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六章 尼玛知道是/入仕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不得不说李梦雪的消息真的很准,这大早上的,段昱起来还没回过神来,就见到了不下二十来辆的小车直接将河田煤矿招待所给围了个水泄不通。这些小车,不仅有省城的政府部门的、省委部门的甚至连一些纪检监察部门的车子都不缺,当真是如同八仙过海一般热闹极了。

阵容很强大,来势很凶猛啊,段昱透过玻璃窗静静地看着楼下喧闹的场面,心神一凛,到现在为止,自己这个市长还没有接到任何官面上有关省里调查组的消息,显然有人是要绕过市里直接查办这次的矿难事故了。

“市长,市长……”

“慌什么?!天要下雨,娘要嫁人,去看看食堂有什么吃的,走吧!”段昱一见到何欢毛手毛脚的模样,便忍不住的斥责了两句,然后带头就朝着楼下走。

“市长……”这刚刚走到半截,段昱就又给人叫住了,不是常务副市长钱启申又是那一个。

“走,一起去看看热闹去,外面好像蛮热闹的么。”

钱启申:“……”

本来看到如此的情形,便是连钱启申这样的市委要员心里都有些惊了神,毕竟不管怎么说,省里下来的人实在是太快了,这根本就让丽山市里的这些领导回不过神来,尤其是连一点风声这都没传出来,人就堵了门口了,这怎么能不让人心里发急。不过,当钱启申见到段昱那一脸淡定的模样,没来由的心里的慌张劲儿就消失了个七八成。

“也是,这大早上的,怕是下来的领导连早饭都没吃呢吧,作为地主,应该好好的请他们吃一顿才是。”

“哈哈,老钱,怕是这个客,要我来请才行呢。”也不知道是不是赶集似的,这钱启申的话刚刚落地,宋军带着他的秘书就走下了楼梯。

“……宋书记……”就在段昱一行五人走下楼的时候,早已经等在楼梯口的招待所主任擦着一脑门子的热汗走了过来。

“真是没想到啊,这阵势还真的是吓住了不少人呢,联合工作组,好大的阵势啊,省里这次可真是大动作啊!”宋军轻轻的摇了摇手,轻叹一声道:“别拦着人家,人家都是领导,该怎么做就怎么做……”

有宋军的吩咐,招待所主任自是如释重负,急忙的答应着,然后一路小跑着就去安排这些省里下来的领导去了。

“这次听说可是政法委副书记苏伟博和纪检委的副书记胡齐田一起下来的,看起来,这一关我们真的是不好过了!”宋军脸上的笑容也不见了,满脸愁容地道。

“哦,老宋已经听到信儿了?”钱启申听到宋军这话,眼神忍不住的微微一亮,心里暗道,这位马秘书长……没想到还真的是很看中宋军呢,不然连自己怎么都没得到信儿呢。

钱启申可是很清楚,自己的优势就是背后有姜副省长,而且自己和姜副省长绝对不是一般的关系,姜副省长是自己的表姐夫!这关系,可不是外人能够清楚的。作为自己的表姐夫的姜副省长,居然连话都没给自己传过来,反而是宋军得到了一些省里的消息,这就不由得不让钱启申感觉到吃惊和讶异了。

不过还不等钱启申想明白省里高层这错综复杂的关系是怎么回事,伴随着一阵快速的脚步声,很明显的五位省里下来的工作人员就挡住了他们几人前行的路。

“你们是钱启申、宋军和段昱吗?!”

众所周知,在官场上,称呼人都是尊称官衔的,哪怕是称呼被调查的干部也是要称同志的,除非是已经移交司法程序判定有罪,被双开后才会直呼其名,而且称呼的顺序,那都是很有讲究的,像是称呼此刻段昱他们三人,第一个喊段市长,那才是正理,可是偏偏眼前的这位三十来岁,戴着金丝眼镜,梳着小分头的青年就是对三人直呼其名,而且还特意把段昱放在了最后,这说明这青年不仅是性格极其嚣张,而且是故意找茬来了!

