医院探望母亲了.就微笑着朝英子点了点头道:“我记得我给你留过电话吧.号码沒变.你有事需要帮忙的话可以打电话给我……”.

英子连忙道:“今天您能站出來帮我说话我很感谢了.怎么好意思再给您添麻烦呢.就算有什么困难我自己也能想到办法的.……”.她却沒有注意到一旁一直低着头装着一副老实模样的谢志南眼中闪过了一道窃喜的精光.

段昱越发觉得眼中这位柔弱女子可敬了.如果是普通人听到常务副市长承诺帮忙.哪还有不顺着杆子往上爬的道理.足见英子是十分自强的.这样的品德就十分可贵了.他要再说什么帮忙的话反倒是对这位自强的弱女子的一种侮辱了.

目送着英子带着谢志南离开.段昱摇了摇头也离开了南云大学.这件事对他來说不过是一个小插曲.他却沒想到今天的这件事后來给他带來了很大的麻烦.这是后话.暂且不提.

省城的事办完.段昱也赶紧往曲龙赶.他已经接到通知明天就是曲龙市全新领导班子见面会.他这个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自然也要参加.

曲龙市的全新领导班子中倒是原邻县县委常委班子成员占了近三分之二.而原曲龙县常委班子成员只占了三分之一.所以段昱大半都不认识.原曲龙县常委班子里李善念去了政协.基本就等着退休了.周青山当了市长.马小斌当了常委副市长.其他几个留下來的原曲龙县领导段昱也不是很熟.

能够出现在新领导班子名单中的都是这场博弈的胜利者.所以见面会开始.众人都是笑容满面.一副喜气洋洋的模样.作为曲龙市未來的当家人.市委书记权治中自然最受众人瞩目.

权治中今年刚四十出头.也算是年富力强的干部.国字脸.一字眉.胡须刮得很干净.看起來倒是很有点市委书记的威严.邻县的干部对他评价很高.做事很有魄力.也很有能力.雷厉风行.在邻县也着实做出了不少成绩.不过也有人说他为人过于强势.说一不二.常常把下面的干部骂得面红耳赤.任邻县县委书记时把当时的邻县县长基本架空了.所以曲龙县与邻县合并时.原邻县县长主动申请调到其他县去任职.死活不愿意再跟权治中搭班子了.

除了权治中.段昱也是比较受瞩目的.年轻帅气的他夹在一帮中年干部中间.再加上他传言中的强硬背景.想不引人注目都不行.就连市委书记权治中跟他握手的时候.握手的时间明显比别人要长一些.力度也要大些.打着哈哈道:“段昱同志.我在邻县就听说过你的名字了.真是年轻有为啊.咱们曲龙市的经济腾飞可就要靠你了.……”.

权治中说这话的时候.市长周青山的脸色明显有些不自然.权治中说曲龙市的经济腾飞要靠段昱.那自己这个市长算什么.虽然这明显只是权治中的誉美之词.但听在周青山的耳朵里却多了许多意味.

而不远处的黄仁贵更是满脸阴霾.虽然传言段昱背后靠山很硬.但毕竟县官不如现管.只要权治中这个一把手不卖段昱的账.段昱就神气不起來.但方才权治中话语里却流露出对段昱的欣赏.不行.得想办法让权治中对段昱产生产生坏印象才行.

接着就是班子成员讲话.表决心.无非也是走走过场.讲的也都是一些官场套话.众人也沒有了起初的兴奋.有点昏昏欲睡了.周青山为了显示自己这个市长的水平.滔滔不绝地讲了近半个小时.可是那些邻县过來的干部却分明不卖他的帐.都是低头装死猪.还有的甚至不停地打着哈欠.让周青山的脸色越发难看了.

权治中自然是压轴讲话.他端起茶杯喝了一口水.轻轻咳嗽了一声.刚刚那些还昏昏欲睡的原邻县干部就立马坐直了身体.打开笔记本.手里拿着笔.做认真聆听指示状.

权治中似乎对这样的情形很是满意.又咳嗽了一声.正准备慷慨激昂地开始讲话.这时会议室的门却被推开了.县委办公室副主任罗义勇慌慌张张地冲了进來.

“怎么回事..你慌慌张张的搞什么..”权治中皱了皱眉头.他最反感讲话的时候被人打断.如果不是罗义勇是他从邻县带过來的.他也知道罗义勇并不是冒冒失失的人.说不定就当场发火了.

(PS:在杭州参加17K作者年会.喝到吐.半夜爬起來码字.请大家见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