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二章 被双规/入仕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段昱被纪委工作人员带走是在棉纺厂正式成为APEC指定服装供应商暨新厂房落成的庆功会上,虽然APEC会议正式召开还要半个月以后,参会国领导人身穿曲龙市棉纺厂开发的南云印染服装正式亮相那激动人心的一幕也还要半个月才能看到,但是已经有不少消息灵通的商家主动找上门來洽谈联系,订单如雪片般飞來,让棉纺厂上上下下都振奋不已,卯足了劲要让棉纺厂彻底大翻身,

作为这一切的推动者,段昱自然也十分高兴,不仅在庆功会上做了激情洋溢的演讲,在接下來的庆功酒会上罗尧等人轮番找他敬酒也是來者不拒,就在段昱满面笑容地和众人频频碰杯时,张文伟突然走了过來,在他耳边小声道:“老板,权书记來了,”,

段昱就愣了一下,庆功会召开前,段昱专门去找了权治中,希望他这个一把手能出席,给棉纺厂的工人们打打气,但权治中却说要去省里开会参加不了,段昱以为权治中是因为之前的分歧对自己怨气未消也沒太在意,现在权治中却突然出现在这里就让他有些诧异了,

不过权治中毕竟是一把手,段昱还是赶紧放下手中的红酒杯迎了上去,“权书记,您不是要去省里开会吗,怎么……”,

权治中面色如常地打着哈哈道:“棉纺厂这么大的喜事我当然要來祝贺了……”,又朝那些围过來准备和他打招呼的政府官员挥挥手道:“你们忙你们的,我找段市长谈点事……”,

那些准备过來套近乎的政府官员立刻识趣地散开了,权治中收起笑容,拍了拍段昱的肩膀道:“段昱同志,你跟我出來一下……”,

段昱有些莫名其妙地跟着权治中出了会议大厅,來到隔壁的休息室,见里面坐着几名身穿黑色西服,西服领口别着红色徽章,脸色严峻的陌生男子,见到段昱他们进來立刻站了起來,其中两名男子还有意无意地堵住了出门的路径,

段昱越发诧异了,转头看向权治中想问他是怎么回事,权治中却偏过头去不与段昱对视,段昱就知道只怕是有事发生了,正要说话,为首的一名三十來岁的男子走了过來,板着脸对段昱道:“你就是段昱吧,我是省纪委第二监察室主任刘国红,我们接到举报,你涉嫌多起违纪行为,现在按规定对你实行双规,请你配合……”,

刘国红年纪在纪检干部中不算大的,但却是纪检战线的老人了,大学一毕业就被选调进了省纪委,在他手上被调查的贪官不知有多少,特别是看到那些曾经风光无限的高官在自己宣布双规以后表现出來的种种丑态,总让刘国红有一种莫名的快感,

如今的刘国红在省纪委算是潜力股,刚被评为“全国优秀纪检干部”,像段昱这样的副处级干部在刘国红的办案经历中算是级别最低的了,如果不是省纪委书记彭东林亲自点名让刘国红來办这起案子,这样的案子根本不需要刘国红亲自出马,

刘国红见惯了贪官们落马后的丑态,曾经有一名正厅级干部在刘国红对其宣布双规以后,立刻扑通跪倒在他面前,痛哭流涕,求他放自己一马,就算有的官员能强作镇定,也总有些细微的动作会出卖他们内心的恐惧,比如说身体打颤,说话颠三倒四,走路直打踉跄等,

出乎刘国红的意外,段昱在听到自己被双规后表现得很镇定,是真正的镇定,因为什么都可以骗人,但眼神却很难骗人,除了最开始闪过一道精光后,段昱的眼神始终十分平静,微微一笑道:“好,我会全力配合调查,我相信组织上会给我一个公正的评价……”,

或许是段昱的镇定让刘国红对他产生了一丝好感,所以当随行的省纪委工作人员准备给段昱戴手铐时,被刘国红挥挥手制止了,淡淡地说了句,“不用上铐子了,他不会跑的,”就率先出了门,

守在门外的张文伟见段昱出來就迎了上去,却被一名省纪委工作人员拦住了,段昱也沒有说话,因为根据监察条例,干部被双规后是不能跟外界交流的,朝张文伟笑了笑,给了他一个坚定的眼神,就跟着刘国红等人离开了,

罗尧今天是高兴坏了,谁能想到不久前还在为吃饭发愁的棉纺厂能有今天呢,他拿着酒瓶到处找人敬酒,喝得舌头都有些打卷了,打得笔挺的领带也扯了下來,苏韵有点看不下去了,上前拉了拉罗尧的衣袖小声道:“你别出洋相了,好多人看着呢,”,

一向畏妻如虎的罗尧却已经喝得胆子都麻了,大眼一瞪,喷着酒气道:“我…我高兴,怎…怎么了,,对…对了,段…段市长哪里…去了,我要…要找他…他喝酒,段…段市长,大好…好人啊,沒…沒有他,就…就沒有棉纺厂的今…今天……”,

苏韵拿罗尧沒办法,四处张望了一下了,也有些诧异地道:“是啊,怎么沒见段市长呢,刚才还在这里的呢……”,

这时旁边有人说看见段昱出去了,罗尧就提着酒瓶踉踉跄跄地出门去找,一出门就见张文伟木然地站在那里,眼中居然有泪光闪动,就诧异地抓住他问道:“张…张秘书,段…段市长人…人呢,不…不会是怕我灌…灌他酒躲…躲起來了吧,……”,

“段市长被纪委带走了,……”张文伟悲声道,

“哗啦,”罗尧手中的酒瓶掉在地上一下子摔得粉碎,酒也一下子全醒了,又惊又怒道:“不可能,段市长怎么能是贪官呢,他要是贪官世界上就沒好官了,……”,

“我也不信老板是贪官,别人不清楚,我天天跟在老板身边还不清楚吗,他肯定是被人陷害了,……”张文伟悲愤道,

罗尧一听就再也控制不住心中的怒火,转头一脚踹开酒会大厅的大门,朝里面大吼一声,“棉纺厂的职工都给我出來,段市长被人陷害了,咱们去市政府要人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