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七章 不接电话/入仕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其实,最开始段昱也不想大包大揽下来这档子事情的。不仅仅是因为他初到丽山,连一点根基都没有,更是因为他知道伍国光也不是吃素的,这高开区的郑主任居然唯他马首是瞻,那么也就说明,这里是人家的后院。自己这贸贸然的插足,就是用脚丫子想想也能够知道,这一定会是自己吃亏的下场,更可能让自己陷入泥沼,进退两难。

不过,看着大院内的那些看热闹的人,还有不少从楼内的窗户偷偷往外张望黑压压一片的脑袋,再看看眼前这个哭到晕厥的无助弱女子,段昱又怎么可能退缩下去呢。

“市长?!你是——段市长?!段市长,你可要给我这个老婆子做主啊……哇……”一听扶着自己起来的人是段昱,这马启成老婆也不再挣扎着要躺回去了,死死抓住段昱的胳膊不放手号声大哭起来。

“嫂子,马嫂子,咱们先进屋,有事情进屋说,我这不是在这吗,有事你进屋慢慢说,小何,快点来帮把手!”马启成老婆其实不算太老,风韵犹存,徐娘半老,尤其是现在那梨花带雨外加衣衫不整我见犹怜的模样,让被紧紧抱住胳膊的段昱颇觉尴尬。

而之前一直冷眼旁观的干部们听马启成的老婆喊段昱一声段市长,都大惊失色,立刻一窝蜂地围了上来,为首地一名肥头大耳的中年男子搓着手,紧张地道:“段…段市长?您…您怎么来了?……”。

何欢很适时地凑到段昱耳边小声介绍道:“市长,他就是开发区的副主任张国涛,刚才就是他不让送马主任去医院的……”。

段昱瞟了额头上已冒出细细汗珠的张国涛一眼,冷冷地道:“怎么?我不该来吗?还是说你们不希望我来?嗯!……”。

张国涛更加紧张了,嗫嚅着张了张嘴不知该怎么接话,只得把气撒到围观的属下身上,“都傻站着干嘛,还不快点帮把手,将嫂子扶进屋里去,把市长都惊动了!还嫌不够乱啊!……”。

众人七手八脚的将马启成的老婆扶进了一间小会议室,段昱又去看了马启成的遗体,马启成的遗体放在一块木板搭起的简单台子上,上面盖着白布,白布不少地方都被渗出的鲜血染红了。掀开白布,一张满是鲜血的国字脸出现在段昱面前,这张国字脸满是风霜但不乏坚毅,从遗容上看这一定是个有故事的男人,遗体的眼睛圆瞪着,似乎是死不眠目。

“段…段市长,启成同志走了,我们都很伤心,出车祸死的人有煞气,生人不宜久待,您还是到小会议室坐吧,怎么办好启成的身后事还要请您做指示呢!……”紧跟在段昱身后的张国涛紧张地道。

“我是唯物主义者,不信这一套!”段昱不客气地挥手打断了张国涛的话,肃然地在马启成遗体前鞠了三个躬,心里默默地道,启成同志一路走好,我一定不会让你死得不明不白的!

段昱直起腰,瞟了一眼被他训得脸煞白的张国涛,挥挥手不动声色地道:“去会议室吧,我要听取事情经过的详细汇报!……”。

进了会议室坐下,段昱环视一周,见众人都满脸紧张地望着自己,就放缓语气,指了指会议桌旁的座位道:“张副主任,你也别站着了,坐吧,都找地方坐下,马嫂子也坐,大家都在,有什么事情不能摊开了说,好好的说,闹得这满城风雨的,不注意点影响?开发区里面可是连外资企业都有的,难道你们就不怕明天上了外国媒体?那高开区就真出名咯……”。

段昱这么一说,张国涛反倒松了一口气,段昱话语里的意思似乎也不想把事情闹大,毕竟出了这么大的事,真要上了国外媒体,段昱这个市长也要吃挂落,就坐了下来把事情经过轻描淡写地汇报了一遍,意思无非是这就是一起简单的交通意外,他也是不想扩大影响,马启成老婆却无理取闹,这才起了冲突。

听完张国涛的汇报,段昱皱了皱眉头没有马上表态,沉吟片刻道:“就算是交通意外,那启成同志的遗体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没有第一时间送医院抢救呢?……”。

