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三章 切入点/入仕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三万,”杨开发小心翼翼地问道,

那阿奎撇撇嘴道:“诶,师弟你也是讲究人,三万块钱也能拿出手,”,

“那是三十万,”杨开发只好再次小心翼翼地问道,

那阿奎这才展颜笑道:“是三十三万三千三百三十三,师弟是做大生意的,这个数字对你來说也就是毛毛雨了,”,

真特么黑啊,杨开发暗骂一句,三十三万对他來说虽还算不上什么了不得的大数字,但也够他心疼一阵子的,不过想到要借甄大师的关系去搭京城刘部长的线,杨开发也只能打断牙齿往肚里吞了,强作笑颜道:“不多,不多,既然是孝敬师父的拜师红包,这个钱我是应该掏的……”,

对于如何快速打开丽山市的局面,何其胜给了段昱一个建议,让他选择目前丽山市老百姓最关心、意见最大的城市建设改造问題作为突破口,

而段昱这几天自己感触也很深,从市政府到他所住的丽都花园不过几公里的路程,但是到下班时间坐车回家却需要足足一个小时,因为路上实在太堵了,现在老百姓生活水平提高了,买车的人越來越多,一到上下班高峰期,路上就堵成了长龙,只听见司机们不耐烦地按喇叭声和咒骂声,

而丽山市的城市道路都还是水泥混凝土路面,噪声大不说,灰尘也大,老百姓怨声载道,而遇到下雨天就更糟糕了,到处都是水,老旧的城市排水系统根本不能满足排水要求,所以一到下雨天,老百姓就戏称是“城市看海日”,遇到特大暴雨的时候,那些住在平房里的老百姓就遭殃了,水都淹到家里來了,根本沒办法住,

再就是丽山市的内城河---穿水河,在段昱的记忆里这是一条美丽清澈的小河,小的时候他还常跑到穿水河去游泳,经常见到有钓鱼爱好者在河边钓鱼,但如今却变成了一条垃圾河,不仅河里的鱼虾早已死绝,从旁边过就能闻到一股难闻的臭气,蚊虫苍蝇乱飞,让人无法驻足,

所以这段时间段昱把主要精力都用在了对城市建设的调研上,带着城建局、市政管理局等相关部门的负责人步行走遍了丽山市的大街小巷,这让那些习惯了进出坐小车的官员们都叫苦不迭,大家也都猜到了新市长的上任第一把火就要在城市改造上做文章,

不过沒有人看好段昱,原因无他,丽山市的城市改造工程难度实在不是一般的大,几乎历任市长上任之初都是雄心勃勃准备对丽山市的城市建设做一番大动作,但最后都是雷声大雨点小,沒多久就偃旗息鼓了,

首先城市改造工程投入的资金肯定不是一个小数字,又沒有什么直接的回报,沒办法通过向社会招商引资來填补资金缺口,而且牵涉到的方方面面的利益也很复杂,拆迁改造难度极大,

其次城市改造工程是最容易引发群体事件和老百姓上访的,因为你很难照顾到所有人的利益,一旦操作不好就会影响到社会稳定大局,而丽山市不比曲龙市,居民成分构成复杂,段昱在曲龙市旧城改造中所用的那套办法也就不适用了,

段昱自然也非常清楚这一点,所以他并沒有草率地马上推出自己的城市改造方案,这么大的一个方案如果离开了上级的支持肯定是不行的,李文军马上就要离开南云省了,段昱本不想再麻烦他,但因为这件事却不得不再次跑到省城去向李文军汇报,

南云省省委新领导班子的方案已经定下來了,原省委副书记谭新和将接任代省长,省委书记由中央空降,不过因为新任省委书记还沒有到任,所以李文军还沒有马上离开,目前属于过渡时期,

不过到李文军办公室汇报工作的南云省干部明显少了很多,段昱到李文军办公室的时候,李文军正在整理书籍,为自己的离开做准备,

看到李文军在收拾书籍,段昱就知道这位可敬的领导是真的要离开了,鼻根一酸,眼圈就有点湿润了,声音哽咽地叫了一声“李省长……”就再也说不出话了,

李文军一看段昱的神色,就知道他心里有事,微微一笑道:“段昱來了,坐吧,到丽山市工作还适应吗,有什么困难沒有,我现在或许帮不了你什么了,帮你出出主意还是可以的……”,

段昱的眼泪就下來了,感觉心里空落落的,李文军眼圈也微微有些发红,递了一张面巾纸给段昱,感慨道:“小段你怎么哭了呢,这可不像你啊,天下沒有不散的宴席,我们无论到哪里都是为了更好地为国家、为人民服务,我相信将來我们一定会再见面的……”,

段昱有些不好意思地接过面巾纸擦了擦眼泪,这才把自己到丽山市了解的情况和自己的思路向李文军汇报了,听完段昱的汇报,李文军点了点头道:“你选的这个切入点不错,丽山市的城市建设是该好好重新规划一下了,省里正好有一笔专项资金准备投入到各地级城市的提质改造工程,不过你现在找我沒用了,这个问題你应该去向谭省长汇报一下,争取他的支持……”,

“你去向谭省长汇报的时候不要提先到我这里來了的事,他是比较注重这些细节的,态度要放诚恳一点,有时干工作不仅要脚踏实地,也要多向领导汇报,这样才能获得更多的支持,这也是你过去不太注意的地方……我走的时候你就不要來送了,你知道我不在意这些的……”,

听着李文军的谆谆教诲,段昱心里越发不好受了,强忍眼泪从李文军办公室告辞出來,平复了一下心情,才下楼向谭新和的办公室走去,

谭新和之前是分管党群工作的,所以段昱之前和他打交道不多,印象中谭新和是一个不苟言笑十分严肃的人,对于能否获得这位新省长的支持,段昱心里一点底也沒有,所以心里还是有点紧张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