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七章 遥不可及的愿望/入仕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刘彦直虽然性子直,但却也不是无欲无求的人,当场长肯定比当普通职工好,不禁暗暗后悔刚才说了不该说的话,有些尴尬地连忙补救道:“是啊,是啊,权书记站得高看得远,肯定比我考虑事情周到,刚才提到的问題对我们农场其实也不是什么大问題,咱们农场的职工大都是以前农垦农场的老职工,现在条件比以前已经好很多了,效益和其他农场比算好的……”,

段昱皱了皱眉头,他也知道这是权治中的政绩工程,权治中肯定不希望别人对此指手画脚,但是刘彦直反映的问題却是不容忽视的,如果不解决,很可能会毁了这个产业,也等于给曲龙市的经济发展埋下了一颗地雷,如果不正视这个问題就等于掩耳盗铃,自己骗自己,当然在沒有找到解决办法之前,他肯定不会随意地发表自己的意见,毕竟他目前和权治中的关系还算比较融洽,尤其是现在他和周青山的关系渐行渐远,他更需要和权治中这个一把手搞好关系,

接下來的调研中,应该说邻县的橡胶种植产业还是发展得很不错的,那一片片整齐的橡胶林看起來着实十分壮观,陪同调研的那些干部都是赞叹声一片,只有段昱显得心事重重,他一直在思考着如何让橡胶种植业走出现在的困境,

看完橡胶园,段昱又坚持要去那些割胶工人住的地方看一看,來到割胶工人的宿舍区,段昱更加震惊了,割胶工人们住的居然还是那种老式竹楼,为了遮风挡雨,割胶工人们用报纸在墙壁上糊了一层又一层,里面的布置也十分简陋,除了连排的上下双层床,就是几个木桌,唯一的一样电器就是一部电视机,还是那种外面已经淘汰不用又大又沉的老式电视机,

刘彦直见段昱又皱起了眉头,连忙解释道:“我们农场已经准备改善工人的住宿条件了,这些竹楼全部会改建为砖瓦房,过完年就建,……”,

那些割胶工人都懒洋洋地躺在床上,见到段昱他们进來也沒有多大反应,神情显得十分麻木,只有当刘彦直说到要改建宿舍,建砖瓦房的时候,他们才不以为然地翻了翻白眼,骗鬼呢,农场喊改建宿舍都喊了好多年了,就是沒动静啊,

段昱也知道这时候自己不适合发表过多的意见,只是淡淡地说了句:“哦,那建好了记得通知我一声,我再來看……”,

刘彦直的表情就越发尴尬了,连忙拍了拍手掌,对割胶工人们大声道:“大家都起來一下,段市长來看望大家了,……”,

割胶工们这才极不情愿地从床上坐了起來,有个年轻一点的割胶工小声嘟噜一句,“看望有个卵用,还不如來点实惠的,……”,

刘彦直装作沒听见地别过头去,段昱却是耳朵尖听见了的,就用手指点了点那工人笑道:“这位同志,那你來说说,你想要怎么样的实惠啊,……”,

刘彦直狠狠地瞪了那割胶工一眼,他在工人中间还是有些威信的,那割胶工就连忙低下了头死活不肯说话了,段昱见工人们都不说话,也知道他们是因为刘彦直在场不敢乱发表意见,就笑了笑对刘彦直道:“刘场长,看來你在这里,同志们都有些放不开,我能不能请你先回避一下啊,……”,

段昱这句话虽然是笑着说的,但语气却是不容置疑的,刘彦直只得又狠狠地扫了工人们一眼,警告他们别乱说话,这才离开了房间,

刘彦直虽然走了,工人们还是不说话,段昱也不以为意,对着靠他离得最近的一个坐在床沿上的割胶工笑道:“这位同志,我可以在你床上坐一下吗,”,

那割胶工有些诧异地看了段昱一眼,将身子往里面挪了挪,段昱直接在床沿坐了下來,又招呼那些陪同他调研的干部坐,“大家都坐吧,我们这么站着,工人同志们会觉得有压力,好像我们是居高临下一样的……”,

那些干部都面面相觑,这些工人们睡的床上就是简单铺了张竹席,竹席的颜色已经完全变黑了,完全看不到竹子的本色,看起來着实有些膈应,还有盖的被子也不知道多久沒洗了,上面很可能还有跳蚤,不过段昱都坐了,他们也不好不坐,只得强忍恶心干笑着也坐了下來,

段昱又招呼有些从上铺跳下來站着的割胶工人坐,呵呵笑道:“大家都不要有什么心理压力,我们就是聊聊天,扯扯家常……”,

工人们也觉得段昱确实和以前來视察过的政府干部不太一样,那些干部一般來都是走马观花地看一圈就走了,根本不会到他们宿舍來,就算來也根本不会坐,站着讲几句“同志们辛苦了”的套话就走了,于是对段昱也沒开始那么抗拒了,他问什么也会答上一两句了,

最后当段昱问到工人们最大的愿望是什么的时候,工人们又卡住了,显然他们对于愿望这个词有些陌生,段昱就指着那个年纪最轻的割胶工笑道:“你刚才不是说要來实惠的吗,那你來说说看……”,

那割胶工胆子在这群工人里是最大的,刚才段昱问话的时候也数他发言最积极,所以段昱才会点他的名,他就壮起胆子道:“这还用问嘛,要说实惠的,那就是给我们加工资呗,……”,

“好,”段昱对他竖了竖大拇指,哈哈大笑道:“你这是大实话,我就是要听大实话,我向你保证,一定给你们加工资,而且保证不会让你等很久……”,

工人们都有些将信将疑,不过眼中总算有了些亮光,而那些陪同调研的政府干部则普遍不以为然,心说这个段市长还是太年轻了,这种态能随便表吗,农场都是自负盈亏的,要加工资钱从哪里來,就算段昱动用手中的权力从财政拨一笔钱下來,这工资可是要月月发的,财政哪來的这么多钱贴,到时候工人们跑到市政府去闹,说是段市长说的给我们加工资,看你怎么收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