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九章 秘书人选/入仕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段昱皱了皱眉头,正要说话,眼睛余光突然注意到站在外围的何欢正对着他挤眉弄眼,还不时地微微摇头,心里一动,到嘴的话立刻收了回来。

这里面有事儿!郑耀仁的态度也有些反常,而自己目前所获得的信息也十分有限,在这种时候盲目表态,不仅不能查清事件真相,还可能让自己陷入被动!

想到这里段昱抬起手腕看了看表,话锋一转道:“时间不早了,事情发生在高开区,当然应该由你这个高开区主任负责处理,难道还要我来帮你擦屁股啊?!我就两点要求,认真调查,妥善处理!事后我要看详细报告!……”。

段昱这样做并不是准备完全放手不管,而是以退为进,只有这样才能让躲在幕后的黑手放松警惕,露出破绽,让自己变被动为主动。果然他这一番话说出来,郑耀仁眼中本来带着希冀的目光一下子又变暗淡了下来,不过也明显松了口气。

“就这样吧,明早还有个会,我就先走了,事情呢,郑主任,你尽快办,毕竟这大热天的影响不好……” 段昱又交代了几句,根本不理会在场诸人讶异的神色,直接带着何欢出了高开区的大院。

“小何,刚刚你对我使眼色是不是有什么话要说?……”走出院门,见旁边没其他人了,段昱忽的停住了脚步,回首问了何欢一句。

“市长,是这样,刚才我公安局的一个朋友给我发信息了,撞死马主任的肇事司机已经自首了!……”何欢指着手机上的一条信息道。

“什么?!”段昱眼睛猛地一睁,精光乍泄!肇事司机居然自首了!看来幕后黑手早已布置好一切,自己刚刚如果贸然插手,大张旗鼓地要调查真相,而肇事司机却主动自首了,无疑会让自己给人留下一个办事毛躁的话柄,此事郑耀仁想必早已知晓,却故意把自己往风口上推,果然阴险啊!

由此再联想到郑耀仁和郑吉师的关系,和伍国光的关系,段昱感觉自己已经被一张无形的大网网住,自己的一言一行都在对手的眼皮底下,而毫无根基单枪匹马的自己则变成了睁眼瞎子聋子,自己只要一步行差踏错,就会被对手紧咬不放。

刚才多亏了何欢的提醒才让自己免于被动,这让段昱对这个机灵的小伙子产生了一些兴趣,笑笑道:“小何,你消息挺灵通的嘛,对了,郑副市长和钱副市长的关系怎么样?……”。

这话,本来段昱是不应该问出口的,因为一个不好,打听市政府领导成员之间的关系的话风传出去了,那对于他自身的形象还是有不小的影响的。

不过,之所以段昱会这样问何欢,其实这里面也是有着他自身的考量的,一个就是因为何其胜,这位前财政局局长既然好心地将这件事告诉自己,那么就表明,在一定程度上立场是倒向自己了,虽然这位已经过气了,可是虎死威犹在,在某种程度上来说,他在丽山还是有一定影响力的。

至于第二点,那就是段昱也想试试这个和自己年龄差不多的小伙子,反正自己此刻也好似孤家寡人一个,哪怕多一个小帮手,多一个消息渠道,那也是好的。

何欢有些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道:“市长,这个我真不太了解,不过我听说,有几次常委会议上表决,钱副市长都投了弃权票……”。

这话,乍一听起来好似没有什么,可若是你仔细的琢磨一下,你就会发现,这里面有事儿,而且怕还不是小事儿!郑吉师既然和郑耀仁是堂兄弟,那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他就是伍国光的人。

段昱现在孤立无援,要直接和伍国光掰手腕肯定是必输无疑,但起码首先要把市政府这摊子掌控住了,而市政府领导班子里除了段昱还有两位市委常委,一位是郑吉师,还有一位就是常务副市长钱启申!郑吉师是伍国光的人,如果钱启申也是伍国光的人,那自己这个市长就难当咯!所以段昱才会有此一问。

听了何欢的回答,段昱眼睛一亮,既然钱启申弃权,那也就说明,他这个人不是伍国光那一方的,或者说并没有完全的投靠。得道多助!只要不是敌人,那就可能是自己的朋友!身为官场上的一员,这一点段昱还是很清楚的。

