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八章 有恃无恐/入仕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段昱他们來到开发大厦.看着眼前这幢气派十足的办公大楼.段昱眼中闪过一道寒光.冷笑道:“开发集团有钱建这么气派的办公大楼.却沒钱支付棉纺厂的工人工资.我倒要看看他们能用什么理由搪塞我.……”.

一旁的罗尧苦笑道:“他们要找搪塞的理由还不容易.无非就是老总出差不在公司.公司现在沒钱之类的.要不就是耍赖皮.说合同是杨总跟你们签的.现在公司法人代表已经换了.你们要钱去监狱找杨总去.或者干脆说你们可以去法院告我们啊.这合同我们履行不了了.今天如果不是你亲自带我们來.只怕我们连门都进不去……”.

果然开发大厦门口的保安一看到罗尧他们过來就立刻紧张起來.一边通过对讲机呼叫其他保安过來支援.一边恶声恶气地阻拦道:“你们怎么又來了.不是说了我们公司老总出差去了还沒回來吗.快走.快走.要不然可别怪我们不客气了啊.……”.

段昱一听就火了.开发集团连几个保安都这么嚣张.可见其态度之恶劣.立刻指着那几个保安怒斥道:“你们能代表开发集团吗.是不是有什么后果都由你们负责..那我倒要看看你们想怎么个不客气法.……”.

那几个保安听段昱口气这么大.也有点被震住了.面面相觑.不知该如何是好.这时保安部经理过來了.这保安部经理却是见过世面的.见段昱气宇轩昂.一看就不是普通人.连忙小心地赔笑道:“我们杨总确实出差去了还沒回來.要不您留个电话.等我们回來杨总回來我让他马上给您回电话.……”.

段昱冷笑道:“你少跟我來这一套.我知道你们杨总肯定在上面.我给你五分钟时间.如果五分钟你们杨总不出现.我就走了.一切后果由你负责.……”.

一旁的罗尧很见机地补充道:“这位可是段市长.你们杨总再忙不可能比段市长还忙吧.段市长亲自來了.你们杨总却连面都不露.你们开发集团可真牛啊.赶紧打电话通知你们杨总吧.段市长很忙的……”.

那保安经理一听冷汗就下來了.虽然他已经猜到段昱來头不小.却沒想到段昱居然是市长.暗暗庆幸刚才沒有对段昱耍态度.这事显然不是他能解决的了.连忙对段昱点头哈腰道:“段市长.对…对不起.我这就去…去通知我们杨总.您…您稍等.……”.

杨中伟正在自己的办公室跟女秘书tiaoqing.接到保安部经理的电话.说是棉纺厂的那帮人又來了.杨中伟一听就火了.怒斥道:“这还要我教你吗.就说我不在公司.把他们赶走就是了.……”.

那保安部经理结结巴巴地道:“杨总.不…不是我不想赶他们走…走啊.可…可带…带他们的是…是一个姓…姓段的市…市长.我…我说…说你…你不在.他…不…不信.限…限你五…五分钟出…出现.要…要不一…一切后果自…自负.”.

杨中伟心里就咯噔一下.杨开发手里有一本名册.那上面有所有曲龙县他认为有价值的官员的名字.这些名字中又详细分了类.哪些是可以收买的.哪些是可以利用的.而且还详细记录了这些官员的爱好.性格弱点.甚至包括与他们关联的亲戚朋友圈子都有详细的记录.而这里面还有另外一份名单.就是尽量不要去招惹的官员名单.段昱的名字就排在这份名单中的第一个.

开发集团之所以能在杨开发被抓后还能继续运转.而且越做越大.可以说这份名单起了至关重要的作用.杨中伟作为杨开发最信任的心腹.自然是知道这份名单的.所以他一听段昱來了.就知道事情只怕麻烦了.

顾不得多想.杨中伟连忙吩咐那保安经理道:“你赶紧把段市长他们请到会客室.就说我马上赶回來.一定要小心招呼.要不然我撤了你.……”.

那保安经理带着段昱他们到会客室坐了还沒有五分钟.杨中伟就装做一副风尘仆仆的样子从外面跑了进來.气喘嘘嘘道:“段市长.对不起啊.我刚从省城出差回來.怠慢了您.请您见谅.……”.

段昱瞟了杨中伟一眼.也懒得戳穿他的谎言.冷冷地道:“那可真是巧啊.我一來你就出差回來了.这些都不扯了.相信杨总应该知道我这次來是为了什么事吧.我就问你一句.你们跟棉纺厂签订的合同还准不准备履行.……”.

杨中伟就做出一副十分为难的样子.哭丧着脸道:“段市长.您是不知道.不是我们不想履行合同.我们公司账上确实沒钱啊.还欠了好多工程款都沒付呢.您可以通过银行查我们的账啊.……”.

段昱早猜到杨中伟会用这个理由搪塞自己.就不耐烦地摆摆手手道:“你少跟我哭穷.沒钱好办.把你们这栋办公楼还有你们在棉纺厂那块老地皮上建的楼盘拍卖了.不就有钱了.……”.

杨中伟见段昱一上來就來硬的.脸色也有些不好看了.皮笑肉不笑地道:“段市长.政府好像沒有权利直接查封拍卖企业的财产吧.合同沒履行完.棉纺厂不是已经走法律程序起诉我们了吗.等法院开庭宣判咯……”.

打过经济官司的人都知道.像这种合同纠纷要通过法院起诉打起官司來可以说是旷日持久.就算败诉了还可以上诉.要打赢一场经济官司简直比二万五千里长征还难.很多企业就这么被拖死了.而且就算打赢了.法院执行起來也很困难.所以现在社会上才有那么多“老赖”.

更何况几级法院的院长都已被开发集团买通.执行起來肯定是出工不出力.法院又是直线管理.就算段昱这个常务副市长施压都未必有多大作用.事实上棉纺厂早已向曲龙中级法院起诉开发集团.中级法院却一直以收集证据等理由拖着迟迟沒有开庭审理.所以杨中伟才会如此有恃无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