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四章 李文军的教诲/入仕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段昱听到这个消息也大吃一惊,虽然他从不喜欢别人说他是某某某的人这种说法,但如果硬要他选择站队的话,李文军将是他唯一能够接受的选择,因为李文军是他走上仕途以來真正发自内心感到敬服的领导,也是对他影响最大的领导,

而且无论他是否愿意承认,他身上都已经打上了李文军的烙印,此时李文军离开,对他无疑将造成极大的影响,尤其是他如今正处在仕途上升期的时候,

相对于自己的未來,段昱反而更关心李文军的去留安排,因为如果像李文军这样清正廉洁、一心为民的领导都受到不公正的对待的话,将会对段昱的从政信念造成极大的冲击,会让他怀疑自己这一路來的坚持与方向是否是对的,所以段昱接到左治文的电话以后,马上就放下了手头所有的工作,匆匆赶往了省城,

李文军见到段昱显得很是高兴,笑容满面地迎了上來道:“段昱來了啊,你在曲龙市干得不错嘛,曲龙市的发展势头很好啊,我刚看了今年上半年的经济数据统计,曲龙市在县级市里排前三,看來我沒有选错人啊,……”,

说着又对一旁的左志文交待道:“志文,你去跟食堂那边打个招呼,晚上加两个菜,我要好好犒劳犒劳段昱同志……”,

段昱见李文军似乎并沒有因即将调离而心情不佳,心里的石头才落了地,虽然他很想知道李文军调离后的职务安排,但是李文军不提,他也不好主动去问,张了张嘴却什么都沒有说,老老实实地在沙发上坐了下來,

李文军仿佛猜透了段昱的心思,也沒有卖关子,洒脱地挥挥手道:“想必志文在电话里也给你说了吧,我要离开南云省了,很可能是要去渝北市任市长,正式调令估计月底就会下來……”,

段昱这才真正松了一口气,渝北市是直辖市,无论是经济发达程度还是中央重视程度都远超南云省,李文军由南云省省长调任渝北市任市长,虽然级别上是平调,实际上却是重用了,说明中央对李文军在南云省执政期间的作为是认可的,

想到这里,段昱由衷地道:“那我要恭喜李省长高升了,不过您这说走就走,我是一点思想准备都沒有,还真有点不舍呢,……”,

李文军摆摆手苦笑道:“我从政就不是为了升官发财,有什么高升不高升的,我倒是希望能留下來,继续推进南云省的行政区划改革,可是组织上有组织上的考虑,我也只能服从组织上的安排……”,

说到这里,李文军脸色一肃,正色道:“沒能将南云省的行政区划改革推进下去是我最大的遗憾,你是我一手提拔起來的,也是南云省行政区划改革的见证者和执行者,我这次叫你來,也是想在我走之前有些事情要交待一下……”,

段昱知道李文军这是要说到正題了,连忙坐直了身体,李文军欣赏地望了他一眼,坦然道:“君子群而不党,我向來是最反对在党内拉帮结派,搞小圈子的,可笑的是在用你的问題上,很多人说我是任用私人,培植党羽,说你是我李文军的人,别人动不得,对于这种说法,我从來不屑于去解释,想必我离开后,那些对我有意见的人又要在你身上做文章了,……”,

这还是李文军第一次这样敞开心扉跟段昱谈话,也让段昱感受到李文军对自己的爱护之心,连忙感动道:“李省长,谢谢您一直对我的关怀和培养,我觉得只要胸怀坦荡,别人爱怎么说是别人的事,我也不怕他们在我身上做什么文章,……”,

李文军用手指点了点段昱,笑道:“知道我为什么欣赏你吗,就是因为你身上有这股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劲,看到你我就仿佛看到了我年轻的时候……”,

“但是我要提醒你一句,我们可以不在意别人的看法,但是我们一定要学会尊重别人的意见,尤其是老同志的意见,哪怕这些意见未必是正确的,但这是一种态度,也是一种政治智慧……”,

段昱显得很诧异,在他心中李文军是那种从不妥协,敢于坚持自我的人,张了张嘴正要说话,李文军却摆摆手道:“其实之前我身上和你有同样的毛病,就是觉得只要自己的目标正确,方法有效,就不需要在意别人的意见和看法,坚持自我就行了,但这样做其实是要吃大亏的,会让我们无谓树敌,反而会影响到我们目标的实现……”,

“有时候,别人之所以提意见,只是希望引起你的重视,并不是真的有看法,但如果你置之不理,那这些人就可能会变成你前进路上的阻力了,特别是一些老同志,因为离开了一线领导岗位,他们更希望自己的意见得到重视,这其实是一个心理问題,而这些老同志虽然退居二线了,但是影响力还在,你如果不重视,往往会给自己今后的工作带來很大的麻烦,所以不管你采纳不采纳他们的意见,首先姿态一定要做足了……”,

见段昱似乎对自己的话有些不以为然,李文军微微一笑继续道:“你肯定觉得我这话说得太圆滑了吧,事实上我们的政府就像一部机器,需要我们所有政府干部的共同推动才能正常运转,有时过于菱角分明了,反而会妨碍这部机器的运转,伤人伤自己,所以必要的圆滑其实是一种政治智慧,当然在大是大非的问題上,我们还是要敢于坚持原则,绝不能妥协,……”,

“我这次沒能留在南云省继续推进我的行政区划改革计划其实也和你犯了同样的错误,就是沒有尊重老同志的意见,沒有及时地去跟这些老同志沟通,导致很多老同志觉得我刚愎自用,自高自大,容不下别人的意见,告状都告到中央去了,中央权衡再三,才做出了将我调离南云省的决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