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九章 又出大事了!/入仕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段昱知道他和权治中的执政思路已经出现了根本性的分歧,权治中是要保住目前的政绩,不希望搞大动作,自己则更多地考虑曲龙市未來的经济发展,要让曲龙市实现经济实现可持续发展,就必须正视这些问題,

既然是根本性的分歧,要说服权治中就肯定沒那么容易了,所以段昱索性等他发泄完怒火,这才诚恳地道:“权书记,我当然知道要解决这个问題有困难,但再困难也要解决啊,要不然邻县的橡胶种植业的路只会越走越窄,相信权书记您也不希望自己一手扶持起來的产业越來越萧条吧……”,

“我已经找到了橡胶种植业的发展症结所在,就是因为产品附加值太低了,利润都被国外的原胶收购商赚走了,我觉得一条产业链的形成,应该同时考虑上、下游产品的衔接,这样才能降低成本,提高竞争力,比如说我就在网上查到一种乳胶产品,乳胶枕头,市场前景很好……”,

权治中更火了,当初为了和外商签订橡胶包销合同,他可是陪尽了笑脸,才最终把合同拿下來,这也是他政治生涯中的得意之作,现在段昱却提出要终止和外商的合同,另起炉灶,这不是吃饱了撑的吗,

想到这里,权治中就用力一挥手打断了段昱的话,怒不可竭道:“你这是异想天开,段昱同志啊,我真得好好批评批评你,你要看清楚形势,现在咱们刚刚合并建市不久,我们现在首要的工作就是要确保曲龙市能平稳和谐发展,你敢拼敢闯是好的,这一点要肯定,但你不能乱拼乱闯,必须要在市委领导下去拼去闯,你的想法太激进了,是有风险的,如果搞不起來,又把外商得罪了,怎么办啊,这个责任谁來负啊,……”,

段昱也被激出了火气,毫不相让地顶撞道:“我不认为我这是乱拼乱闯,我既然提出这样的思路,我也是有一定把握的,如果出了问題我可以负责,……”,

权治中最反感别人公然顶撞他,这等于挑战他这个一把手的权威,就用力一拍桌子道:“我就怕你负不起这个责,这件事你不要再说了,我坚决不同意,你管好你的份内事就好了,如果你不听劝,我就召开常委会调整你的分工,……”,

最后自然是不欢而散,段昱现在也陷入了进退两难的境地,以他的性格,已经决定要做的事肯定是不会放弃的,但现在权治中这么大的反应,连调整分工这样的狠话都说出來了,自己如果继续坚持的话就等于和权治中这个一把手对着干了,和一把手对着干可是官场大忌,就是李文军恐怕也不会支持他,

就在段昱进退两难的时候,邻县又出大事了,出事的是那秋哥的温泉山庄,一名來度假的游客死在了温泉山庄的别墅内,而且死得很不光彩,是死在了陪侍小姐的肚皮上的,本來这种事也不是第一次发生了,一般就是赔点钱了事,死者家属一般也不会闹得太凶,毕竟这也不是什么光彩的事,对外就声称是心脏病发死的,

但这次的事情却有些麻烦,死者家属很强硬,提出的赔偿要求也很高,要100万的封口费,还邀了几十个亲朋好友,将死者尸体停在温泉山庄的大门口,不给钱就走,

那秋哥是什么人啊,那是在邻县黑白通吃的人物,哪里会吃这一套啊,调來几十个混混,手持刀棍,围住那死者家属就是一顿打,几十人全被打进了医院,都受了不同程度的伤,还有几个重伤的,一直昏迷不醒,医生说不排除有成植物人的可能,

这下事情就闹大了,权治中也沒想到事情会闹这么大,连夜召开常委会讨论善后事宜,会场气氛十分凝重,常委们都不说话,显然都知道这是个烫手的山芋,最好别沾边,

权治中就只好点了黄贵仁的名,“贵仁同志,你是分管公安口的,你先谈谈你的看法吧……”,

黄贵仁沒办法,只得干咳两声道:“我觉得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想办法平息事态,事情闹大了对谁都好处,最好是能和死者家属达成和解,无非是出点钱嘛,我已经和温泉山庄的老板谈好了,他也对自己的冲动行为十分后悔,愿意拿出三百万來平息此事,咱们政府再拿个百把万出來,估计就能把事情压下去了……”,

马小斌如今和黄贵仁走得很近,自然也要出來帮黄贵仁说话了,连忙附和道:“我同意贵仁同志的意见,自打这个案子发生后,整个邻县温泉山庄、酒店的生意都受了影响,游客锐减,我担心如果不赶紧把这件事压下去,会对邻县的旅游业造成冲击……”,

段昱见黄贵仁和马小斌一唱一和就皱起了眉头,沉声道:“我不同意这样处理,这起案子的性质十分恶劣,捂盖子是捂不住的,我们必须正视问題,才能解决问題,事实上我不久前对邻县旅游业进行调研的时候,就发现了这个问題,邻县的温泉山庄、酒店普遍存在黄、赌、毒现象,我们应该以这起案子为契机,对邻县所有的温泉山庄、酒店进行全面整顿,让邻县旅游业重新回到健康发展的轨道上來,……”,

权治中一听这话就舒服了,心说段昱你什么意思,想借这件事看我的笑话是吗,这时候出來显摆你有先见之明,到底是什么居心,,就阴沉地瞟了段昱一眼,用力一挥手道:“贵仁同志长期主持公安口的工作,处理这种事还是有经验的,刚才的提的建议是老成之见,也是目前解决这件事最稳妥的办法,时间紧迫,我们就不讨论了,直接举手表决吧,……”,说着就首先举起了右手,

既然权治中这个一把手都举手了,其他常委自然也不会再发表意见,最后除了段昱和兰德和沒举手,其他常委都举了手,权治中见段昱沒举手,就皱了皱眉头,严肃道:“少数服从多数,那就这么定了,和死者家属谈判的工作就由贵仁同志负责,不过我要强调一点,我们常委会做出的决议,一定要严格保密,绝不能泄露出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