“市长,出了这样的意外,我们大家都很遗憾,很悲痛,人死不能复生,再送医院有什么意义呢?不让动马副主任的遗体,那其实都是公安局的指导啊,我们也是为了案件侦破才不得已为之啊……”张国涛一脸小心翼翼的模样,可是话里话外却格外的壮实,丝毫没有刚开始的胆怯了。

“张国涛,你个王八蛋!你胡说,我老公要是早点送医院,怎么可能死了,是你们拦着他没能及时地进医院,才会让他死掉的!”听到张国涛这话,还不待段昱有什么表示,在他一旁一直小声抽泣的马启成老婆突然一下子跳起身来,尖叫一声,伸出手来就要去抓张国涛的脖子。

“嫂子,我说的都是真的,你不相信,可以去警察局问问……”张国涛哪里肯给马夫人抓住,立时站起来就要跑。

眼看现场马上就又要乱成一锅粥的情形,段昱的脸色骤变,用力一拍桌子怒喝一声:“够了!都坐下!”。

伴随着一声段昱大喝,不管是张牙舞爪的马启成老婆还是振振有词的张国涛都大吃一惊,有些惊惧地重新坐了下来。

“我说了,有事情坐下好好说,你们都是明白人,难道不知道,这事情发生了,就要解决,你们这样吵来吵去,有用么?闹来闹去能解决问题么?对了,发生这么大的事,我怎么没有看到你们的一把手啊?小何,去给郑主任打个电话,就说我说的,让他过来!”段昱威严地扫视了众人一圈,突然发现高开区的一把手郑耀仁居然不在,立刻意识到了反常。

此时,已经是夜里十二点钟了,要不是马启成的老婆拦着大门,不让任何高开区委大院的人离开,怕是在场的人早就去睡觉了。可是段昱才不管现在是几点钟,高开区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这位郑主任居然连头都不冒一下,说明什么?

“你们都先冷静一下,好好想想,我先打个电话!”段昱想起了郑耀仁,也就想起了身为分管高开区责任人的副市长郑吉师。这位郑副市长,虽然不是常务副市长,可是也是政府这边进常委的两个副市长之一,分管科学文化、卫生体育和对高开区的管理。按说高开区出了事,他也应该第一时间赶来现场的,居然也没出现,实在是太反常了。

给郑副市长打电话自然不能太随意,虽然郑副市长名义上是他的下属,但却更是在市委常委会上拥有表决权的市委常委,段昱也不可能颐指气使地当着众人给他打电话,准备走到会议室门外去打。

刚出会议室门,何欢就拿着手机迎了上来,小声道:“市长,郑主任的电话无人接听……”。

段昱皱了皱眉头倒是没有马上发火,到了一定级别的领导,一般是不接听陌生来电的,又到这个时间点了,何欢用他自己的手机给郑耀仁打电话,郑耀仁不接也是情理之中的事,就强压火气道:“那我亲自给他打!……”。

不过,让段昱万万没有想到的事情是,自己的一个电话打过去,人家郑耀仁居然也不接他的电话!这样的事情,段昱还真的是第一次遇到!也不由的气的他大牙紧咬!

当着何欢的面,段昱倒是不好雷霆震怒,挥挥手道:“我再给郑副市长打个电话,他是分管领导,应该能联系上郑耀仁……”。

这时段昱突然发现一旁的何欢一副欲言又止的表情,心中一动,停止了按手机键,问道:“小何,你是不是有什么话要说?……”。

何欢有些腼腆地搔了搔自己的脑袋,犹豫了一下,触碰到段昱那威严的目光,这才又开了口,“市长,据我所知,郑主任和郑副市长是堂兄弟……”。

什么?!何欢这话一出口,猛地就把段昱吓了一跳。段昱可是从来没有想过,这郑耀仁不仅和伍国光有关联,居然还和郑吉师有这么亲密的关系,如此错综复杂,看来这丽山官场这潭水还真不是一般的深啊!

不过这样一来一切都解释得通了,为什么郑耀仁和郑吉师都没有出现?为什么郑耀仁敢不接自己这个市长的电话?只怕他们之间早有默契,说不定此时两人就在一起呢!

果然段昱再拨打郑吉师的电话,同样也是无人接听,段昱眼中寒光大盛,这是对自己这位新市长权威的严重挑衅!连个开发区主任都指挥不动,无疑会让自己成为丽山官场的笑柄,而郑耀仁和郑吉师则完全可以推说手机没带在身边,所以没接到电话,让自己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