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章 兴师问罪/入仕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权治中搞橡胶产业园的时候,跟外商签订了橡胶包销合同,如今段昱准备另起炉灶,那些外商自然不干了,派了代表气势汹汹地从国外赶來向段昱兴师问罪,

华夏向來是外來的和尚会念经,这件事把分管招商引资的常务副省长田伯光都惊动了,田伯光原本还是挺欣赏段昱的,不过田伯光是紧跟省委书记秦远航的,因为段昱的事,李文军和秦远航在省委常委会上掰手腕,秦远航棋失一招让李文军占了上风,田伯光自然也不舒服,连带着对段昱印象也差了许多,

现在又出了这么档子事,田伯光自然对段昱更加恼火了,给段昱打电话的时候语气很严厉,“小段啊,你是不是当了市长就翘尾巴了啊,,我记得以前你对招商引资工作还是蛮上心的嘛,现在外商告状都告到我这里來了,说你不守信用,单方面违反合同,这是怎么回事啊,,……”,

段昱只得耐心地把事情跟田伯光解释了一遍,“田省长,那些外商之前跟我们签的合同完全是不对等的,很多条款都不合理,说得不好听一点,这些外商就是利用我们过去对橡胶国际市场不够了解在吸我们的血,照这样发展下去,曲龙市的橡胶种植业未來的路只会越走越窄,我之所以要另起炉灶就是要彻底摆脱他们对我们的控制,而且我仔细研究了合同条款,我们这样做并不违约……”,

还沒等段昱说完,田伯光就怒气冲冲地打断了他的话,“我不想听你解释,你这样做已经严重影响了我们南云省的招商引资形象,不守信用会对我们南云省的招商引资工作造成多大的伤害你知道吗,,这个责任你担得起吗,,……”,

段昱却沒有被田伯光的怒斥吓到,据理力争道:“田省长,我不这么看,招商引资的目的是要实现合作共赢,互惠互利,这样才能真正推动地方经济发展……”,

田伯光一听就更火了,怒不可竭地道:“我当了这么多年主抓招商引资的常务副省长,不需要你來教我怎么招商引资,你别以为你是文军省长的人我就拿你沒办法,你要是执迷不悟,影响到了全省招商引资形象,我随时可以撤了你,……”,

段昱最不喜欢别人说他是谁谁谁的人,所以也被田伯光骂得有些火气了,直接顶撞道:“田省长,我和李省长只是纯粹的上下级关系,和这个问題也沒关系,请您不要混为一谈,至于您要撤了我,我也沒办法,但只要我一天还是曲龙市市长,我就必须对曲龙市的未來负责,……”,

田伯光气得当场就把电话给摔了,但他却不可能真的马上撤了段昱,哪怕他是常务副省长也沒这么大的权力,本來他是准备亲自到曲龙市來向段昱兴师问罪的,但这样一闹倒是不好亲自出马了,万一段昱这个愣头青当场跟他顶撞起來,而段昱背后又有李文军撑腰,他也不可能真的在现场把段昱撤职,那岂不是更下不來台了,

不过田伯光自然也不可能就这么轻易放过段昱,他把发改委、经委、招商局等几个重要职能部门的负责人叫了來,让他们派出一个联合工作组和那些外商一起到曲龙市去向段昱施压,你段昱敢顶撞我,但是这些职能部门可不是好惹的,今后你曲龙市还想不想从省里要项目,还想不想找省里要批文,得罪了这些职能部门,他们可不像我有那么多顾忌,分分钟卡死你,就算李文军也不可能事事帮你出头,这样只会授人以柄,

于是在田伯光的授意下联合工作组就浩浩荡荡地开进了曲龙市,权治中早已得到了风声,他对段昱的做法也很是不满,毕竟橡胶种植园是他的政绩工程,合同也是他牵头签署的,如今段昱要另起炉灶就等于打他的脸,但是因为有了之前的教训,他也答应不再插手政府事务,所以他也只能忍气吞声,索性眼不见为净,提前一天就打着到外地考察的由头离开了曲龙市,把这个烫手的山芋丢给段昱自己去解决,

段昱一看这浩浩荡荡的阵容就知道來者不善,不过面子功夫还是要做足的,带着市政府领导班子全体成员热情地接待了外商和工作组,现在到处都高度重视招商引资工作,那些外商走到哪里都是被当大爷供起的,看人都是鼻子朝天,见段昱姿态放得这么低,态度就越发嚣张了,根本不跟段昱谈,他们说当初合同是权治中牵头签署的,他们只跟权治中谈,

联合工作组的组长是由省发改委第一副主任李伯清担任的,他來之前就得到了田伯光的授意,就是來找段昱麻烦的,所以态度也很生硬,当着众人的面就发脾气道:“我觉得首先曲龙市在处理这件事的态度上就很有问題,这么大的事情一把手都不出面,这是负责的态度吗,……”,

段昱只得解释说权治中出去考察去了,走之前授权他全权处理这件事情,李伯清冷哼一声道:“早不出去考察,晚不出去考察,偏偏我们來了就出去了,有什么事比招商引资更重要啊,省里对这件事高度重视,这次來的工作组里,包括我在内,正厅级干部來了2个,副厅级干部來了3个,你们却连一把手都不露面,是不是太目中无人了啊,……”,

要是别的干部,在李伯清这样的怒斥下只怕早已吓得魂不附体了,段昱却仍然不卑不亢地道:“李主任,我相信工作组这次下來和我们的目的是一样的,就是解决问題,我作为曲龙市市长,是主抓经济工作的第一负责人,我认为我有能力处理好这个问題,但是要解决问題,首先要双方坐下來开诚布公地谈判,这是起码的诚意,现在我们已经拿出了诚意,是外商不愿意谈,你觉得问題出在谁身上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