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六章 求情/入仕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想到这里,左环球再无半分犹豫,快步走到段昱面前,干净利落地敬了一个警礼,“段市长,市巡警支队左环球向您报到,请指示!……”。

那几个便衣刑警一听也蒙了,还真是市长啊!这下麻烦大了!

段昱一直在和刘汉生寒暄叙旧,似乎眼前发生的这一切完全和他无关一样,直到左环球向他敬礼,他才转过来头瞟了左环球一眼,左环球身材挺拔,警容整齐,显得很是干练,而他能一眼在这么多人中看出段昱的身份,说明他无论是眼力还是反应都是相当不错的。

如今段昱要想在丽山市有一番作为,公安口肯定是想办法掌控住的,就算不能完全掌控,起码要在其中培植自己的势力,关键时刻能指挥得动,而许海山要退二线了无疑是最好的时机,只是自己手头能用的人实在太少,也只能从公安系统的现有人员中选拔了,眼前这个看上去很干练的的巡警队长似乎还不错的样子。

当然段昱肯定不会这样轻易地流露出自己的意图,面无表情地对左环球点点头道:“你好,你不需要向我请示,公安口也不归我分管,我今天只是个现场目击者,亲眼目睹这几名便衣刑警违反公安部禁令,警容不整,执行公务期间饮酒,敲诈勒索,违规使用枪械,寻衅滋事,颠倒黑白,执法犯法,如果你需要证据,我也可以提供,我的秘书小何那里有现场视频,至于该怎么处理,你自己看着办吧!……”。

左环球自然知道这是段昱在考验他,犹豫了一下,公安系统内部是比较忌讳自己人整自己人的,所以市局那些风纪督察常常被下面的干警私底下骂,而且谁都知道许海山向来最护着刑警队这帮嫡系,自己没有得到他的指示就乱处置的话,肯定会让许海山不悦。

抬头正好触碰到段昱似笑非笑的目光,左环球心里就猛地一跳,要想两头讨好还不得罪人肯定是不可能,现在是押宝的时候了,咬咬牙,面容一肃,对身后的手下用力一挥手,指着马东严厉道:“把他的枪给我下了!其他几个一起抓起来!……”。

“左环球,你敢!”那马东本来也有点被段昱是市长这个消息搞蒙了,可此时见左环球居然下令要抓他,王八气又犯了,指着左环球怒骂道:“GRD,你有本事动我试试,看看我们刑警队的兄弟们会放过你不!……”。

本来左环球多少还有些拉不下面子,毕竟是一条战线的同志,而且彼此认识,一起喝过酒,见了面还要打几个哈哈的,结果被马东这么一骂,倒是让左环球想起了这些年在巡警支队一直被刑警支队压着一头的憋屈,心中再无犹豫,面色一寒,对手下厉喝道:“还愣着干啥,动手,抓人!”。

左环球这些手下也看不惯马东的嚣张气焰,开口闭口我们刑警队如何如何,难道我们巡警队就是吃素的啊,当下再不客气,一涌而上,几个摁一个,把马东几人摁了个结结实实!那马东也是滚刀肉,到了这时候居然还不服软,虽被摁住动弹不得,口里却兀自大骂不已,粗口不断。

“怎么回事啊?”这时门外传来一个威严的声音,正是许海山到了!

许海山是从公安基层干起,当过派出所长,当过刑警队长,又当了十多年的公安局长,虽然现在马上面临退休了,但在丽山公安口的威望仍不做第二人之想,见他来了,现场那些公安干警都露出了敬畏之色,那些堵住门口的干警赶紧往后退,给许海山让出一条通道。“许书记好!”,“许书记来了!” ……连串的问候声不绝于耳!

许海山面沉如水,脸上看不到任何表情,走到段昱面前,才勉强挤出一丝笑容,干笑道:“段市长,不好意思,我驭下无方,让你受惊了,好在你没有什么损伤,要不然我就真该死了,今天的事,你看……”。

“许书记言重了,我也谈不上什么受惊,今天的事我只是个凑巧在现场做了个目击者,这些都是你的兵,自然是你说了算……”段昱微微一笑。

这时之前吓得躲起来的周洪涛不知从哪里又窜出来了,对着许海山抱怨道:“许书记,你可来了,今天的事可真险啊,你看我这脸都差点被玻璃划破相了,连枪都掏出来了,你说这要伤着段市长了,怎么得了?!……”,周洪涛今天差点被毁了容,自是一肚子怨气,对许海山说话也不像平时那么客气了。

