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二章 不是靠山/入仕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江子强想來想去觉得还是应该把自己调查到的情况跟段昱通下气,听一下段昱的意见,不过段昱如今被双规,关押地点也是对外保密的,别说见他就连想找人传递一下消息都办不到,

好在还是让他等來了机会,刘国红去省城向省纪委书记彭东林汇报了,不在曲龙市,留下的省纪委调查组工作人员难得偷回懒,接受了曲龙市纪委的宴请,也算是同基层纪委组织进行联谊,喝酒的时候无意中泄露了段昱被关押在县文联老创作基地和调查已经获得“进展”的情况,

参加联谊的市纪委工作人员中恰巧有一个是当年跟江子强他们一起在段昱手下工作过的“官二代”,他也觉得段昱不太可能是个贪官,为段昱感到不平,就把这一消息偷偷告诉了江子强,

江子强听到这一消息就更着急了,虽然他也不知道段昱怎么会有这么多的财产,但他相信段昱的这些钱一定不是贪污受贿得來的,而他更知道一定会有人抓住这点大做文章,让段昱有口莫辩,

现在当务之急就是要见到段昱,江子强找到了市文联那个用來做创作基地的院子,院子门口有武警把守,不过这当然难不倒江子强,他从院子后头翻墙悄悄潜了进去,像壁虎一样摸上了二楼找到了段昱住的房间,

段昱正优哉游哉地躺在床上看书,似乎一点都沒有受双规事件的影响,听到江子强轻轻敲玻璃窗的声音才抬起头來,见到吊在玻璃窗外朝他挤眉弄眼的江子强也大吃了一惊,赶紧打开玻璃窗压低嗓门道:“强子,你怎么來了,,……”,

江子强把纪委已经调查到段昱拥有巨额不明财产的消息告诉了他,焦急道:“老大,你可得赶紧想办法啊,老窝在这里不行呢,那些人正想方设法往你身上扣屎盆子呢……”,

段昱眉毛一扬,却并不慌乱,淡淡地道:“清者自清,浊者自浊,我的这些钱都是清清白白的,不怕他们查,就算我用我母亲的名义注册公司向棉纺厂注资有些不合规矩,但那也是沒有办法的办法,总不能眼看着棉纺厂因为缺少资金而错过最好的发展时机吧……”,

江子强更急了,“老大,你是真傻还是假傻啊,这件事分明是有人在故意整你呢,之前沒有事他们也要瞎编排你,现在抓住了由头还不大做文章啊,就怕到时候是黄泥巴掉进裤裆里,不是屎也是屎了,……”,

见段昱还是一副不以为然的样子,江子强急得脑门都快冒烟了,有些抓狂地道:“你还别不信,你还记得那个英子吗,之前他们不是一直说你和她有不正当男女关系吗,那女子也算是贞烈得很,为了证明清白跳楼自杀了,可这事硬是让黄贵仁他们给压下來了,整了个畏罪自杀,你说他们还有什么事干不出來,……”,

“什么,英子死了,”段昱大惊失色,眼中闪过一道寒光,这件事已经触碰到了他的原则底线,黄贵仁一伙为了构陷自己无所不用其极,他自然不可能坐以待毙,让英子就这样白白枉死,

“这还不算黑的呢,我已经查清楚了,黄贵仁在邻县任公安局长的时候一手遮天,都快把邻县公安系统弄成黑窝了,只要你愿意出钱,连人命案子都敢动手脚,杀了人也可以逍遥法外,可惜我不是公安厅长,治不了他,……”江子强恨恨地道,

“你治不了他,有人能治得了他,”段昱眼中精光一闪,说着飞快地从写字台上拿起刘国红让他写交待材料的一摞信纸,在上面写下了李文军秘书左志文的手机号码,撕了下來交给江子强,压低嗓门道:“强子,你马上赶往省城,打这个电话号码,就说我让你來的,有重要情况向李省长汇报……”,

“李省长,,”江子强又惊又喜,虽然曲龙市的人都传段昱能升官升得这么快是因为背后有大靠山,但具体是哪位省领导传言却并不是很清楚,而段昱自己也从沒有对任何人说过,如今得知段昱居然有省长在背后撑腰,如何不让江子强喜出望外,

“这下好了,有省长帮你撑腰,就不怕那些GRD往你身上乱扣屎盆子了,”江子强一激动,险些从玻璃窗外掉了下去,多亏段昱眼明手快,一把抓住了他的手,

“强子,李省长可不是我的靠山,但他是一个很讲原则的领导,我相信他听了你汇报的这些情况,一定不会坐视不理的,……”段昱对江子强正色道,

李文军这几天虽然表面上看不出來什么情绪波动,但连续几天基本上都是待在办公室处理文件,连会议都很少出席了,显然心情不是怎么好,秦远航在常委会上借題发挥让他着实有些被动,虽然他仍然不相信自己看错了人,但这个时候他却更不好站出來为段昱说什么话了,

这时左志文急冲冲地走了进來,眉宇间带着一丝喜色,李文军就有些诧异地抬起头瞟了左志文一眼,左志文跟了他这么多年,多少也从他这里学到了些养气功夫,很少会这样喜形于色,尤其是在这种时候,

“老板,我刚才接到一个电话,有个叫江子强的同志从曲龙市赶到省城來了,说是段昱让他來的,有重要情况向您汇报,您看是不是安排见一下,……”左志文有些激动地道,

“哦,”李文军眉毛一扬,段昱此时正处于双规期间,按说是不能与外界通消息的,这时候他让人來见自己,难道是得知省纪委已经查到了他有巨额不明财产的证据,有些坐不住了,找人來见自己想让自己帮他说情吗,还是说确实有重要的情况要向自己反映呢,

而李文军这个时候见段昱派來的人也是有政治风险的,因为和被双规的人互通消息也违反规定的,尤其李文军处在这样敏感的位置,更加要避嫌,自己到底是见还是不见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