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二章 试探与投靠/入仕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林雅怡猛地抬起头,定定地望着段昱,心里也掀起了波浪,她现在终于明白了,为什么眼前这个才将将三十来岁的青年会在这样的年纪就成为一市之长了,现在看来,绝不是毫无来由的。

更难得的是段昱身上的这股凛然正气让所有在他身边的人情不自禁地被他感染,林雅怡这位纪委书记向来是以处事冷静、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著称的,此时却被段昱说得热血涌动,拍案而起道:“好,那我们就一查到底!有责任我们一起担!……”。

也正是从现在起,林雅怡的心中已经将段昱放在了和自己对等的平面上来,或者更进一步说,现在林雅怡已经认可段昱这位市长了,甚至在以后,段昱若是真的能够借这次矿难风暴掌控住局面的话,怕是林雅怡这一系人马真的就要唯段昱马首是瞻了。

有了底气的林雅怡,这次连湖景县的招待所都没回,也没顾得上休息,直接坐上自己的专车,回丽山市调兵遣将去了。

有了林雅怡的这次见面,段昱对于后续要发生的某些事情心中就有了数,估计对手那边也要动起来了,不过此时他却顾不上这些了,他实在太累了,匆匆洗了个澡,就倒在床上呼呼大睡起来了。

这一觉直睡到太阳快落山,段昱才醒来,洗漱完毕才发觉肚子已经饿得咕咕叫起来了,从昨晚到现在他还粒米未进呢,正准备开门叫何欢到招待所食堂去看看有没有吃的,一开门就见门口站了两个人,却是宋军和钱启申这两位丽山市委常委!两人有些焦虑地在门口来回踱着步,显然等了有段时间了。

段昱愣了一下,用手指点了点两人玩笑道:“哟,两位市委常委给我站岗,这待遇我可当不起啊!……”。

“市长,知道您昨晚辛苦了,没好意思敲门,怕打搅您休息呢……”宋军尴尬地搓着手道。

钱启申则是指着宋军道:“市长,你要怪就怪这家伙,这种扰人清梦的恶事我也不想做,这家伙怕挨训,非要拉着我来陪绑……”。

昨晚的紧急常委扩大会议上发生的变化,其实也让段昱和钱启申以及宋军这几个原本不怎么熟悉和亲近的人之间的关系发生了微妙的变化,所以钱启申、宋军两人和段昱说话的时候,也多了几分亲近,多了几分尊敬。

“宋军同志,救援工作开展得怎么样?井下被困的矿工救出来了吗?……”段昱收起笑容,首先问了自己最关心的两个问题。

“救援工作开展很顺利,现在已经开始开掘了,井下被困的矿工一切正常,情绪稳定,没有生命危险,不过要救援出井可能还需要一段时间,主要怕掘进太快造成二次坍塌,昨晚可多亏了市长您呢,要不然我可抓瞎了……”经过昨晚的事,宋军对段昱是心锐诚服了,恭敬地回答道。

“市长,老宋,你们能坐下说话吗,我可是站不住了!”钱启申昨晚跟着段昱累了整晚,他身体自然不跟练过的段昱比,此刻腿还有些发软呢,他这样说也是为了活跃气氛,让这次会面不要那么公事化,又接着道:“市长,你还没吃饭吧,不如一起吃点东西?我现在可是饿得前肚皮贴后肚皮了,老宋你这个地主还不赶紧安排一下,把领导饿坏了可就罪过大咯……”。

给钱启申这么一插诨打科,房内的气氛也轻松了许多,宋军显然早做了安排,一个电话下去,就有服务员送了四菜一汤上来,虽然现在宋军真的是没有半点心思吃东西,不过为了陪好段昱和钱启申,也是跟着一顿狼吞虎咽,偷眼见段昱吃完放下了筷子,也跟着放了筷子,讨好地道:“市长,我宋军很少服人,但对您我现在是心服口服了,之前听我那老同学,南和县的周楠县长说您如何如何,我还多少有些不信,现在就一个字,服!可惜像您这样的领导太少了啊……”。

宋军这话虽然有讨好段昱的成分,却也是肺腑之言,钱启申也连忙凑趣道:“那是,市长是真牛啊,我在丽山为官也有些年头了,还从没见人敢跟市委那位对着拍桌子呢,想想昨晚市委那位的脸色,心里那叫一个痛快,哈哈!……”。

