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三章 雷霆万钧/入仕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周县长,不要急,事情既然发生了,咱们就要解决,而且还要从根子上杜绝!小何,你马上给市人民医院的院长打电话,问一下那位民办教师的情况,一定要尽全力救治,治疗费什么的能减免就减免,不能减免的市财政负责报销,另外帮我记一下,回了市里,如果时间允许,记得安排我去看望一下那位可敬的民办教师,关于这里老师拖欠的工资,周县长你赶紧安排查一下,看看为什么没有发?是哪个环节出了问题?是不是有人挪用了?要一查到到底!再就是这家学校的硬件条件必须要改善了,县财政能不能挤出钱来,实在挤不出钱来就给市里打报告,我亲自批!……”

“至于民办教师解决正式编制的问题,还有这里的学生不愿意读书去矿上打工的问题,因为不是个性问题,可能有点复杂,请周县长你细致调查一下,写个报告直接交给我!……”。

段昱这话说虽然语气听起来并不重,可是话语里的深深寒意还是让周楠情不自禁地打了个寒颤,

安慰了那位女老师一番,将自己随身携带的几百块钱塞进了女老师的手里,段昱这才来了乡政府的接待处,乡里的那些干部何曾见过这么大的领导,一个都紧张得要命,特别看到周楠一直黑着脸,知道一定是出了篓子,吓得大气都不敢出了。

对于这些最基层的干部,段昱倒是没有耍市长威风,甚至连重话都没说一句,与黎城乡的乡书记和乡长见了一面,勉励了几句,便直接到了乡里安排的旅社休息。

周楠却是睡不着了,连夜召集黎城乡的主要领导开会,把黎城乡的一众乡领导给骂了个狗血喷头,把之前段昱安排的那些事都一一落实了。

一夜无话,第二天一早,周楠一起来就已经看到段昱在乡政府的院子里打太极,段昱一看周楠一脸的黑眼圈,眼睛满是血丝,就笑道:“周楠同志,看来昨晚没休息好啊?!”。

周楠本来也是自视甚高的,如今对这位年轻的市长却是真正心折了,处理问题雷厉风行,眼光犀利独到,最难得是这份与他年纪完全不同的淡定从容,自己在他面前倒像个小学生了,有些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道:“市长,我确实是睡不着啊,南和县的问题确实太多了,我感觉压力很大啊……”。

段昱微微一笑道:“周楠同志,看来你这养气功夫还不够啊,事情要做,问题要解决,但首先要保证有一个健康的体魄,来来,我教你打太极拳……”。

两人一边打着太极拳,一边聊着南和县的情况,周楠也谈到了自己如今的困扰,他现在面临的最大难题,就是和县委书记周佐之间关于南和县发展思路的分歧,特别是对于南和县矿场整改问题,两人分歧很大。

周佐是老县委书记了,喜欢摆老资格,还喜欢对政府这边的工作指手画脚,以前的县长就是被他挤走的,现在周楠刚当上代县长,好多工作根本都开展不起来。

听着周楠的抱怨,段昱并没有急着表态,慢悠悠地打着太极拳,微微一笑道:“周县长,好多人都觉得太极是属于老年人的运动,我却不这么看,至柔即至刚,柔也能克刚,这太极拳看似慢而无力,其实却蕴含着无比的力量!……”。

“嗨!”段昱缓缓舞动的手掌突然一抖,旁边一棵如小孩手腕粗的小树应声而断!

周楠大吃了一惊,段昱却已收了拳,用手指点了点周楠道:“走吧,吃早餐去,周佐同志的思想工作交给我来做,任何人都不能阻挡南和县的发展,但是如果南和县的经济发展不起来,我唯你是问!……”。

周楠觉得这位新市长越发深不可测了,虽然不知道段昱有什么手段能让周佐这个老顽固折服,但段昱刚才的话却让他若有所悟,市里都传言这位新市长被市委书记伍国光压得头都抬不起来,看来传言不可信呢。

段昱连同周楠和乡里的主要领导吃了一个早餐,直接就下到了乡里的一些村子里,不过周洪涛有个小发现,段昱的秘书何欢不见了,不知道是不是段昱让他去办什么事了,也不好问。

这一天,段昱和周楠这位新晋的县长几乎将整个黎城乡的十几个村子都走遍了,见到所有的村子虽然都很贫困,可温饱问题总算是解决了,段昱脸上的神色也稍稍的好了一些。

走访回来天色又晚了,段昱也没回县里,又在黎城乡住了一夜,第二天才往县里赶,回到县城的时候已经是中午了,段昱的调研也基本结束了,下午就要回市里,所以午餐周楠就安排在县里食堂开了两桌,算是欢送段昱。

