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七章 司机也有了/入仕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许海山见段昱始终不为所动,眼中也闪过一道恼怒的精光,他担任政法委书记兼公安局长多年,可谓是手握重权,就连伍国光也得给他几分面子,你一个新来的市长居然在我面前拿乔?!

不过许海山对于段昱的了解却是比别人要多些,段昱还是刚任甜水镇镇长的时候,许海山的那个纨绔儿子许绍扬就曾经和段昱起过冲突,也等于许海山同段昱有过一次间接的交锋,从那时候起许海山就把段昱划为了不能得罪的人行列。

罢了,罢了,既然已经放下了身段,便再低个头又如何,许海山咬咬牙道:“段市长,你也知道我也是快退二线的人了,可以说是与世无争了,要不然上次常委会我也不会投弃权票了,要说还有什么放不下的,就只有这帮跟了我多年的老部下,这帮小家伙从学校一毕业就从警,你要他脱了这身警服,他们还能干什么?这辈子等于就毁了!……”。

“我许海山这辈子没开口求过人,今天就厚起老脸向段市长你讨个人情,请你网开一面,放这几个小子一马,今后常委会上,我老许绝对站你这一边,怎么样?!……”。

说到动情处,许海山的眼圈都有些红了,段昱望着许海山落寞的表情,心里也动了些恻隐之心,想了想道:“许书记,不是我不近人情,公安机关的重要性你比我更清楚,如果咱们的警务人员都是这种素质,那迟早有一天要出大问题……”。

“今天的事我提三点处理意见:一、这几名便衣刑警向当事人和饭店老板道歉,赔偿一应损失,二、这几名便衣刑警可以由公安机关内部处理,但我认为即便不开除警籍,他们也不适合继续担任刑警这么重要的工作岗位了。三、从今天的事情看,刑警队的内部管理很有问题,必须整顿,我觉得有必要补充一些新鲜血液,比如今天带队的这位巡警队的左队长,我就觉得很不错,处事很果断……”。

许海山有些吃惊地望了段昱一眼,段昱提的这三点处理意见倒是不算过分,不过却可以看出段昱所谋甚大,这就开始在公安口布子了!看来他在常委会上对伍书记步步退让也是一种假象了,搞不好伍国光这只老狐狸还要在这个年轻人手上栽跟头呢!

段昱像是猜到了许海山的想法似的,笑笑道:“当然,我这只是提出我的建议,怎么处理还是许书记你自己拿主意,我也不是拿这件事和许书记你做交易,在常委会上,许书记你认为谁的意见正确,你就支持谁,不存在和谁站在一边的问题,许书记,你说对吗?……”。

许海山也想明白了,自己都是要退二线的人了,段昱要和伍国光扳手腕,就让他们去扳呗,自己掺和进去没任何好处,伍国光连自己想提拔个人接班都要插一手,自己也就没有必要跟他一条道走到黑了,官场向来是宁欺老莫欺少,与这位前途无量的年轻市长结段善缘只有好处没有坏处,就打着哈哈道:“真是后生可畏啊,那就按段市长的意见办,处理完了我再让刑警队长去向段市长汇报,我是老了,只希望段市长将来能对我这帮老部下多多照拂一二……”。

说完许海山把警帽一带,整了整警服,走到刘汉生和那饭店老板面前,热情地同他们握了握手,诚恳道:“两位老乡,对不起了,因为我管教不严,让你们受委屈了,我代表市公安局向两位道歉,今天你们的一切损失由市公安局负责赔偿!……”。

接着又对在场的警员挥手下令道:“先把人带回去,送市局督察处关禁闭,等候进一步处理,收队!”,说完就大步向门外走去,经过左环球身边的时候,还特意拍了拍他的肩膀,没头没脑地来了一句,“小子,你要走运了,有空多去向段市长汇报工作,明天到市局刑警支队报到吧!……”。

左环球心中一喜,知道自己是入了段市长的法眼了,而许海山居然没有生气,反倒鼓励自己向段昱靠拢,让自己去市局刑警队报到岂不是意味着自己要进步了!

