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五章 不可深交/入仕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好啊!薛大秘有约,我怎敢不从啊!”,摸不清薛谦的意图,但这位省长大秘的主动邀约段昱却是不可能拒绝的。

两人互留了电话,客套了一番,段昱这才从秘书办公室出来,出来以后段昱越想越不对,这其中一定有自己不了解的内情所在,看来得找个人点拨一下了,段昱想了想,再度来到了李文军办公室。

见到段昱再次回来,已经将个人物品收拾的差不多的李文军脸色微微一暖,继而又把脸一沉道:“不是让你不要再来了吗?”

“李省长……”段昱看了李文军的脸色一眼,知道这位老领导是面冷心热,有些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道:“我其实是来求教的!”

看着段昱手忙脚乱的帮自己搬着私人物品,李文军也没有阻拦,而是温和的问道:“怎么谭新和为难你了?应该不至于吧!”

听了李文军这话,段昱心里不由自主的伸了个大拇指,这不愧是省部级的老领导,当真是洞若观火,自己和他比起来,完全就不像是一个层面上的。

“说说吧,你遇到什么难题了?你刚刚到丽山,工作还没有完全展开,有什么问题多请示多汇报,知道么?”

“恩!我一定会多多和谭省长、伍书记汇报工作的!不过,我听说高开区主任要进常委班子……”。

丽山市委常委,那可是正儿八经的副厅级干部,完全属于省委领导,省委组织部管理的,这里面的门门道道,即便是身为丽山市委常委代市长的段昱,也说不上什么话的。

“就这个?你没见到薛谦薛秘书?”李文军抬起眼皮瞟了段昱一眼,若有深意地道。

薛谦?从自己嘴里冒出这个人名来很正常,可是从李文军嘴里冒出来,那可就不正常了,而且还是疑问句,这很显然就是李省长在提点自己呢。

难道说,之前薛谦约请自己一起坐坐的事情,也和高开区主任进常委有关联?

听了李文军的指点,段昱其实一脑子都是一个人的名字——薛谦!可是寻思了半饷,却依旧有些不得要领,想要在追问两句,却发现李文军已经没有了半点再度开口的意思了。

“你如今也可以算是一方大员了,很多事要靠你自己把握,自己好好想想吧!……”许是见段昱想张嘴,却又不敢的模样,李文军伸出剑指毫不客气的点了点段昱,“快点搬,既然帮忙,就要有个帮忙的样子!”

什么意思?段昱总觉得李文军这是话中有话,可是细细琢磨,又难以捉摸。不过,李文军既然着重的帮着点出来了薛谦这个关键人物,段昱便很清楚,自己在丽山市破局的关键就在这个人的身上,而且,怕是谭省长应下自己的改造资金的事情,怕也要落在了此人身上!

忙手忙脚的,段昱这个大市长倒是丝毫不在意自己的劳累,大包小包地足足跑了七八趟,这才终于将李文军送上了车。而南云省政府的官员也都很默契地没有露面,在南云省政局仍然不明朗,而李文军又刻意保持低调的情况下,大家都选择了回避。

看着李文军这一次真的消失在茫茫夜色里,段昱很清楚,此后,在丽山市也好,在南云省也罢,怕是在没有这么一个亦兄亦父的领导来不停的提携自己、指导自己前行了。

“……李省长走了?可惜了啊!”这时薛谦突然不知从哪里冒了出来,出现在段昱身后。

“哟,是薛大秘啊,我正准备给你打电话约你呢!怕你太忙没敢打,你怎么没跟着谭省长啊?”

现在已经是晚上七点多,近八点的光景了,省城是一派华灯闪烁车流如织的景象,一般的公务员此时可能都已早早的就下班了。但作为省长的大秘,人前是真的威风,可是实质上,秘书就是秘书,真正属于自己的时间少之又少,领导随叫随到是必须的,按说此时薛谦应该陪着谭新和出现在各种应酬的场合上。

“说这话就见外了,什么大秘不大秘的,不嫌弃的话你我就以兄弟相称如何?”薛谦亲热地搭上段昱的肩膀豪爽道,看了一眼省委大院不远处走出来的人影,压低嗓门道:“以后我们没准还要一起共事,日子长着呢!今天先联络联络感情,走,一起喝几杯去,不醉不归!”。

一听薛谦这话,段昱心里不由的便是一动,也打着哈哈道:“那我可就是高攀了啊,到了省城,薛哥是主,我是客,我只能客随主便,舍命陪君子了,哈哈!”。

嘴里虽然这样说着,可是上了小车的段昱心里可就真的翻腾开了。官字两个口,这话看要怎么理解了,不过在段昱看来,做官的人,一般说话都很有意思,很有韵味!所谓听话听音,在官场,那是再正常也不为过了。刚刚薛谦的那么一句话,看似就十来个字,可是内里所蕴含的意味,何止是油盐酱醋这么简单!

