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八章 分歧/入仕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不过这么一來,工人们总算真的放开了,纷纷开始说自己的愿望,有的说希望能把工伤补偿定高一点,有的说希望能改善农场的医疗条件,有的说希望能解决家属的工作问題,甚至还有的说希望能娶个老婆,段昱听着工人们的愿望,鼻根就有些发酸了,这些工人们提的这些愿望在许多人看來或许根本算不上愿望,但对这些工人來说却是那样的遥不可及,

最后问到年纪最大一个割胶工,他的一句话让段昱的眼睛瞬间湿润了,他说:“我最大的愿望就是能平平安安地干到退休,”,

听到这句话,段昱再也坐不住了,猛地站了起來,指着那老工人对那些陪同他來调研的干部激动道:“同志们,你们都听到了吧,这位老同志的要求高吗,要是这样的要求,我们都不能保证帮他实现,还要我们这些政府干部干什么,……”,

那些陪同调研的干部都有些羞愧地低下了头,当然也有些人不以为然,煽情谁不会啊,问題是要解决这些割胶工人的困难却沒那么容易呢,段昱这样做等于把麻烦往自己身上揽,这不是自讨苦吃吗,

段昱从邻县回來心情越发沉重,回來就赶紧上网查相关的资料,度娘果然是无所不知的,通过查资料,让段昱对于橡胶衍生产品的知识有了一定的了解,也让他真正找到了橡胶种植业发展的症结所在,

邻县橡胶种植业发展的症结关键还是产品附加值太低,大部分利润都被国外那些原胶收购商赚走了,比如说韩国生产的一种乳胶枕头,他们收购乳胶原胶不过一百多元一公斤,但加工成乳胶枕头后却要卖到近2000元一个,更加讽刺的是这些乳胶枕头大都出口到了华夏国内,而且备受华夏人的追捧,

为什么我们自己不能生产这种乳胶枕头,要把钱送给外国人去赚呢,,段昱顿时兴奋起來,他特意查了一下乳胶枕头的生产工艺,发现工艺并不复杂,技术含量也并不高,而更让他兴奋的是乳胶的用途很广,也可用于制造医疗器械中常用的乳胶管,就连避.孕.套和奶嘴也是乳胶制成的,

当初段昱引进梅林高登集团就是要打造一条医疗器械生产的产业链,如今这条产业链已经初具规模,完全可以利用这条产业链把橡胶制品的产业链也带动起來,

段昱越想越兴奋,这绝对是一条让邻县橡胶种植业摆脱目前困境的新路子,只有把产品的附加值搞上來了,才能扩大产品的利润空间,这样才能改善那些割胶工人的福利待遇和工作条件,

不过段昱很快又冷静下來了,要实现他的这些构想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建这些橡胶制品加工厂需要人來投资,而权治中那关也不好过,他的思路跟权治中的思路肯定是有分歧的,而邻县的橡胶种植业是权治中的政绩工程,跟外商签订的包销合同也是权治中一手促成的,他会同意段昱在他的政绩工程上插手吗,

第二天一上班,段昱就去了权治中的办公室,这次权治中态度明显沒有以往热情,显然那些陪同段昱调研的原邻县干部已经把段昱调研的经过向他汇报了,所以见到段昱进來,他也沒有起身迎接,坐在座位上抬了抬头,淡淡地道:“段昱同志來了啊,坐吧,……”,

段昱就知道要说服权治中只怕有难度了,果然他一坐下來还沒开口,权治中就单刀直入地道:“段昱同志,听说你去邻县调研了,是不是对邻县的经济发展有什么看法啊,……”,

既然权治中主动谈到了这个问題,段昱自然也不会回避,微笑道:“我这次去邻县调研,主要是去学习的,邻县之前在权书记的领导下,经济发展很快,我这次去学到了很多经验,当然也发现了一些问題,我今天來就是想就这些问題和权书记交换一下意见,也把我的一些想法向权书记汇报一下……”,

“哦,”权志中眉毛一扬,不动声色道:“能够发现问題,说明段昱同志看得很认真啊,你先说说看……”,

段昱首先谈了邻县那些温泉山庄和酒店存在的问題,直言不讳道:“邻县的旅游业目前发展趋势很好,但如果任由这些问題存在,最终只会毁了邻县的旅游业,所以我建议由公安、消防、卫生等相关政府管理部门组织一次对邻县所有温泉山庄和酒店的联合大检查,好好整治一下,这样才能给邻县旅游业创造一个安全、健康的发展环境,实现健康持续发展……”,

权治中皱了皱眉头,邻县那些温泉山庄和酒店存在藏污纳垢的问題,他自然也有所耳闻,就是因为怕影响邻县旅游业目前的兴旺局面,才一直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是他又不能说段昱提的意见不对,毕竟黄、赌、毒都是国家要求坚决打击的罪恶现象,就有些轻描淡写地道:“你提到的这些问題,我也听到过一些反映,应该沒有那么严重吧,个别地方可能还是存在的,但也不能以偏概全,整体还是好的嘛,我看搞联合大检查就不必了,让有关部门下个文,下去敲敲警钟就行了……”,

段昱还要据理力争,权治中就挥挥手不容置疑道:“这个问題就先谈到这里,我正好也要找你谈另一个问題,听说你在橡胶种植农场调研的时候跟工人们表态要给他们加工资是吧,段昱同志,我知道你的出发点是好的,但是这样的态怎么能随便表呢,要知道你这个态代表的可不仅是你自己,更是代表我们曲龙市委、市政府,你知不知道,你这样会让我们的工作很被动啊,……”,

段昱正要分辩,权治中却根本不给他插话的机会,用手指用力敲了敲桌子道:“你以为我不知道那些割胶工人处境艰难吗,你以为我不想给那些工人加工资吗,如果这个问題这么好解决,几年前我就解决了,你知道如果要给邻县所有的割胶工人加工资需要多少钱吗,邻县目前有割胶工人近五万人,每个人每个月加一百块钱,一年也要六千万,同志哥,六千万啊,这么大笔钱从哪里來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