看来自己真是押对宝了,以后一定要紧跟段昱了,只是当着这么的人的面倒是不好表现得过于热切,向段昱敬了一个礼,让部下押着马东等人也上车离开了。

刘汉生完全被今天这突如其来的一幕搞蒙了,当年自己无意之中帮过的那个小年轻居然成了市长!而自己却沦落到要到街头卖烧烤,在为段昱感到高兴的同时心里也难免有些失落。

这时那饭店老板拉了拉他的衣袖,陪着笑脸小声道:“大刘,你可不地道啊,认识市长也不跟兄弟言语一声,以后辉煌腾达了可别忘了兄弟我啊……”,浑然忘了刚才他还要刘汉生走人的事!

刘汉生瞟了这势利眼的老板一眼,冷冷地道:“市长是市长,我是我,我先走了,明天过来结算工资!……”,说完就转身准备离开。

“汉生哥,你怎么走啊?!咱们这么久没见,我还想和你好好和你叙叙旧呢……”段昱却把他叫住。

“额,段…市长,我知道你事情忙,我家里也还有点事,就不耽误你了,有空再聚吧……”刘汉生明显有些不自然地道,如果是别人,遇到个当市长的朋友,只怕马上就巴上去了,刘汉生却是个骨子里有傲气的人,如果段昱还是当年那个小文书,他肯定会热情接待,可如今身份的悬殊,却让他有些自惭形秽的感觉,反而觉得有些隔阂了。

段昱目光如炬,如何猜不到刘汉生的心思,亲热地一搂刘汉生的肩膀,哈哈大笑道:“汉生哥,见外了不是,这里没有市长,只有段昱,走,咱们换个地方喝酒去!……”。

把周洪涛和何欢打发回家,段昱又和刘汉生换了个地方找了个夜宵摊喝起酒来,刘汉生也是豪爽之人,几杯酒下肚,也没开始那么拘谨了,说起这些年来的际遇,两人都是唏嘘不已。

“汉生哥,我想请你帮我个忙!”段昱突然收起笑容,正色道。

刘汉生愣了一下,有些讪讪地道:“兄弟,你就别拿我开涮了,你是大市长,我能帮你什么忙啊?……”。

段昱叹了口气道:“汉生哥,你不是外人,我就跟你说句实话吧,官场就是个大沼泽啊,我这个市长不好当呢,看着风光,其实却是步步危机,举步维艰,一步踏错,就可能万劫不复,我本不应该打搅你平静的生活,可是我现在身边确实没几个信得过的人,所以我想请你来给我当司机,不知道你愿不愿意?!……”。

刘汉生心里也翻起了风浪,当市长司机无疑是人人求之不得的好事,段昱这样说无非是照顾自己的面子,拉自己一把又不伤自己的自尊。

想到这里,刘汉生心头一热,拍着胸脯道:“兄弟,不,市长,既然你看得起我,我要再说别的,就是不识抬举了,从今往后,我这二百斤就交给你了,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这顿酒喝得很尽兴,当年刘汉生就曾和段昱开玩笑,等段昱当了大官,就去给他专车司机,如今也算是圆了当年的那句玩笑,而段昱有了何欢当秘书,再有刘汉生当司机,身边就都是信得过的自己人了,平日里行事说话都少了许多后顾之忧,也算是皆大欢喜。

第二天一早,段昱还没进办公室,便给匆匆赶来的交通局长向左城堵住了门。

“……市长,您可回来了!” 向左城这几天都快疯了,段昱还在南和县调研的时候每天给何欢打电话都不下十来个,说向段市长汇报工作,只不过都给何欢推诿掉了,现在终于得知段昱回市里了,那里还坐得住,直接就杀来了市政府。

“向局,快进来坐!”看着眼巴巴望着自己满脸急切的向左城,段昱不由的心里微微一乐,暗道,你们这些只知道见风使舵的家伙,平时不烧香,临时抱佛脚,现在知道来汇报工作了?

“市长,你可要为我做主啊!”

一听到向左城这话,本来还给他倒水的何欢,抿着嘴强忍着笑,差点没将开水倒在自己的手腕上。这不怪何欢,谁让他最了解这是怎么回事呢。

“怎么回事?说说。”段昱不慌不忙地道。

这事情的最终起源,其实就是段昱抛出的那个城市改造方案,现在改造方案不仅省里批准了,就连财政拨款都到了市里,这么大块蛋糕砸下来,丽山市这些有关部门的一把手自然要闻风而动了!

而段昱也正是要通过这件事,看看各方面的反应,他把常务副组长让给舟赵政,自己却跑到南和县去调研,就是因为旁观者清,只有先置身事外,才能看破这件事背后的玄机,也能看清这丽山市大大小小的官员的嘴脸。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