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六章 谁来了?/入仕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所以伍国光也只能硬憋着,憋得脸色都有些发紫了,他不停地频频看表,段昱却装作没看见似的,继续滔滔不绝的“表态”,开玩笑,他大学时可是得过全省大学联合演讲比赛冠军的,再加上这些年的官场历练,这口才当真不是盖的,你让他说两个小时他都不带停的。

最后还是唐小峰回来才把伍国光从段昱唐僧念经般的表态中解脱出来。唐小锋想着伍国光今天肯定要借这机会给段昱上上课,而且时间肯定不会短,正好借这去市委办送文件的机会躲躲懒,出了这间办公室,他可是市委书记的大秘,走到哪里不得被人逢迎奉承着,好烟好茶地招呼着,不比在这里受冤枉气强得多啊!所以在市委办跟下面的工作人员吹牛打屁混了个把小时,估摸着段昱应该已经离开了,他这才回来。

伍国光见唐小峰回来,可算找着出气筒了,用力一拍桌子指着他怒斥道:“小唐,你怎么回事啊?!送个文件去了个把小时!个把小时得耽误多少事啊!太不像话了!……”。

唐小峰一进来又被没头没脑训一顿,也不敢还嘴,嗫嚅着可怜巴巴地站在那里任伍国光训,段昱见此情形暗暗好笑,他知道伍国光这番话是训给自己听的,就一本正经地道:“老伍书记,我知道你事情多,事情忙,可你别发脾气啊,我口才不好,没你老人家这出口成章的水平,我刚才的表态可能没表得太清楚,你是不是不太满意啊,要不我再重新给你表一遍?……”。

还表一遍?!伍国光差点血冲头顶直接倒地,心说你小子也太记仇了,再听下去我这心脏病非得让你说出来不可,你小子还敢说你口才不好,你要口才不好,这天底下的和尚都不会念经了!连忙摆手道:“满意,满意,你这态表得很好,很清楚,是这样,我今天还有点要紧事,咱们今天就先聊到这里吧……”。

说着又赶紧朝唐小锋使了个眼色,唐小锋当秘书的,这点眼色还是有的,赶紧接话道:“是啊,段市长,伍书记今天还要接待一位重要外商,时间已经过了,这招商引资可是大事,耽误不得的……”。

看着伍国光憋成了猪肝色的脸,段昱也差点笑出声了,而唐小锋编的这个蹩脚的理由也让他暗暗腹诽,招商引资属于政府职能,你这书记是在抢我的活啊!就装作没听懂一样继续道:“说到这招商引资啊,这也是我们市政府的一项重要工作,正好,我借这个机会把我们政府那边关于招商引资的一些思路再向伍书记你汇报一下,保证不占用你太多的时间,就几句话功夫……”。

就几句话功夫?谁知道你这一句话要说多少的时间啊?伍国光已经被段昱说得想死的心都有了,他是真被段昱念怕了,狠狠地瞪了唐小锋一眼,心说你这蠢货编个理由都不会编,招商引资属于政府职能,你这不是刺激他吗?你再刺激他,他不疯我倒要疯了,连忙按住段昱的话头道:“这招商引资工作还是以你们政府那边为主,有事你自己看着办好了,小唐是搞错了,我不是要去见什么外商,是中央一位领导下来调研,正好路过我们丽山市,我必须要去陪一下……”。

唐小锋也连忙跟着转口风,用力拍着自己的额头道:“是,是,是我记错了,是中央领导,不是外商,不是外商,瞧我这记性,真该死!……”。

伍国光连中央领导都搬出来了,段昱还继续捉弄他也就有点不合适了,而他今天来的目的也早已完成,伍国光已经把这烫手的山芋接过去了,也就不为己甚,站起来告辞道:“既然这样,我就不耽误伍书记你见中央领导了,有机会有时间我再来单独向伍书记你汇报工作……”。

一听段昱还要来单独“汇报工作”,伍国光有些急了,连忙道:“以后除了重大事情汇报,一般的事情打电话通气就好了,长话短说,我忙,你也忙,大家的时间都很宝贵嘛……”。

总算把段昱这个瘟神给送走了,伍国光的脸瞬间黑了下来,冷笑道:“这小子嘴皮子倒是挺厉害,半点亏不肯吃,可光嘴皮子厉害有什么用?官场是讲实力的,以后有你小子吃亏的地方!……”。

一旁的唐小锋赶紧奉承道:“那是,这小子哪里斗得过老板您啊,老板你要让他吃亏,多的是机会!……”。

伍国光却不领情,揉了揉脑门,扬起手上的腕表对唐小锋晃了晃,呵斥道:“看看这都几点了,还不赶紧去安排车,打电话去丽山大酒店开个包房,点几道滋补菜,饭后给我安排一个好一点的女按摩师给我好好做个头部按摩,刚才给那小子念得我头疼病又犯了!……”。

跟伍国光打嘴皮子战打了一个多小时,等段昱出来已经过了上午下班的时间了,连饭点都误了,段昱不停地说了这么久,口也干了,肚子也有点饿了,快步走回办公室,准备叫上何欢去市政府大食堂看看,还有没有剩饭剩菜对付一顿算了。

段昱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却发现在办公室的茶几上居然摆放了五六个饭盒,饭菜都已经摆好了,菜还挺丰盛,有段昱最爱吃的红烧肉,辣椒炒蛋,玉米炖排骨汤,小菜则是白灼菜心,空心菜,看得饥肠辘辘的段昱口水都快流出来了。

这应该是何欢提前做的准备,段昱暗暗点头,有个机灵点的秘书就是省心,往常误了饭点,自己通常是泡一碗方便面就对付过去了,不过这么多菜自己一个人也吃不了浪费了啊,嗯,得跟何欢说说,以后不能这么浪费,节俭点好。

这时段昱突然觉得有点不对了,因为他居然没在房内看到何欢的人影,门却大开着,按说何欢不应该这么不负责啊,把自己这个老板丢在这里一个人吃饭自己倒跑了!

“什么情况?这个何欢搞什么鬼?”段昱嘀咕着,却耐不住饥肠辘辘,快步走到茶几前坐下,拿起筷子准备开吃了,突然一阵香风从门板后扑来,一双雪白滑嫩的纤手蒙住了他的眼睛,一阵银铃般的笑声响起,“咯咯,猜猜我是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