段昱自然知道宋军和钱启申联袂而来肯定是有事的,微微一笑道:“两位不是专门来给我戴高帽子的吧,我这脑袋太小,戴不了呢……”。

钱启申和宋军尴尬地对视一眼,一时间也不知该怎么开启话题,段昱也故意不问,正好何欢进来看段昱起床没有,就招呼何欢给两人泡茶。

何欢泡好茶退出去了,三人捧着茶杯慢慢品着,都没有说话,气氛有些怪异。

“老宋,明天你要不要去趟省城找马秘书长活动一下,这事只怕还有些麻烦呢!……”还是钱启申首先打破了沉默。

“怎么,老钱,你这是准备将姜副省长介绍给我?拉我一把?”一听钱启申这话,宋军捧着茶杯的手微微的停顿了一下,不过脸上的神色还是没有半点的变化。

“嘿嘿,我倒是想帮这忙,不过我这老领导不分管这一块,只怕是鞭长莫及呢!……”钱启申嘿嘿一笑,说着又指指段昱道,“其实,我倒是觉得,你应该求求咱们段大市长才是!”

姜副省长?马秘书长?段昱一听钱启申和宋军的对话,心里便猛的一醒,这姜省长其实段昱是没有接触过的,不过段昱也知道这是一位入了省委常委的副省长,虽然不是常务的,可是能够入省委常委,那也就是正儿八经的省委领导了!至于说马秘书长,其实段昱还是接触过的,只不过也就是一面之缘,因为这马秘书长是省委的秘书长,同样是省委常委。

只不过,因为南云省的省委书记现在还没有确切的说法,所以这位马秘书长的位子也有些动摇了,毕竟不管怎么说省委秘书长那都是省委书记的大管家,一般省委书记换任,秘书长大多都会换人的。

“你们两个一个个背后都有着省委领导护持,还让我帮忙?这是故意上我这儿显摆来了?”段昱还没完全想明白,为什么钱启申和宋军这两个家伙会唱戏一样的将自己背后的人给说出来,可是段昱很清楚,这两个家伙绝对沾上毛了就是猴哥一般的人物,绝对不会无的放矢!

“嘿嘿,老大,你能这么年轻就当上市长,不会告诉我你上面没人吧?!……”钱启申腆着脸笑道,连称呼都有些改变了。

段昱这下算是全明白了,敢情这两人是来探自己的底来了,这两人是想投靠自己,可是又担心自己后台不够硬,怕站错队,所以才来这么一着抛砖引玉,想探出段昱背后的靠山来。

这下段昱就为难了,他最大的靠山莫过于李文军,可别说李文军已经调走,人走茶凉,就是李文军没调走,以李文军的脾气,那绝对不是徇私的人,也不可能为这事帮段昱出面打招呼,说不定还会把段昱臭骂一顿。

而且段昱本身也不喜欢这种靠裙带关系拉帮结派的行为,官官相护的最终结果就是导致集体腐败,但他要想掌控住丽山市的局面,眼前这两位市委常委又是必须团结的,也不可能把主动上门来投的两人往外推,毕竟宋军和钱启申两人本质还是不错的,都是做实事的人,并不是那种纯靠关系上位的人。

想起这里,段昱微微一笑,用手指点了点两人笑骂道:“自从你们两个进了门,我就觉得没好事儿,果然,你们打的是这主意啊,想的倒是美啊!可惜啊,这个面我还真不能出!”

两人的脸色就明显有些异样了,钱启申脸色微变,讪讪地道:“市长,你不会真的见死不救吧!……”。

“不是我见死不救,而是根本没必要!难道你们没有发现已经很久没见到林书记了吗?昨晚林书记找我单独谈了一个多小时,这时候她应该已经动起来了吧!……”段昱神神秘秘地一笑道。

“啊!”钱启申和宋军惊得就是一弹,他们两人都是七窍玲珑的人,自然马上想到段昱准备干什么了!只是他们怎么也没有想到段昱会有这么大的胆子,这分明是要制造一场丽山官场的大地震啊!

“可是…可是…您就不怕…引起丽山经济倒退,上面打板子吗?……”身为湖景县县委书记,宋军自然比谁都清楚河田煤矿背后隐藏了多大的黑幕,他之所以一直没能痛下决心对河田煤矿进行整顿,也是因为害怕因此引起湖景县的经济倒退,那样他同样逃不了上级的板子,才会投鼠忌器,缩手缩脚,导致了今日的困局。

“是啊,如果仅是矿难,你这位市长还不是第一责任人,可如果引起经济倒退,那你这位市长就是第一责任人,你这不是引火烧身吗?!”钱启申皱了皱眉头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