县里的领导基本都来了,唯独县委书记周佐没有出现,说是身体不舒服,估计还在闹情绪,段昱也不以为意,和南和县的干部们说说笑笑,很是平易近人,到快散席的时候,何欢才匆匆赶来,在段昱耳边小声说了几句什么,段昱皱了皱眉毛,很快又面色如常了。

吃完饭,段昱却没有急着离开,却是叫上了周楠,说要上周佐家里看望一下这位老县委书记,周佐当然不是真的身体不舒服,此时正穿着大裤衩,吃着冰西瓜,吹着空调,优哉游哉地看电视呢。

是周佐老伴开的门,周佐根本没想到段昱会来,一见段昱进来,不由老脸一红,赶紧站起来,手忙脚乱地往身上套衣服,“段…段市长,你…你怎么来了?……”。

“我听说周书记身体不舒服,当然要来看看了,南和县现在正是发展的关键时刻,你这个一把手可不能累垮了啊!……”段昱笑吟吟地道。

“段市长,我确…确实是身体不舒服啊,这天气太热,有点发痧,发痧……”周佐表情极不自然地道。

一旁的周楠暗暗好笑,发痧你还开这么冷的空调,这话骗谁呢?

“身体不舒服可以治,但这心里不舒服可就难治了……”段昱微微一笑道。

被段昱说破心事,周佐老脸又是一红,索性破罐子破摔了,闷声道:“段市长,你也别打我这张老脸了,我确实心里不舒服,我主政南和县十几年,南和县的发展是有目共睹的,就算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吧,现在周县长上来了,他要整顿县里的矿场,我坚决不同意,我不能眼看着我辛苦创造的大好局面被他毁了!……”。

周楠刚要说话,却被段昱制止了,和颜悦色道:“周佐同志,我可从没有否认你为南和县发展所做出的贡献,至于南和县的矿场需不需整顿,你还是先看看这个吧……”。

说着段昱伸手从何欢手中接过一个微型摄像机,打开播放键,将屏幕放到了周佐面前。

周佐看着播放的视频,心里就咯噔一下,视频中除了那天段昱在黎城乡和那女教师交谈的录像,还有各大矿场开采的画面,除了脏、乱、差之外,画面里还出现了不少黑不溜秋矮小瘦弱的身影,这些人都是南和县贫困乡镇出来打工的未成年童工!

各大矿场用童工的事,周佐多少是知道一些的,知道段昱要来,周佐也让人通知下面的矿场先让这些童工放假,不过后来段昱去了黎城乡调研,那些矿场主都是消息灵通的,就又让童工们上工了,这耽误一天可要损失不少钱呢,这些童工虽然干不了什么大力气活,但是工钱低啊,算起来比用一个成年工还划算呢!

不曾想段昱人在黎城乡,却安排自己秘书悄悄潜入各大矿场偷拍到了这些画面!

“这些兔崽子,怎么能用童工呢!太不像话了!……” 周佐先是一番佯怒,偷眼望向段昱,却发现他只是似笑非笑的望着自己,又坐了下来,讪讪地道:“不过,段市长,我说句不应该说的话,现在农村的孩子懂事早,能够早点出来赚点钱补贴一下家用,也不完全是坏事不是……”。

“糊涂!你这是鼠目寸光!”段昱突然拍案而起,指着周佐怒斥道:“国家明文规定,雇佣童工属于违法行为,你身为政府领导干部,纵容违法行为也等同违法!怪不得南和县这么多问题,思想根源就是你这个县委书记身上!一个国家的未来靠什么?就靠这些未成年的少年!你却让他们去挖矿,这和杀鸡取卵一样愚蠢!……”。

“一个县怎么样,不仅要看它的经济指标,更要看它最贫穷的乡镇的老百姓生活水平怎么样,教育水平怎么样,如果不能平衡发展,那么就算经济指标数据再好看,你这个县委书记也当得不合格!……”。

即便是室内空调温度才开到二十度,周佐的冷汗还是下来了,这位年轻的新市长不怒则已,一怒当真是雷霆万钧,而且言辞犀利,句句直戳人心,由不得周佐不低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