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六章 煎熬的火车旅程/入仕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接下來棉纺厂的改制就十分顺利了,本來棉纺厂的职工对入股这种事多少有些疑虑,毕竟按照他们的传统观念钱还是要放进自家口袋里才安心,不过罗尧在棉纺厂的威信却不是盖的,端的是一呼百应,在他的带动下,棉纺厂改制遇到的阻力就小了许多,

再加上人们看到连苏韵这么精明的人,都把自家的厂子卖了,全副身家投入到了棉纺厂,棉纺厂的职工们就越发觉得此事大有前途了,

最后除了极少数的棉纺厂职工选择拿着买断工龄的钱离开自谋出路,绝大部分职工都选择了用买断工龄的钱购买原始内部股,不过几年以后这些选择拿着买断工龄的钱离开自谋出路的人都为自己的目光短浅肠子都悔青了,棉纺厂在罗尧和苏韵的带领下重现辉煌,甚至更胜从前,成为整个南云省纺织行业的名牌企业,而棉纺厂职工购买的内部股价值都将近翻了十倍,仅每年的分红就有大几万,这是后话,暂且不提,

而在段昱的推动下,棉纺厂获得了一笔两千万的银行低息贷款,罗尧带着他的技术团队沒日沒夜地攻关,很快开发出新一代的南云印染布,新一代的南云印染布比原來的南云印染布色泽更加自然,图样花纹更加丰富,更具有民族特色,而且不管洗涤多少次都不会掉色褪色,一下子就把市场上那些小印染厂生产的山寨版南云印染布比下去了,

苏韵则在忙着她那个绝妙的点子实施,棉纺厂成立了新的成衣车间,注册了“南彩”服装商标和品牌,第一批用新一代的南云印染布设计生产出來的“南彩”民族系列服装清样很快出炉,顿时给人眼前一亮的感觉,让段昱和罗尧他们都信心大增,

离APEC会议召开的时间也越來越近了,苏韵和棉纺厂销售部的两个员工带着第一批“南彩”民族系列服装清样匆匆踏上了去往沪西市的旅程,段昱作为政府代表也一路同行,张文伟已经正式报到成为了段昱的秘书,自然也跟去了,

为了省钱,苏韵她们连卧铺都沒买,只买了硬座,按照段昱的级别是可以坐飞机或软卧的,他却坚持要和苏韵她们一起坐硬座,苏韵和张文伟劝段昱还是先坐飞机去沪西市,在那里等苏韵她们汇合,段昱却坚持不肯,呵呵笑道:“你们能坐硬座,我为什么不能坐啊,再说你们几个女人带着这大包小包的服装清样,我也不放心啊,你们别把我当市长,就当我是你们的保镖和搬运工好了,……”,

从南云省到沪西市要坐四十几个小时的火车,密闭的车厢里空气又不好,汗臭味、脚臭味夹杂在一起,这滋味可不好受,别说苏韵她们几个女人,就是段昱都有些吃不消,

他们还不算苦的,好歹还有个座位可以靠着眯一下,还有不少从南云去沪西去打工的农民工,沒买到座位票,就把行李铺盖放在走道上,人对上面一坐,把走道堵得水泄不通,连上个厕所也比二万五千里长征还难,

看到这样的情形,段昱的心情就变得沉重起來,要改善这些底层人民的生活处境看來还真是任重道远啊,虽然以他现在的地位谈这些似乎还有些遥远,但却更加坚定了他要多为老百姓做些实事,实现自己的抱负的决心,

刚上火车的几个小时倒也容易过,和苏韵她们聊聊天,开开玩笑,时间很快就过去了,晚餐泡了几碗方便面吃了就对付过去了,过了二十一点,喧闹的车厢渐渐安静了下來,苏韵她们都有些坚持不住了,靠着座位打起盹來,段昱却仍无睡意,拿出一本书看了起來,

这时火车在一个小站停靠了一下,又上來一批带着大包小包的农民工,让本來拥挤不堪的车厢更加拥挤了,其中有个五十來岁的老大爷,提着一个麻布袋,里面装着衣服和铺盖,胸口挂着一个人造革的皮包,一步一挪地挤到段昱他们这排座位,见走道上还有些许空位,就直接把麻布袋垫在屁股底下坐了下來,

段昱连忙站起來要给那老大爷让座,那老大爷却显得十分警惕,把那人造革皮包紧紧抱在胸前,似乎十分宝贝的样子,也不答话,只是摆摆手就抱着皮包埋头打起盹來,

段昱有些尴尬地摸了摸鼻子摇了摇头,看來现在这社会人与人之间越來越缺乏信任了,难道自己的样子看起來是坏人吗,

又过了几个站,时间也将近二十三点了,车厢里大多数人都已经进入了梦乡,车厢里响起了此起彼伏的鼾声,段昱最近睡眠一直不怎么好,被这此起彼伏的鼾声煎熬得直皱眉头,连书都有些看不进去了,

这时车厢口突然出现了几个流里流气的青年,手臂上纹着纹身,一看就是混社会的,大摇大摆地往车厢里挤,那些堵在走道坐在行李上打盹的农民工被惊醒过來,看到这帮人凶神恶煞的样子,都敢怒不敢言,

段昱皱了皱眉头,也沒有理会这帮人,继续看自己的书,那帮流里流气的青年挤到段昱他们那排位置看到那抱着皮包的老大爷,眼睛就亮了,几个人对视了一眼,嘴角浮现出一丝阴笑,

这几个流里流气的青年明显是配合惯了的,四处扫视了一下,见周围的人都在打瞌睡,而那个捧着书看的白脸小子明显也不构成威胁,就慢慢向那老大爷靠了过去,打头的一个染着金毛的青年手中寒光一闪,一把锋利的刮胡刀出现在他的手上,对着那老大爷紧抱在胸前的皮包悄无声息地割了下去,

段昱早觉得这几个流里流气的青年有些不对劲,表面上装着在看书,实际上却一直悄悄地用眼角的余光观察着他们的举动,见此情形立刻站了起來,指着那“金毛”青年怒斥道:“你们想干什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