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六章 柳暗花明/入仕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段昱一行三人,给这位连姓名都不愿透露的领路人一直带到了铁道部,然后直接就见到了他们要找的那位刘副处长,领路人却并没有进去,推开刘副处长办公室,与刘副处长交换了一个眼神,就直接离开了。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领路人的缘故,这位刘副处长在段昱看来很是好说话,言语间没有半点高傲不近人情的模样。分宾主落座之后,段昱和这位刘处长客气了一番之后,直接就将自己来此的目的给说了出来。

“……段市长,既然你们是小三带来的,那我也就不拐弯抹角了,有关南云省铁路规划的事宜,现在确实还没有定论,不过我听说上面已经有人打招呼了,你们丽山市希望不大……”刘副处长摇摇头,很显然不怎么看好段昱这次的跑步前进。

“刘处,还请指教,像这样的项目是一个什么审批流程?最后决策是由谁定的?”

段昱花了这么大价钱,自然不可能让这位刘处长一句“希望不大”就吓回去了,起码对于这个项目的审批流程,什么人能在其中起到关键作用得弄个明明白白。

“我们规划处,是做具体事的,包括如何选线,选线之间的利弊都需要我们一一作出规划文件来,然后呈报部长级会议研究讨论,才能够确定这条铁路的大致走向,但要说到最后决策,恐怕就是我们部长也不能拍板,毕竟这么大的投资,中央也可能会提出意见的……”

伴随着刘副处长的大略解析铁路从考察到规划到呈报到动工的程序,段昱终于明白了,所有的事情关键点虽然是在铁道部的几位部长身上,但即便是铁道部的刘部长一个人,也不能自己说了算,很可能还牵扯到更高层的博弈,也要涉及许许多多的环节。

而段昱想要规划处做出有利于丽山的铁路规划来,首先就需要这位刘副处长帮忙,才能做出一份对丽山市有利的规划书,而这还只是万里长征走出了第一步。

因为规划书,毕竟只是规划书,更何况规划书也不只是一份,等到规划书初步确认然后再去实地考察、反馈,第二步选出占优势的城市来,提供多条线路备选方案,做出工程预可性报告,通过一审、二审,这才能够递送部长级会议研究讨论,这里面需要打点环节就多了,正所谓阎王好找,小鬼难缠,中间一个环节打点不到位,很可能就功亏一篑……

听刘副处长这么一介绍,段昱感觉头都大了,很显然即便是刘副处长肯帮忙,丽山市要拿下这个项目也悬的很,再者说了,刘副处长已经说得很明白,很清楚了,那就是他说了不算,即便是真的从他手里做出来一份有利于丽山的铁路规划书来,如果关系不到位,那也没有多少可能性通过一审、二审!

不过这毕竟是一个好的开始,而段昱来之前也是做了些准备的,连忙拿出之前准备好的资料和那小册子,双手对那刘副处长递了过去,“刘处长,那就麻烦你了,这是我们丽山市的一些资料,请你在做规划书的时候帮我们丽山市多多美言几句……”。

那刘副处长却并没有接段昱递过来的资料,瞟了段昱一眼,似笑非笑地道:“看来小三有些事没跟你们说清楚啊,要不你们还是先下去问问小三再来……”。

段昱先是愣了一下,瞬间醒悟这刘副处长的意思是要加钱,之前那一万元只是“引路费”,再要这刘副处长帮忙就得另外付钱了,他只觉脑袋轰地一下就血冲头顶了,脑门青筋直跳,眼中冒出愤怒的火花,这GRD也太黑了吧,明明是按程序能办的事,这些官场败类居然能变着法子要钱!

那刘副处长一看段昱的表情,也知道这笔钱大概捞不到了,刚才还十分和气的脸也黑了下来,冷冷地一挥手道:“得,算我刚才什么都没说,就你们这样,还想办成事?!我一会还有个会,你们请便吧……”。

见这刘副处长翻脸比翻书还快,段昱正要发飚,一旁的黄德铭一看要坏事,连忙上前拖住段昱,生拖硬拽把他拉出了刘副处长办公室。

“你别拽我,真是太可恶了,这些人哪里配做党的干部,想尽法子捞钱,光明正大的事愣是被他们搞成了钱权交易,我就不信国家会对这样的不正之风放任自流!……”段昱仍是怒火未竭地甩开黄德铭的手道。