难道说,这薛谦,也要调到丽山了?根据段昱的联想和推测,这一个结论还真的有七八成的把握!

薛谦带着段昱来的地方,倒是不大,一个四进的院子,装修得古香古色,虽没有星级大酒店那么的富丽堂皇,不过胜在优雅自然,清雅中还透露着丝丝古典大气的范儿,让人一进去就有一种穿越到古代宫廷剧的感觉,最重要的是不像大酒店那样来往人员很杂,很不打眼,倒是很适合段昱他们这种身份的人来。

“……这里,老领导很喜欢,只接受熟客预定,不对外开放的。”一进华源轩的大门,薛谦第一句话就透露了重要信息,这里居然是谭省长经常来吃饭的地方!也由此可以看得出来,对于宴请段昱,薛谦还真的是下了大力气了。

“当真是雅致,难道之前这里是古居?”段昱听到薛谦这话,不仅没有起提谭省长,反而大赞起这华源轩来,“薛哥,说真的,这样的好地方,不是你带我来,我就是到了门口也找不到,小弟我今天可算是见识了!”。

“其实我也来得很少,以后啊,怕是想来,也没多少机会了!走吧。” 薛谦笑笑道。

说是来得很少,但显然薛谦对这里很熟,甚至连服务员都没招呼一声,便直接带着段昱进了一间小包厢。

咦!一进包厢,段昱第一眼,就看到了挂在包厢一侧的一幅字画。字画,段昱没有太大的研究,所以也说不上喜欢与不喜欢,之所以段昱的眼睛没从字画上离开,其实最主要的,还是因为这字画有留款,名字不是别人,正是如今南云省的省长谭新和!

看见段昱第一眼就看到了谭新和的字画,薛谦也没有过多的解释。因为他很清楚,在官场,有时候一句话,一幅字就能够将自己的立场说的很清楚很明白了,更何况自己现在带他来了这里。“我痴长你几岁,既然你喊我一声薛哥,那我就可就不客气叫你段老弟了,你不会见怪吧!”薛谦一边招呼段昱坐下很随意地笑道。

“那是我高攀了呢,哪敢见怪!”段昱虽然有些厌恶官场称兄道弟这一套,但在官场熏陶这么多年,还是知道变通的,不可能为这样的小节去开罪薛谦这位省长大秘。

服务员把酒菜上上来就退出去了,薛谦亲自把盏与段昱对饮起来,却对今晚邀约段昱的意图只字不提,薛谦不提,段昱也沉得住气,只不动声色陪他说些南云官场的闲话。

薛谦没想到段昱这么沉得住气,之前故意透露那些信息,本想等他主动问,哪知段昱就是不问,倒是把他计划的节奏打乱了,“这人是反应迟钝,听不懂我的话外音?能年纪轻轻坐到市长的位置不应该啊?难道说,他是故意的?”,薛谦瞟了不动声色的段昱一眼,一时间也有点拿捏不准段昱的心思,心里也多了两分想法。

从省委大院外段昱一上薛谦的车,其实就一直在跟着薛谦的节奏在走,薛谦就是等段昱主动发问才好控制局面,现在段昱这么沉得住气,倒是让薛谦有点沉不住气了。

“段老弟,你是明白人,今天我约你来,其一是联络感情,其二……就是我不多说,怕是你也猜出个七八分来了吧。”薛谦只得继续试探道。

“啊!还有别的事啊?”段昱故意一愣,装傻到底道:“薛哥,段昱愚钝,你我既是兄弟相称,你有什么事就直说呗!”。

薛谦又被噎了一下,对门外大喊一声:“服务员,把酒撤了,给我们上一壶茶,捎着上点点心。”以此掩饰尴尬,同时借着喊服务生的时刻,用自己的一双小眼不断的观察着段昱,见他脸上没有丝毫的异样,越发有些心里打鼓了。

等服务员上完茶水退出去,薛谦这才缓缓地再度开了口道:“段老弟,实话跟你说吧,谭省长准备让我下去锻炼一下,很可能要去你们丽山市,你觉得哥哥我应不应该去?”。

见薛谦终于露底了,段昱心里猛地一跳,同时心里也对薛谦有了结论,薛谦这个人,不可深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