“段市长,那我先了解一下具体情况,再向你汇报……”许海山忽的将自己头上的警帽一脱,扔给跟在他背后的随从,也不理会周洪涛,大步走到被摁住动弹的不得的马东面前,黑着脸问道:“说说吧,怎么回事?!”。

马东自知闯祸了,自打许海山进门就停止了叫骂,耷拉着头,大气都不敢出,如今见许海山追问事情缘由,知道躲不过了,哭丧着脸把事情经过避重就轻地讲了一遍,脖子一梗道:“许书记,我知道我错了,冲撞了市长,回队里,做检讨,背处分我也都认了,可巡警队的左环球上来就要抓人,那也太没把我们刑警队放在眼里了,我不服!……”。

这马东倒也不傻,知道许海山最是护犊子,尤其是刑警队这帮嫡系,所以故意在左环球没等许海山来就下令抓人这件事上纠缠不休,好祸水旁引。

“啪!啪!”许海山突然扬起巴掌对着马东劈头盖脸就是一顿猛扇,下手还真不轻,马东的脸都被打得立时肿了起来,嘴角也打破了,渗出了鲜血!一边打还一边怒骂道:“你这GRD什么德性我不知道吗,灌了几杯马尿就不知道自己是谁了,撒酒疯也不看看地方?!这下闯祸了吧,要我说抓你是轻的,枪毙了都活该!……”。

这下不仅那马东被打蒙了,连一旁的巡警们都看得脸直抽,这可是打得真狠啊,谁见过许海山发这么大的脾气啊,要知道许海山这个公安局长虽然官声只能算一般,谈不上清正廉洁,收黑钱包娼庇赌也是有的,但却有一门好,就是极其爱护属下,下属犯了错也从来是板子高高举起轻轻放下,从没发过这么大的火。

只有段昱知道,许海山这都是打给自己看的,别看他打得狠,骂得严厉,话里话外其实都是在为马东等人开脱,是想把这件事定性为酒后失态,这样顶多给个警告处分就遮掩过去了。这算盘倒是打得不错,不过段昱可能就这么算了吗?当然不可能!所以他也只是笑吟吟地在一旁看着,任由许海山表演。

许海山不知道是打累了骂累了,还是看段昱无动于衷表演不下去了,收了手,气呼呼地又回来了,从随从手里接过警帽当扇子扇着风,气咻咻地道:“这帮王八羔子,真气死我了!太不像话了……”。

“许书记,你这又是何必呢,为这样的属下气坏了身子骨多不值得啊,国有国法,家有家规,违反了哪一条,按规定办不就行了……”段昱还是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

许海山一听段昱这话就知道他是不肯善罢甘休了,脸色变了几变,咬咬牙道:“段市长,这时候也不早了,你事情忙也没必要耗在这里了,要不这样,人呢我先带回去,你放心,我一定会给你一个交代的……”。

段昱摇了摇头笑道:“许书记,我想你弄错了,我不需要你向我交代什么,但是我这位兄长---刘汉生,这里的店老板,还有外面那些围观的人民群众,他们需要一个交代!……”。

许海山顺着段昱的目光扭头望去,果然外面已经聚满了许多看热闹的群众,事情再拖下去,只会越来越棘手,当然关键还在这位年轻的新市长身上,只要段昱不死咬着不放,能够把拍到的视频交给自己,自己多的是办法能让这件事情平息。

想到这里,许海山把段昱拉到一边,叹了口气道:“段市长,今天闹事这几个小子都是我看着成长起来的,特别是这个马东,就是我当刑警队长那会招进来的,这几个小子是浑了点,但办案子却不含糊,前几年轰动全省的“3.25抢劫杀人案”就是马东带队破获的,守在嫌疑人出没的出租房外面,三天三夜没动窝啊,当刑警真不容易啊!……”。

段昱知道许海山这是在打温情牌了,硬着心肠道:“许书记,我知道,当警察很辛苦,甚至随时有生命危险,待遇也不高,但这不能成为他们执法犯法的理由,功是功,过是过,有功要奖,有过要罚,法不容情!功过混淆,奖罚不分,只会让我们的警察队伍里出现更多的害群之马,给人民警察的光辉形象抹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