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七章 巧合吗?/入仕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应该说束丹民所提的条件确实太优厚了.要知道沪西市的一套房子就价值数百万呢.更别说沪西市作为直辖市地位仅次于首都燕京市.其发展机遇和南云省比简直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任何人听到束丹明许诺这样优厚的条件.只怕都会高兴得不知如何是好.

段昱怎么也沒想到束丹明打的竟是这样的主意.且不说南云省是他的故乡.他肯定割舍不下.就是李文军的知遇之恩也不允许他做出这样见利忘义的行为.一激动.居然不等束丹明说完就猛地站了起來.斩钉截铁地道:“束市长.谢谢你的错爱.南云省的条件当然不能跟沪西市比.但南云省是我的家乡.我的理想就是能为我的家乡发展奉献我的力量.所以我哪里都不想去.请您不要再说了.……”.

话一出口.段昱才意识到自己太孟浪了.在自己面前的可是位高权重的沪西市长呢.只怕连李文军都不敢这样跟束丹明说话.自己不识抬举也就罢了.这样严辞拒绝实在是太无礼了.真要触怒了束丹明.曲龙市棉纺厂想成为APEC参会会员国领导人公开亮相所穿指定服装供应商的事就彻底沒戏了.

段昱正想向束丹明解释几句.缓和一下气氛.却发现这位束大市长出奇地沒有任何恼怒的表情.而是定定地望着段昱再一次陷入了之前的那种失神状态.搞得段昱越发二丈和尚摸不清头脑了.

束丹明此时心中却掀起了惊涛骇浪.刚才段昱猛地站起來的样子一下子又和他心中的段泽涛形象重合起來了.当初在粤西省的时候.他和段泽涛为了在名茂市建石化PX项目起争执的时候.和眼前这一幕是何其的相似啊.

虽然段昱说自己父母俱在.但也可能是养父母啊.而且他也隐约听到过传言说段泽涛有个私生子在很年幼的时候就失散了.按年份推算和眼前这个年轻人的年纪也十分吻合.这一切难道都只是巧合吗.再怎么巧合这种气质上的神似也是巧合不來的啊.

不过束丹明却不可能就这件事去向段泽涛求证.毕竟段泽涛有私生子且年幼就失散的事是段泽涛的绝对隐秘.一旦曝光就会对段泽涛如今如日中天的仕途产生十分不利的影响.而自己和段泽涛的关系也远沒到推心置腹的地步.甚至存在着隐形的竞争关系.毕竟两人的最终目标都是想进入国家中枢.成为国家领导人.如果自己拿这件事去向段泽涛本人求证.反倒会让段泽涛疑心自己是在拿此事要挟他.这样对两人目前还算是和谐的关系反倒是不美了.

本來束丹明是准备挖李文军墙脚的.挖不到的话就准备截胡了.但既然段昱可能是段泽涛的私生子.倒是不妨卖个面子.也算是还了段泽涛当日在名茂市石化PX项目引发群体事件时帮自己解围的人情.就算段昱和段泽涛沒有关系.这么优秀的年轻人将來肯定不会是池中之物.而李文军也是年富力强、前途无量的.有了今日这份人情.他日见面沒准还能讨回一点利息呢.

想到这里.束丹明心中就有了定计.对正准备向他道歉的段昱摆摆手呵呵笑道:“人各有志.我不会勉强你的.如今像你这样重情重义的年轻人不多了.文军省长真是好福气啊.你们想用你们的民族特色服饰作为此次APEC参会会员国领导人公开亮相所穿指定服装的想法很好.我会亲自过问的.你就先回去等好消息吧.代我向文军省长问好.今后或许我们还会有机会见面哦.也许下一次再见面你的身份和现在已经完全不一样了呢.……”.

束丹明又把余小天叫了进來.让他用自己的专车送段昱离开.段昱离开了束丹明办公室还有点云里雾里.有点不敢相信是真的.这么大的事就这么就办成了.束丹明最后说的那句话似乎另有所指.但自己却无法捕捉到他的话外之意.到底他最后那句话是什么意思呢.

余小天送走段昱又重新回到办公室.束丹明又把他叫了进去.沉吟道:“最近不是要安排一批干部下基层吗.把那个倪长江从筹备组调回來.把他的名单加进去.另外APEC参会会员国领导人公开亮相所穿指定服装供应商候选名单的事你关注一下.报上來我要亲自过目……”.

余小天大吃了一惊.他虽然对倪长江之前连他也欺骗了很恼火.但毕竟之前关系还不错.本以为束丹明让自己给倪副市长带话.倪长江也改正了错误.这事就算过去了.沒想到束丹明却还是做出这样严厉的处置.下基层就等于发配了.倪长江这个跟头可就摔得够狠了.就有些犹豫地道:“老板.这样会不会处置得太重了点.倪副市长那里面子上只怕不太好看呢……”.

束丹明瞟了余小天一眼.摆摆手阴沉着脸道:“你以为我是在迁怒于倪副市长吗.我这是在帮他呢.如果这个段昱真的跟那人有关系的话.如果我不处分重一点.这倪长江沒准还会存报复之心.那就是取死之道了.倪副市长浸淫官场多年.应该会明白我的这份苦心的.……”.

余小天虽然听不懂束丹明这沒头沒脑的话.但听束丹明说得如此严重.心里又是一惊.自去找倪勇传话不提.那倪长江本來确实存了要找机会从段昱那里找回场子的心思.结果等來的却是自己被发配基层的消息.而他的叔叔倪副市长语气也格外严厉.不但沒有再帮他说话.反而又把劈头盖脸臭骂了一顿.让他吸取教训.老老实实到基层锻炼几年再说.

倪长江这才意识到自己真是得罪了得罪不起的人.彻底死心了.多年以后.当倪长江再次听到段昱的名字的时候.才知道自己当年有多么可笑.如果他继续找段昱的麻烦.会是怎样的下场.想想都冷汗直流.这是后话.暂且不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