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七章 最浪漫的事/入仕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听到这熟悉的声音,闻着这熟悉的香水味,段昱身躯一颤,这声音,这香味太熟悉了!还能有谁?自然是让他魂牵梦绕的李梦雪了!

段昱强忍心头的激动,故意装做猜不出的样子笑道:“嘿嘿,我猜啊,一定是何欢是不是!何欢你太调皮了啊!你今天打的香水味道倒是挺好闻啊!……”。

“何欢是谁?!”本来李梦雪还满脸笑容地捂着段昱的眼的,一听段昱这话,立刻松了手,叉着腰满脸狐疑怒目圆瞪地望着段昱,主要何欢这个名字确实有点女性化,而李梦雪进来的时候,何欢也只跟李梦雪介绍自己是小何,是段昱的秘书,所以李梦雪根本没往他身上想。

“梦雪!是你啊!你怎么来了?!何欢是谁?我不知道啊!刚才一时口误,说错了……”段昱睁开眼睛,满脸欣喜地望着李梦雪,饭也顾不上吃了,筷子一丢就要向李梦雪的纤腰搂去。

“休想蒙混过关,老实交代,何欢到底是谁?!”李梦雪生气地一把推开段昱,不依不饶地娇嗔道。

“咦,我怎么闻到空气有股酸酸的味道,是不是你身上的?”段昱强忍笑意,不停地抽动着鼻翼,捉狭地朝李梦雪身上一顿乱拱。

李梦雪被拱得奇痒无比,直想笑,却不想就此放过段昱,挥手把他拍开,嘟着嘴道:“你到底说不说,不说我可真生气了啊,我可要走了啊!……”。

“别走,别走,我说我说,何欢啊……他就是我的秘书啊!你刚才进来的时候应该已经见过了啊,怎么,男的你也吃醋啊?!”段昱再也忍俊不住,放声大笑起来!

“啊,他就是何欢啊,扑哧!”李梦雪也没想到会追问出这么个答案,扑哧笑出声来了,这一笑端的是如牡丹花开百媚生,把段昱都给看痴了,李梦雪触碰到段昱灼热的目光,俏脸不由一红,伸手就去打段昱,“你坏死了,捉弄人家!……”。

刚才李梦雪自然也不是真生气,她知道段昱不可能背叛自己,刚才那副吃醋的做派也不过是增加一点情侣之间的小情趣罢了,这纤纤玉手打在段昱身上也像拍棉花似的,浑然无力。

段昱一把抓住李梦雪的柔夷,顺手用力一拉,就把那柔若无骨的娇躯抱了个满怀,对着那娇艳欲滴的红唇就吻了下去……李梦雪嘤咛一声,刚开始还欲拒还迎地拍打着段昱,后来身子越来越来软,整个人完全无力地挂在段昱身上一样,任由段昱轻薄……

“呜呜…不要…不要啦……段昱,求你了,不要再弄了,一会要是被人看到那不羞死人了……”李梦雪感觉到段昱的大手不断的在自己的腋下和肋骨上游走,在自己柔美的娇躯上上下肆虐,渐渐的,就有些收不住手了,甚至开始向着李梦雪的某些敏感地带进击,想推开他却浑身无力,无比娇羞地呢喃道。

看着李梦雪那绯红的小耳垂,段昱现在最想的就是抱着美人好好亲热一番,释放男人最原始的欲.望,至于说什么伍国光,什么谭新和,甚至是李克定都给他忘在脑后了。

他恨不能时间永远停留在这一刻,和自己最爱的人融为一体,其他什么都不重要了,只不过,段昱也知道,这里是市政府,是他的办公室,虽然一般没有人敢乱闯市长办公室,可是段昱毕竟还是有理智的,有自己的原则底线,而且这样对李梦雪也是一种不尊重。

他要把这最神圣的一刻留到他和李梦雪的婚礼上,所以这些年他和李梦雪虽也偶尔有过亲密行为,但却一直止乎于礼,没有突破最后那道防线。

“好吧,今天就放过你,不过为了补偿我,你要喂我吃饭!”段昱恋恋不舍地放开李梦雪,嘿嘿笑道。

一听段昱说喂饭吃,本来就有些嗔羞的李梦雪脑子里就浮现出了他们曾经玩过的嘴嘴亲亲喂饭的情形,一想到那种亲密无间的情形,更是让她羞不可耐,“你去死,我才不喂你呢,你又不是小孩儿!”

