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八章 大获全胜/入仕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彭东林首先把黄贵仁案的情况通报了一下,黄贵仁案涉案金额达到了一亿二千多万,涉案邻县公安系统干部达到了五十余人,普通干警上百人,可以算是南云省公安系统有史以來涉案金额最大涉案人数最多的贪腐窝案,在座的常委们也都听得张目结舌,一个小小的县级市公安局长居然贪污了这么多钱,真可以说是胆大包天了,

秦远航皱了皱眉头,这个案子牵扯如此之大也有些出乎他的意料,如果让这个案子的影响继续扩大下去,无疑会让人质疑他掌控局面的能力,就瞟了一眼一向紧跟他的政法委书记兼省公安厅厅长蒋伟方,不急不慢地道:“伟方同志,政法口是你分管的,你谈谈你的看法吧……”,

蒋伟方也被这个案子搞得很被动,自然也不想这个案子影响继续扩大,此时秦远航又点了他的名,只得硬着头皮道:“公安系统发生这样的案子,我这个政法委书记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我的态度很明确,像黄贵仁这样隐藏在公安系统的蛀虫一定要严惩,但是我还是要说,黄贵仁案毕竟只是个案,公安系统绝大部分同志还是好的,是能够经得起考验的,要保证南云省大局的和谐稳定,公安系统就不能乱,……”,

秦远航立刻接过话头道:“伟方同志的发言很好,出了问題不回避,不推卸责任,这种态度值得我们学习,我们不能因为一个案子就否定一切,南云省总体是好的,发展是稳健的,这从南云省这几年的各方面统计数据都可以看到……”,

说到这里,他用手指用力敲了敲桌子,加重语气道:“我们看问題不能以偏概全,不能用个别现象就否定南云省过去取得的巨大成就,那是别有用心,……”,

常委们还是第一次见秦远航用这样严厉的口气表态,估计也是被李文军的逼宫搞火了,才这么急着定调子,自然沒人愿意在这个时候站出來触他的霉头,就都不说话了,把目光都集中到李文军身上,看他如何來应对,

李文军不慌不忙地喝了一口水,朗声道:“我來谈一点我的看法吧,刚才有个情况东林书记沒有介绍到,这个黄贵仁正是举报曲龙市常务副市长段昱同志的举报人,而他举报段昱同志所罗列的那些证据经省纪委调查组调查都属于子属乌有,扑风捉影,是别有用心的诬陷,……”,

说到这里,李文军特意偏头看了下首的彭东林一眼问道:“东林同志,我刚才说的情况属实吧……”,彭东林只得尴尬地答道:“属实,属实,对于段昱同志的调查已经基本结束,段昱同志很快就可以恢复工作了……”,

李文军回过头來,加重语气道:“那么问題來了,这个黄贵仁自身不正,为什么还要诬陷段昱同志呢,就是因为段昱同志影响到了他们的黑利益,据我了解,段昱同志出任曲龙市常务副市长以來,一直在为推进曲龙市行政区划改革后的经济发展而不懈努力,并且取得非常不错的成绩,在他的推动下,曲龙市棉纺厂成为了APEC会议的指定服装供应商,成功改制扭亏为盈,所以在段昱同志被双规以后,棉纺厂上千名职工一直在为他奔走喊冤,曲龙市上万名老百姓为他签名请愿,……”,

“透过现象看本质,这两个看似沒有直接关联的案子说明了什么呢,说明我们的行政区划改革已经触碰到了那些贪腐分子的固有利益,让他们罪恶行径难以继续隐藏,所以他们才不惜铤而走险,诬陷我们的改革先锋,其最终目的就是要阻挠我们的行政区划改革继续推进,这就是这两起案子的本质,也是我之所以要求常委会对这两起案子进行深入讨论的目的,……”,

这一次的常委会角力,李文军大获全胜,联合了林国华、李克定,让彭东林无奈倒戈,又争取到了几位中立常委的支持,最后顺势提出对省公安厅现有领导班子进行微调,推荐林国华的老部下石光荣为公安厅副厅长,并调整了几个与黄贵仁案有牵扯的几个实职处长的职务,

公安系统作为地方政府唯一的暴力机器,任何一个一把手都是要牢牢把持的,这也很大程度关系到一把手掌控局面的话语权,如今却被李文军等人插了钉子,对此秦远航自然是十分恼火,但他棋失一招,让李文军抓住了“大势”,也不得不无奈地接受这样一个结果,

常委会召开后的第二天,省纪委调查组就宣布了对段昱解除双规的决定,刘国红代表调查组宣读完决定后,神色复杂地同段昱握了握手道:“段昱同志,你的问題已经调查清楚了,是黄贵仁恶意诬告,我代表省纪委调查组向你表示歉意,这段时间让你受委屈了,也希望你在今后的工作继续坚持廉洁奉公,另外对于英子姑娘的死我十分遗憾,我们会按规定对她的家属给予一定的经济赔偿……”,

段昱点了点头沒有说什么,英子的死对他來说也是一个巨大的遗憾,所以他并沒有任何获释的轻松,相反心情很是沉重,不过他也知道这事不能完全怪刘国红,毕竟很多事也不是刘国红能控制的,纪委工作人员在外人看起來很风光,其实他们也有他们的无奈,

走出院子,段昱一下子惊呆了,院子外面黑压压的全是人头,江子强带着一帮老公安來了,罗尧带着棉纺厂的职工來了……罗尧手里还拿着一块扎着红绸花的红绸布,见到段昱出來就快步迎了上去,将红绸布披在了段昱身上,哈哈大笑道:“段市长,我早说了你不可能是贪官,现在真相大白了,我和我们厂的职工來接你回家,……”,

段昱要把红绸布扯下來,觉得这样太张扬了,罗尧却坚持要把红绸布披在他的身上,固执地道:“要的,要的,红绸是驱邪的,披在身上今后就再沒有人敢往您身上泼脏水了,……”,正推让间,一溜长长的车队开了过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