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七章 狗拿耗子/入仕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那“金毛”青年眼见一只“肥羊”就要到手.却被段昱给坏了好事.眼中凶光一闪.指着段昱勃然大怒道:“小子.少特么的狗拿耗子多管闲事.要不然我要你好看.……”.

段昱自然不会害怕这样的小角色的恐吓.冷笑道:“你们在大庭广众之下公然行窃.只要是有正义感的人都不可能熟视无睹.这个闲事我管定了.倒要看看你怎么让我好看.……”.

这时周围的人都被吵醒了.目光全聚集了过來.对着那帮流里流气的青年指指点点议论起來.“这些小偷也太过份了.连老人家的钱都偷.小心天打雷劈呢.”.“是啊.现在的小偷实在是太猖狂了.当着人的面都敢偷东西.这不等于明抢吗..”.“那个小伙子看起來文文静静.胆子还真大呢.居然敢跟这帮流氓硬碰硬.”……

那老大爷也被惊醒了.将胸前的皮包抱得更紧了.对那“金毛”青年战战兢兢道:“你…你们想干…干嘛..这…这里面沒…沒钱.你…你们别打我…我的主意啊.……”.

那“金毛”青年见这么多人冒出來抱不平.眼中凶光更甚.凶狠地四下扫视一圈.恶狠狠地道:“哟呵.怎么着.现在的人都不怕死了啊.不怕告诉你们.哥几个跑这条线不是一天两天了.出來了就不可能空手回去.谁要是吃了豹子胆敢挡哥几个的财路.哥几个说不得要让他放点血.……”.

说着还举起手中的锋利的刮胡刀比了个残忍的割喉手势.而他那几个同伙也十分配合地磨拳搽掌.露出手臂上骇人的纹身.做出一副穷凶极恶的样子.

周围那些准备站出來抱不平的人都有些被他们的凶相吓到了.是啊.这种社会上的烂仔可得罪不起啊.尤其是这种专在火车上扒窃的烂仔.都是团伙流窜作案.被他们割上一刀.他们拍拍屁股跑了.就算报警.警察想抓人都不知道上哪里抓去.

想到这里.众人都把头一缩不敢再站出來说话了.苏韵她们也都有些担忧地望向段昱.要是那帮流氓要对段昱不利.她们几个弱女子帮不上忙.张文伟也明显是手无缚鸡之力的.还真不知该如何是好呢.

那“金毛”青年见众人都不敢做声了.就越发得意起來.索性伸手直接去抢那老大爷胸前的皮包.恶狠狠地道:“糟老头子.识相的就快把包拿过來.省得老子动手.”.

那老大爷虽然也十分畏惧这帮流氓.但仍死死抱住皮包不放.苦苦哀求道:“小哥.我儿子得了重病在沪西住院.我在家里七凑八凑才凑了这点钱准备送去给他治病.这钱可是救命的钱啊.你不能抢我的啊.……”.

那“金毛”青年撇撇嘴冷哼一声道:“你这糟老头子太不老实了.刚才还说这包里沒钱了.现在又说是给你那死鬼儿子治病的钱.也不知道那句是真的.还不如把这钱孝敬哥几个.你到底松不松手.再不松手就别怪我不客气了啊.……”.说着竟然抬脚准备去踹那老大爷.

段昱再也按捺不住心头的怒火.怒吼一声道:“你敢.连老人家的救命钱你都敢抢.你还有沒有人性.简直畜生不如.……”.

那“金毛”青年被段昱的怒吼吓了一跳.只觉耳朵震得嗡嗡作响.待看清出声的人又是段昱.顿时火了.指着段昱满脸狰狞地道:“我靠.你特么的看來真是活得不耐烦了.老子就先废了你.……”.说着就挥动手里锋利的刮胡刀对着段昱猛扑过來.

在场众人都为段昱捏了一把汗.这种刮胡刀虽然小.但却异常锋利.只要被割到.必然是一道深可见骨的大口子.搞不好连血管经脉都会被割断.整个人就废了.胆小些的人都捂住眼睛不敢看了.

“小心.”苏韵她们也都吓得花容失色.连忙出声提醒.张文伟虽然知道段昱身手不错.但毕竟空手难敌利刃.下意识地想冲上來帮段昱挡刀.

段昱见那“金毛”青年出手如此狠毒.眼中闪过一道寒光.出手就用了几分真力.快若闪电地用手抓住那“金毛”青年拿刀的手腕.微微一发力.“咔嚓.”就听一声让人牙酸的脆响.接着就那“金毛”青年握着像面条一样耷拉下來的手腕像杀猪一样痛嚎起來.

众人都惊呆了.刚才段昱的动作太快.在他们眼里看來就好像那“金毛”青年自己把拿刀的手腕送到段昱手里.让他折断了一样.

那“金毛”青年的几个同伙也都愣住了.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要知道那“金毛”青年可不是一般角色.打小就拜师“学艺”.手底下是有真功夫的.可以从滚沸的油锅里捞肥皂.一把刮胡刀更是玩得出神入化.能将空中飞舞的苍蝇一刀两段.在江湖上号称“金毛狮王”.出了名的心狠手辣.原本这条线有好几个盗窃团伙.全被他打跑了.这么多年从沒有失过手.沒想到却被这个看起來文文静静的年轻人一下子把手腕折断了.

这时车厢口出现了一个乘警.还有两个身着制服的列车工作人员.三人在门口就听到了那“金毛”青年杀猪一样的痛嚎声.诧异地交换了一个眼神.其中一人凑到那乘警耳边小声道:“浩哥.好像是金毛呢.这家伙今天怎么失手了..……”.

那乘警叫金哲浩.也是认识“金毛”的.事实上金毛一伙能在这趟列车上如此猖狂.也是因为和金哲浩等人有勾结.金毛一伙每月给他们数额不菲的“孝敬”.他们则对金毛一伙的行为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甚至暗中充当“保护伞”.

拿人钱财替人消灾.如今金毛出事了.金哲浩也不可能坐视不理.不动声色地低声道:“先过去看看再说.”.说着就拔出腰间的橡胶警棍.一路敲敲打打地挤了过去.“让一让.发生怎么事了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