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一章 何其胜的心机/入仕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既然要倚重这位老将,段昱自然也不能失了礼数,连忙站起来迎了上去,一边同何其胜热情握手,一边打着哈哈道:“何……老哥,别人送礼我不敢收,你这礼物我收下了!快请坐,小何,赶紧给你叔泡茶,用我柜子里单独放置的龙井茶,那可是我从李省长那里死皮赖脸讨来的好茶叶!……”。

以前段昱对于何其胜的了解其实都是面上的,现在看来这位老财政局长其实还是很有心机的,比如昨天他昨晚打的那个电话,再比如他昨晚让何欢在高开区外等自己,再比如他送的这个西瓜……那都是别有深意的,段昱相信,何其胜的一个西瓜,很快就会传遍整个政府上下,市政府上下也都会知道他何其胜和段昱关系不一般!

对于何其胜的这些小心机,段昱倒是并不反感,人都是有私心的只要不违反原则,比如何其胜昨晚让何欢等自己,就是为何欢的前程铺路,但如果何欢不能入段昱的眼,这心机自然就白费了,而何欢既然能入段昱的眼,也就是为段昱找了个好跟班,对双方都有利。

而段昱既然已经决定让何欢给自己当秘书,那么早一些晚一些的让何其胜站过来,别人知不知道何其胜和自己的关系,其实也没有太大的区别,因为明眼人一看都知道,何欢其实就代表着何其胜!而从另一角度来说,段昱在丽山市需要帮手,这个帮手必须熟悉丽山官场,能看透官场斗争背后的玄机,所以何其胜这个人,越是骨子里深沉,那对于段昱想要掌控丽山的全局来说,越是好事儿。

但是任由部下在自己面前玩小心机,这却是不能放任的,所以段昱也要小小地敲打何其胜一下,否则倒要被何其胜小瞧了,所以段昱招呼何其胜坐下,就点了点何其胜打着哈哈道:“我说老哥啊,你昨天可是给我出了一个难题啊,明知道我刚来丽山,两眼一抹黑,电话里也不把话说透了,我差点可就掉进沟里了……”。

段昱这话看似轻描淡写,却是话里有话的,你何其胜的侄子,想要进步,我段昱给了你台阶,反正我也正好需要一个好跟班,我不怪你,可是你明知高开区的事是滩浑水,却不把厉害关系先说清楚了,让我自己去趟,这样做就有些不地道了吧!

何其胜,作为上一任财政局的局长,也是上一任市委书记韩成功最为得力的干将,在韩成功调走后没了靠山但还能在伍国光的大清洗下全身而退,肯定是很不简单的。他昨天打电话告诉段昱高开区的事,其实也是一种试探,要是段昱连这么点小沟小坎都过不了,那就不值得他投靠了。

被段昱点破心机,何其胜也不由老脸一红,对这个年轻上司的评价又高了一筹,连忙朝段昱拱手赔罪道:“市长,老朽这点小心思自然逃不过你的法眼,我这把老骨头虽然不中用了,不过好歹在丽山混了这么多年,眼睛还是不瞎的,以后只要市长还有用得着我的地方,我保证,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就算榨干我这把老骨头也在所不惜!……”。

这就是明打明的表忠心了,段昱哈哈一笑道:“老哥言重了,不过我虽然是丽山人,但是对这丽山官场的门道啊,却是两眼一抹黑,我这个市长不好当啊!老哥你在丽山德高望重,就是本活字典,我还真有很多事情要好好向老哥你请教呢!……”。

一旁的何欢也是有眼色的,知道段昱和叔叔肯定要谈正事了,自己不宜旁听,连忙道:“叔,您喝水!市长,您们先聊,我再去催催周秘书长,看看市长办公会具体定到什么时候开?……”。

真的是有什么叔叔,就有什么样的侄子!何欢这话听着平常,却是有意无意地把重要信息当着段昱的面传给了他叔叔!段市长要有动作了,要开始发号施令了!这点小心思自然也瞒不过段昱,似笑非笑地瞟了何欢一眼,微微点了点头,示意他可以出去了。

“市长,小欢还年轻,不懂事,给您添麻烦了……”看着何欢从办公室里走出去,何其胜的脸色可不那么好看,心里更是将自己的这个侄子给骂了个狗血喷头,这些话也是你能说的么?最起码也不是现在能说的吧?!我这把老骨头在段市长面前玩点小心机无伤大雅,你是段市长的秘书,自然一切以段昱马首是瞻,有些话就是连亲人也不能说,嘴巴不严谁敢用你当秘书?!在段市长面前卖弄你那点小聪明,那不是自毁前程吗?!所以何欢的行径看起来很讨好很聪明,可是看在何其胜这样的老油条眼里,那就是没政治头脑!幼稚!