“嘿嘿,你不是说我睡着了像个孩子么,现在我睡着了,来……”段昱越是见到李梦雪娇羞不已的模样,越是忍不住的想要逗弄她,谁让李梦雪的白皙粉靥越是绯红,越是让人看得难以自已呢。

“嘶!你谋杀亲夫啊!”不过,终究段昱也没品尝到那樱桃的美味,反而给李梦雪狠狠的一把,拧得自己不得不张开了眼睛。

“快点吃饭了,趁热吃,都是你最喜欢吃的菜……”,一向温柔体贴的李梦雪,在照顾人这方面而言,当真是让段昱都说不出二话来,每次段昱都会给李梦雪这样的温柔所俘虏,不能自拔。

“梦雪,你真好!”段昱发自内心地赞叹道,却发现李梦雪有些走神,用筷子夹了一块红烧肉递到了她的嘴边,“梦雪,你也吃啊,别老是看着我吃,你怎么了?是不是有心事……”

“啊,没…没有啊,你吃吧,我不饿……”

很了解李梦雪性情的段昱知道,她心里肯定是藏着事儿呢,可是她不会说,因为她不想让自己担心。别看李梦雪性子柔弱,骨子里却是极其执拗的,这也是为什么这些年来李克定一直想棒打鸳鸯,却始终不能把她和段昱拆开的原因。如果她不想说的事,你就是想撬开她的嘴巴也是徒劳。

“梦雪,这些年真苦了你了!”所以段昱也没有继续追问,放下筷子,抓起李梦雪的柔荑,柔声道。段昱心情也有些阴霾,眼见他和李梦雪都老大不小了,但他和李梦雪的婚事李克定却始终不肯松口,这也让他对李梦雪感到深深的愧疚,爱一个女人,却不能给她一个完美的婚礼,给她一个幸福的未来,这对一个男人来说,无疑是一种耻辱!

“放心吧,梦雪,我一定会娶你的,不过,就怕到时候我变成了白胡子老头,你不再喜欢我了!”为了缓解一下有些凝重的气氛,段昱开起了玩笑。

“胡说!好像谁稀罕嫁给你似的!”果然一听段昱这话,本来还有些黯然的李梦雪顿时被逗乐了,白了段昱一眼,娇嗔道:“再说你要成了白胡子老头,我不也成了白头发老太太了吗?!我才不想变老呢!”。

“是,是,是我胡说,该打!我们家雪儿永远年轻漂亮,怎么会变老呢!”段昱装模作样地在自己脸上扇了几下,嬉皮笑脸道。

“扑哧!”李梦雪再次被段昱滑稽的表情逗乐了,脸上的些许忧郁也终于阴消云散了,满脸柔情地回望着段昱,无比坚定地道:“就算真有那么一天,我也不后悔,就像歌里唱的,最浪漫的事就是和你一起慢慢变老!……”。

有情若此,夫复何求!段昱只觉心底最柔软处一疼,感动得无以复加,却不想再勾起李梦雪的伤感,强忍着没有让眼泪掉下来,岔开话题道:“梦雪,我向你保证,我一定会给你一个最盛大的婚礼,而且这一天一定不会让你等太久的!好了,不说了,吃饭!……”。

“好,吃饭!”

放开心结的两人吃着饭,还不时甜蜜地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你喂我一口,我喂你一口,说不出的柔情蜜意,连饭菜凉了也浑然不觉,只感觉是世间最甜蜜的美味。

“梦雪!”

“恩!”

“梦雪!”

“恩!”

“梦雪,吃菜!”

“恩……”

段昱有些时候,很喜欢不停地喊李梦雪的名字,而且也很喜欢静静的听她“嗯”来“嗯”去的声音,每当这一刻,段昱就觉得自己和李梦雪的心很近,人很近,一切的阻挠,一切的世俗,都不能够阻挡自己接近她、靠近她、呵护她!

这样的对话在外人听来简直是有点神经质,但这对情根深种的情侣却是甘之若饴,因为这个时候任何言语都显得有点多余了,他们很享受这份两人独处的宁静,简简单单的一应一答就已经胜过千言万语了。爱,你知,我知,足矣,哪里需要什么海誓山盟呢!

时间就这样在两人深情的对视中一秒秒过去,这时门外突然传来“夺、夺”的敲门声,将这份难得的宁静打破了,段昱皱了皱眉头,抬起手腕看了看表,还没到上班时间,一股无名火起,心说是谁这么不知趣呢?这个时候来打扰!

还是李梦雪善解人意,满脸羞红地站起来,推了他一把,“我来收拾,你去开门吧……”,说着就手脚麻利地收拾起茶几上的饭盒来。

“梦雪,你别收拾了,一会儿我让小何来弄,你从省城来,开了这么久的车也累了,到里面的小卧室里休息一下吧,我忙完了叫你,晚上带你去看丽山市的夜景……”市领导办公室都是配有小卧室和单独卫生间的,方便领导工作累了休息。

等到李梦雪进了小卧室,段昱才去开门,毕竟瓜田李下,在自己的办公室出现一位女眷传出去终归是影响不好,虽然自己心中无鬼,但谣言的可怕就在于它能让一件很正常的事完全变味,自己刚来丽山市,能避免的还是要尽量避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