一听这问话,钱启申和宋军脸色都猛的一变,露出恼怒之色,不过多少有点顾忌对方省里来的“钦差”身份,如今他们都是以段昱马首是瞻,所以齐齐偏头看向段昱,看他如何应对。

“你是谁?”听到这眼镜青年如此的问话,段昱皱了皱眉头,眼中闪过一道精光,语气也有些不善了。

“不要问那么多,你们三个跟我们走一趟吧!”那眼镜青年听到段昱的问话,不仅没有回答,反而冷哼一声,大刺刺地挥了挥手,示意段昱跟着他们走。

看到这眼镜青年如此的做派,段昱不由的冷哼了一声,转头对宋军说道:“宋书记,这里是你的地头,既然这人不愿表露身份,你看是不是喊保卫科的人过来,将他们几个带进公安局好好的审问一下,看看是什么来路,是不是招摇撞骗的……”。

宋军早看不惯这眼镜青年青年的嚣张嘴脸了,此刻见段昱明知对方是省里来人,态度还如此强硬,心里大喊痛快!立刻转头对匆匆赶来的招待所主任下令道:“田主任,你没听到段市长的话吗?还不快去叫人!……”。

那招待所的田主任听到宋军这话,脸上的汗水就哗哗地流下来了,嗫嚅着嘴唇,完全不知该如何是好,一边是顶头上司,一边是省里下来的“钦差”,都不是他一个小小的招待所主任能得罪得起的。

“你!……”那眼镜青年没想到段昱的态度会如此强硬,鼻子都快气歪了!

“好了,小常,还是让我来吧,段市长,钱副市长,宋书记,自我介绍一下,我是来自南云省政法委的何云波,这次来……”这时那眼镜青年身后一个看起来比较老成的中年男子见事情有些闹大了,连忙站出来道。

段昱却看也不看那何云波,转头对身后的钱启申道:“钱市长,我记得省里最近下达了一份关于公务人员外出执行公务纪律的有关规定文件,你还记得文件上说了什么吗?……”

钱启申如何还不会意,立刻大声回答道:“我当然记得啊,市里还专门组织学习过呢,文件规定,公务人员外出执行公务首先要出示工作证件和介绍信,要求态度谦虚谨慎,不骄不躁,尊重地方和有关部门领导及其工作人员,不准居高临下,盛气凌人!……”

何云波等人脸色红一阵白一阵,他们本以为自己是代表省里下来的,段昱等人面对省里下来的联合调查组,那就应该害怕、恭敬才对,可是眼前的这一幕,实在是大大超出了何云波等人的预料之外。偏生又被段昱拿住了短处,发作不得,特别是开头问话那戴眼镜的青年,脸都憋成猪肝色了。

“段市长,这是我的工作证,刚才我们的同志态度不好,我向你道歉,不过你们这样做有意义吗?同上级组织对抗是没有好果子吃的,我劝你们还是合作一些,不然……”何云波深吸了一口气,皮笑肉不笑地道。

段昱却不接何云波的话,而是指了指那眼镜青年道:“我要看他的证件!”。

“你!别太过份了!”那眼镜青年气得鼻孔冒烟,却不得不拿出工作证,对段昱晃了晃,冷笑道:“看清楚了没?现在让你嚣张,等下你就知道厉害了!……”

哪知段昱眼明手快,居然一把将工作证从那眼镜青年的手中夺了下来,瞟了一眼,随手递给身后的何欢,“小何,你把工作证编号和姓名记一下,打电话到省政府办公厅核实一下,再把证件还给他!……”。

“我草尼玛!”那眼镜青年彻底被激怒了,完全丧失了理智,对着段昱就扑了过来!

段昱最尊敬的人就是母亲李慧娴,听那眼镜青年辱及母亲,眼中寒光一闪,毫不客气地反手就是一巴掌扇在那眼镜青年的脸上,这一巴掌却是稍稍用了些力气,直接把那眼镜青年的眼镜都抽飞了,半边脸都肿了起来!打完还不算,段昱冷冷地又来了一句,“我能问你一句,尼玛知道是谁生了你吗?”

这话一出来,在一旁的宋军也好,还是钱启申也罢,不由的嘴角都开始抽搐起来,老大就是老大,这骂人也骂得比一般人有水平,什么叫做尼玛知道是谁生了你吗?这不就是绕着弯子骂人是野种,没教养吗?!

那眼镜青年大约是被段昱打蒙了,半天也没想明白段昱骂他这话是什么意思,捧着肿得像包子似的腮帮子,咬牙切齿道:“你…你敢打我?!”。

一旁的何云波也被段昱的大胆举动惊呆了,半天才醒过神来,颤抖着手指着段昱道:“段市长!!你要知道,你是个领导!再怎么样你也不能打人啊?你就不觉得有失身份么!!你知不知道你打得是谁?!我看你这个市长是不想当了!……”。

段昱冷冷地道:“我妈都被人骂了,我还有身份吗?我不管他是谁?侮辱我的母亲就不行!至于我这个市长想不想当,你说了也不算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