段昱轻轻摆了摆手,笑道:“老哥客气了,何欢很不错,我还要感谢你给我找了个好帮手呢!年轻人嘛,历练历练自然成熟了,说起来何欢和我年纪差不多,你说他就等于说我哦,哈哈!……”。

何其胜又是老脸一红,连忙道:“岂敢,岂敢,我见过的年轻领导也不少,但像段市长这样年轻有魄力的领导,那是头一份!……”,何其胜心锐诚服地朝段昱竖了竖大拇指,感叹道:“我是老了,唯一放不下的就是这小子,我们老何家三代单传,我和我两个哥,下面就他这一根独苗,说起来,小欢还是吃着我们三家饭菜长大的…我就把他交给你了,你尽管使唤敲打,做得不好,我替你抽他!……”。

也不知道想起了什么,何其胜言语间有些唏嘘,有些落寞。

段昱无意窥探人家的家事隐私,连忙错开话题道:“老哥你就放心吧,何欢机灵能干,将来肯定比你走得远。对了,我今天找你来,是想向你了解了解丽山事的人事情况,特别是常委班子里的那几位,以后我少不了和他们打交道,多些了解也好把握分寸……”。这话就问得有点深了,这也是段昱向何其胜传递要倚重他为心腹的信号。

何其胜却没有马上接话,段昱倚重他为心腹,他答话自然也要慎重了,因为他知道他的回答,很可能会影响到段昱对丽山官场的判断,对整个丽山政局产生极其深远的影响!

沉吟了好一会儿,何其胜才抬起头,面色凝重地望着段昱道:“市长,感谢你对我的信任,人前背后不说人,我怎么说都是我个人的主观判断,难免有不客观的地方,耳听为虚,言见为实,你刚来丽山,平时又日理万机,还不曾到下面走动过,我看今天天气挺好,不如我陪你下去走动走动如何?……”。

“这个……”段昱顿了顿,他本来想尽快召开市长办公会,把市政府这摊子先抓一抓,并没有下去调研的计划,但瞟了一眼满脸凝重的何其胜,忽然间段昱好似明白了一些什么。

何其胜,官场老鸟一只,说话做事必有深意,尤其喜欢打机锋,自己问他话他居然不直接回答,却要让自己下去走走,肯定是要向自己爆猛料了,而且这料还不是一般的猛,多半牵扯颇大,所以才一定要自己亲自去看。而他这一举动是不是间接提醒自己,自己是不是太急了,先不忙动作,把情况摸清楚再说呢?

想到这里段昱就用力一拍大腿道:“行,耳听为虚,言见为实,我也是该下去走走了,我先把手头的事安排一下,咱们这就走!……”。

说着段昱就拿起桌上的内部电话,直接打到了周洪涛办公室。毕竟市长外出,肯定是要跟秘书长交待一声的。

周洪涛正在坐在办公桌前发愣,今天段昱的一番敲打让他胆战心惊,越发把握不准风向了,一见来电显示是市长办公室的,立刻一个激灵站了起来,还以为段昱又打电话催办市长办公会的事,拿起话筒不等段昱开口,就忙不迭地道:“市长,开会的事,我正在安排,正在安排,最快明天就能召开市长办公会了……”。

“哦,这事不急,我现在临时有点急事,要出去一下,有事你打我手机,市长办公会有时间再开!……”段昱随意地说了几句,就挂断了电话。

刚才还催得火急火燎的,现在怎么又不急了?段昱随意的几句话却让周洪涛拿着话筒定定地站在那里琢磨了半天,越发搞不懂这位新市长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了?!

跟周洪涛交待完,段昱就带着何其胜一起下了楼,走到楼下,机灵的何欢已经自己开了一辆奥迪A4打开驾驶后座的门在楼下候着了。

看到何欢这个举动,段昱又微微点了点头,自己跟何其胜外出私访肯定不宜大张旗鼓,让政府车队的司机开车难免走漏风声,何欢亲自开车就把段昱这层顾虑给消除了。

何欢这样做,肯定是得到了何其胜的指点,何其胜把事情搞得这么神神秘秘,到底是想向自己爆什么样的猛料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