不过,对于钱启申这个人,段昱并不了解,还是决定慢慢观察一下。毕竟说起来,何欢的地位还是有些低了,听到的也仅仅是一些浅层面的小道消息。

由于实在太晚了,所以段昱也没回家去吵自己的父母休息,而是直接让何欢给自己在丽山宾馆开了一个房间,好好的睡了一觉。

第二天,段昱起床洗漱完毕开门正准备出门,就发现何欢提着早点等在门口,眼睛里全是血丝。段昱心中涌过一丝暖意,这个小伙子不错啊,机灵勤快,会来事,倒是个不错的秘书人选。

原本段昱是准备把自己原来的秘书张文伟调过来跟自己的,所以一直没定秘书人选,但是现在看来倒是不太合适了,自己在丽山根基未稳,把张文伟调过来只会授人以柄,而且张文伟不是本地人,同样没什么人脉,能帮到自己的地方也有限,倒不如这个何欢合适了。

“小何,你怎么在这里啊?昨晚没休息好吧!辛苦了,快进来坐!……”。

“没事,我习惯了!市长你快吃早餐吧……”何欢手脚麻利地把早点帮段昱在茶几上摆好,腼腆地挠了挠头道。

既然准备把何欢收做秘书,段昱也就不客气了,坐在茶几边吃起早餐来,又亲切地招呼何欢坐下一起吃。

“我早吃过了,这早点是我在咱们市里的百年老店九华斋买的,排了半个小时队才买到呢,市长您尝尝看好不好吃……”何欢却没有坐下,用一次性纸杯给段昱倒了一杯开水放到茶几上,就恭谨地侍立在一旁。

段昱看在眼里,对何欢的评价又高了一筹,一边吃着早餐,一边随意地问道:“对了,小何,你在哪个单位工作啊?今天不用上班吗?……”。

何欢心里狂跳不已,段昱这样问意思就很明显了,强做镇定地回答道:“报告市长,我是丽山日报的记者,主要跑政法口的,时间比较自由……”。

原来是当记者的,怪不得消息这么灵通,要当好一名记者可不那么容易,不仅要有深厚的文字功底,敏锐的洞察力,社会经验也要够丰富,否则根本混不开,段昱越发满意了,心里也了决定,点点头道:“既然这样,我身边正好缺人,你就先跟着我吧,我会让周秘书长跟日报社那边打招呼,先借调,再慢慢办正式调动手续……”。

何欢自是喜出望外,当一名普通记者和当市长秘书自然完全不能比,不说一步登天,也绝对算得上是鲤鱼跃龙门了,虽然暂时只是借调,但只要得到段昱的认可,那前途就是一片光明了。

刚跟了新老板,何欢自然要好生表现一下,小心翼翼地汇报道:“市长,我听说昨晚的事已经被郑主任平息了,高开区决定向马副主任家属赔偿工伤意外抚恤金一百万,另外再安排马启成老婆家的两个亲戚进高开区职能部门工作……”。

段昱吃早餐的动作停顿了一下,这么快!郑耀仁如此迫不及待地要把事情平息,为此不惜开出如此优厚的条件来安抚马启成的家属,马启成老婆得了甜头自然不会再闹了,可九泉之下的马启成能瞑目吗?!这里头一定有猫腻!

不过现在段昱要插手调查此事只怕也难有头绪,只会打草惊蛇,所以段昱只是微微停顿了一下,就继续吃起早餐来,语气平淡地道:“哦,小何不错,有心了,还有没有什么消息?……”。

“还有就是有关郑副市长的消息,听说今天一大早,去省城了……”何欢得了夸奖,积极性更高了,恨不得把打听到的消息一股脑全倒出来!

嘶!段昱倒吸了一冷气,昨天还在丽山医院,今天就去省城了?段昱越听越觉得事情有些古怪,古怪得离谱!

“知不知道是什么病?”

“听说是心脏病,不过应该没有什么危险性……”

心脏病,这病有和没有有太大的区别么?一听何欢嘴里说出的病的名字,段昱便已经隐隐的判定了,这郑耀仁、郑吉师,还有马启成事件,背后一定有自己不知道的事情!

不过,不管怎么说,自己现在还没陷足其中,还不至于太被动,完全可以进退自如,这就是好事儿,至于说这些人背后是不是在算计自己,还是什么,等等看,也就清楚了。

一想到薛谦就要来丽山了,丽山这潭浑水只怕会更浑浊,斗争也会更激烈,一场好戏就要开场了!想想要是伍国光这头坐山猛虎和薛谦这条过江猛龙斗起来,或许就没有精力来打压自己了吧,自己正好腾出手来做点实事,想到这里,莫名的,段昱的心情又好了许多,嘴角也微微翘了起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