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八章 代言人/入仕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刘国红既已找突破口,自无心再跟罗尧应付,敷衍了几句,就把笔记本一合道:“罗厂长,谢谢你提供的资料,我们今天就先聊到这里吧,再见,……”,说完就兴匆匆地转身离开了,

罗尧有些莫名其妙地挠了挠头,才想起应该问一下这位“刘记者”段昱的事迹何时可以见报,刘国红却已经跑远了,

刘国红回去以后立刻对这家香港国慧投资有限公司进行了调查,这一查问題就出來了,香港国慧投资有限公司的实际控制人叫李慧娴,是一名年过五旬的老太太,再一查李慧娴和段昱的关系,居然是母子,

这下逮着大鱼了,刘国红兴奋地一拍大腿跳了起來,马上将这一情况向省纪委书记彭东林做了汇报,彭东林听了汇报后也十分高兴,指示刘国红继续深挖,一查到底,

再说自打段昱被抓以后,江子强自然是急得不得了,不过他也知道这件事肯定不是那么简单的,以他现在的级别掺合进去也是白搭,他能做的就是按照段昱之前对他的交代,想办法把黄贵仁这头老狐狸的尾巴给揪出來,

江子强知道仅靠自己单打独斗肯定不行,就把谢志坚之前的一帮老部下全给找出來了,谢志坚这帮老部下都是老公安了,破案个个都是好手,却全被黄贵仁排挤得去坐冷板凳了,早就憋了一肚子气,而江子强姿态也放得很低,左一个“老领导”,右一个“老前辈”地叫着,很快就让这帮老公安群情激昂地拍着胸脯答应跟他一起查黄贵仁的底,

老将出马,一个顶三,有这帮老公安出马,很快就把邻县的黑.社会格局摸清了,而当他们越了解其中的内幕就越感到吃惊,因为邻县的黑.社会几乎和香港五六十年代时期的情况非常相似,说是警匪一家一点不过分,黑恶势力每个月向警察交纳保护费,警察为黑恶势力充当保护伞,这已经不是个别现象,而是存在于整个邻县公安口,形成了一个畸形的系统,

事实上黄贵仁正是看了香港电影《雷洛传》后才产生了这样的“灵感”,他知道如果只是自己一个人贪腐,肯定会引起下属的不满,会有人举报他,只有想办法把整个邻县公安系统都拉下水,雨露均沾,让所有的下属都成为他的共犯,这样就沒有人敢举报他了,

还别说黄贵仁这一套还真有效,让他在邻县公安系统树立了非常高的“威望”,培养了一大批“忠心耿耿”的手下,即便有些有正义感的警察也会完全被排除在系统之外,成为不受欢迎的“另类”,

同时这样做也为黄贵仁创造了很好的“政绩”,邻县的破案率在全省县级城市里一直名列前茅,因为整个邻县黑恶势力都在黄贵仁的控制之下,地盘由他划分,利益由他分配,就算有哪个不开眼的外來流窜犯在邻县犯了案,因为整个黑恶势力都成了黄贵仁的“耳目”,要破案自然是轻而易举了,实在有什么疑难案件破不了,黄贵仁发句话,各黑恶势力自然会推出“顶罪羊”出來主动认罪,

在黄贵仁的多年经营下,邻县公安系统和邻县的黑恶势力已经紧密地勾结在了一起,成为铁板一块,谁要查黄贵仁,就等于和整个邻县公安系统和邻县的黑恶势力作对,势必引起强烈反弹,你很难抓住黄贵仁贪腐的第一手证据,因为有这么多人愿意为他“打掩护”,所以这么多年來不是沒有人举报过黄贵仁,但黄贵仁始终稳如泰山,不降反升,反而是那些举报他的人都倒了霉,不是成了“失踪人口”,就是被打击报复得“家破人亡”,

而且黄贵仁有一点做得很“聪明”,这也是他从《雷洛传》中获得的“灵感”,就是他自己从不碰“黑钱”,而是扶持起了一个系统外的“代言人”,所有的事都由这个“代言人”出面,所有的“黑金”分配也全都这个“代言人”负责,这样即便有事,他也可以推得干干净净,

黄贵仁扶持的这个“代言人”叫刘德贵,这是一个外表憨厚看起來人畜无害的中年人,对谁都笑咪咪的,谁又能想到就是这样一个人却是连接整个邻县公安系统和黑恶势力的关键人物呢,

刘德贵还有一个身份,就是一家火锅城的老板,如果你去查他,你会发现他的一切生意都是合法的,这也是黄贵仁对他的要求,绝对不许碰任何违法的生意,只负责中间搭线、管账,

刘德贵和黄贵仁沒有任何的亲戚关系,两人唯一的交集就是小学的时候是同学,而那所小学早已解散了,再也沒有人能查出刘德贵和黄贵仁有任何的关系,黄贵仁之所以如此信任刘德贵,是因为在小学的时候两人一起偷了学校老师的一辆自行车去卖了,后來这件事败露了,两人都要被开除,最后是刘德贵一个人把事情扛下來了,被学校开除了,从此辍学在家成为一个地道的农民,而黄贵仁却得以继续上学,考上了公安专科学校,吃上了公家饭,端上铁饭碗,

正是这件事让黄贵仁觉得刘德贵讲义气,后來黄贵仁发达了想扶持一个代理人的时候,他第一个就想到了刘德贵,而刘德贵确实也对黄贵仁很忠心,他帮黄贵仁管了这么多年的黑账,从沒有出过一点差错,他觉得他今天的一切都是黄贵仁给予他的,是他生命中的“贵人”,所以他常对黄贵仁说,我哪怕就是死,也不会出卖你的,

江子强他们查到这里就查不下去了,因为要掌握黄贵仁贪腐的第一手证据,除非这个刘德贵肯站出來指证黄贵仁,或者把他手中的黑金账本交出來,但是这个刘德贵不仅对黄贵仁十分忠心,而且为人也十分谨慎小心,根本不跟陌生人接触,要想从他那里拿到黄贵仁的贪腐证据简直比登天还难,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