黄德铭苦笑道:“段市长,这事真闹起来对咱们没好处呢,人家没亲手收你的钱,完全可以推说不认识那‘领路人’,之前那‘领路人’也说了,他只是帮忙牵线,至于你成不成,到底有没有成的可能性,人家都是不管的,你就算想告人家也没证据,根本拿人家没办法,但咱们这个项目就算是彻底黄了!……”。

段昱也冷静下来了,是啊,京城为什么会有这么多的“引路人”,而且刚才听那“引路人”介绍,他们已经形成了特定的圈子,形成了约定俗成的“规矩”,说明这种官场官场掮客是非常有市场的,因为他们的存在使得贪腐官员的贪腐行为更加隐蔽,当事人根本不接触钱,你就很难获得他们贪腐的一手证据。

就算你敢去告他们,人家也根本不怕,因为段昱他们这种门路进京“跑部前进”的地方官员,对于他们而言就是砧板上肉,只有任人宰割的份!

段昱他们刚下楼,那引路人大约已经接到了刘副处长的电话,开着那辆奥迪A6疾驰而来,险险地停在段昱面前,摇下玻璃窗,对着段昱他们比了个中指,冷冷地道:“得,你们牛,来之前,我就跟你们说了,别摆高姿态,不听!今儿我就给你们放句话,你们这活全京城都不会有人接了,因为你们坏了“规矩”!你们从哪里来就回哪里去吧,不信,咱们走着瞧!……”,说完就开着奥迪扬长而去!

黄德铭沮丧地一摊手道:“这事算是彻底没戏了……”,他心里多少对段昱也有点怨气了,觉得这位新市长还是太年轻了,太容易冲动了。

段昱本来一直强压着的怒火彻底爆发了,连个官场掮客都敢在自己面前拽成这样,真特么是婶婶能忍,叔叔也不能忍了!用力一挥手震怒道:“我就不信了,没了张屠夫,我就要吃带毛猪了!我还非要把这事办成了不可!……”。

黄德铭忍不住嘀咕了一句,“咋办啊?咱们连人家的门都摸不着,就好比杀猪却连猪肉什么味都不知道,不靠人家张屠夫还能靠谁……”。

一旁的何欢也是年轻气盛的,对刚才这事也早看不过眼了,忍不住插嘴道:“黄主任,你也别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吗?!……”。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何欢这句话倒是点醒了段昱,对啊,自己是摸不清这铁道部的门道,可自己坐过火车啊,上次去沪西跑南云印染服饰成为APEC会议指定服装,在火车上和火车上的乘警长起了冲突,最后是通过李文军的秘书左志文一个电话才解了围,当时左志文还提过他和铁道部周副部长的秘书在中央党校的时候睡过一间宿舍,关系很铁,自己怎么把这茬给忘了!

这可真是山穷水尽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啊!段昱用力一拍脑门哈哈大笑起来,笑得一旁的黄德铭和何欢都有些莫名其妙,心说段市长不会是急火攻心得失心疯了吧,段昱也没解释,拿出手机就给左志文打电话。

左志文如今已经没有给李文军当秘书了,外放了地级市市长,不过他和段昱都可以算是李文军的门生,又知道李文军对段昱相当器重,对于段昱的请托自然不会推脱,满口答应帮段昱联系自己的党校同学。

不过左志文也知道,这件事不同上次的事,上次不过是打个电话举手之劳,这次的事却牵扯到这么大的一个项目,自己那点同学交情只怕就不够用了,所以在给自己那位给铁道部周副部长当秘书的中央党校同学卓一帆打电话时,特意点明了,段昱是李文军非常看重的部下,请卓一帆一定要帮忙。

卓一帆拿着这事也为难,不帮吧,对不起左志文的交情,帮吧,这事已经超过了他这位副部长秘书的能力范围,只得拿这事去请示自己的老板---周副部长,周副部长开始听着卓一帆的汇报,一直不动声色,不过当卓一帆提到段昱是李文军很看重的部下时他的眼睛就亮了,李文军是省部级干部中难得的少壮派,又深受二号首长器重,有小道消息称李文军下一步很可能要进中组部,不当部长也起码是个常务副部长,这样的前途无量的人,周副部长自然要落力结交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