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七章 厉害/入仕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哼哼,段市长好大的官威啊?!照你这样说,还没有人能管得了你了咯?!……”就在何云波不知该如何回应段昱的诘问的时候,伴随着一声威严的冷哼,一个高大的身影出现在厅堂里,来人大约五十来岁,四方脸,络腮胡,这人一出场就带来的一种天然的威势,还带着一股颐指气使的味道,显然是久居高位,怪不得口气这么大!

“老大,他就是省纪委副书记胡齐田,出了名的手黑,老大你可得小心点……”钱启申凑到段昱耳边小声道。

严格来说,胡齐田也是正厅级干部,与段昱只是平级,但纪委干部向来是见官大一级,胡齐田手握监察地方干部的重权,钱启申和宋军见了他都有些发憷,暗暗为段昱捏了一把冷汗。

“怎么回事?!怎么还打起来了?!像什么话?!”胡齐田其实刚才在门外已经听了好一会儿墙角了,对事情经过自然是心知肚明,见部下们有些镇不住了场面这才不得不亲自出马,却故意明知故问道。

那何云波见胡齐田来了就心中一喜,连忙上前恶人先告状道:“胡书记,段市长根本不配合我们联合调查组的工作,还把小常给打了,您看……”。

“恩?还有这事?小何,你是知道我党的纪律的,不能随便污蔑党的干部,尤其是段昱同志还是一市之长,怎么可能做出这样没有理智的事呢?怎么可能这么没有觉悟呢?……”胡齐田表面上是在斥责何云波,实际上却是话里夹枪带棒,全是冲着段昱去的。

段昱却只是冷冷地看着胡齐田表演,既没有急着反驳,也没有分辨,让胡齐田感觉是一拳打在棉花上完全没有杀伤力,感觉有点挂不住脸了,干咳一声,故作威严地对段昱问道:“段昱同志,刚才小何所说的是否属实啊?!……”。

“可以说属实,也可以说不属实……”段昱平静地道。

胡齐田皱了皱眉头不悦道:“这是什么话?!属实就是属实,不属实就是不属实,现场这么多目击者,还有谁敢当着纪委的面讲假话吗?!……”。

“首先这位何云波同志说我不配合调查组工作就不属实,迄今为止我没有接到任何关于省里下来调查组的通知,这几位同志上来就对我们直呼其名,没有出示任何身份证件也没有说任何理由就要带我们走,到现在我也没有弄清是怎么回事,就算我们想配合也无从配合啊……”段昱不慌不忙地道,说到这里语调又是一转,指着那带眼镜的青年厉声道:“至于说我打人,那也是事出有因!他身为政府干部,满嘴喷粪,我的母亲含辛茹苦把我抚养大,还从没有人敢当着我的面辱骂她老人家!难道他不该打吗?!……”。

胡齐田想不到段昱辞锋如此犀利,黑着脸道:“你这是什么态度?难道说你打人还有道理了?!……”。

段昱自然不会被胡齐田的官威吓住,针锋相对地回应道:“有没有道理,你我说了都不算,我打人是不对,我可以向他赔礼道歉,但他首先得为他辱骂我的母亲道歉,这个官司便是打到省委常委会上去我也奉陪!……”。

“你!”胡齐田被段昱气得浑身直抖。

“怎么了这是?都在啊,胡书记,这是谁把你气成这样啊?!”

就在胡齐田恼羞成怒,快要暴走的时候,一个很是有韵味和磁性的声音,伴随着一阵很有节奏高跟鞋敲打地面的脚步声传了过来。

一个女人,确切的来说是一个十分好看,第一眼看起来像是四十来岁,可是第二眼一看却又像是三十来岁,让人看不准年龄充满成熟魅力艳光四射的女人走了进来!

这位忽然出现的女人好像天生就有一种强大的、不怒自威的气场一般,让本来剑拔弩张的现场一下子安静下来,任是胡齐田这位纪委的副书记,都压制不下她的这种不可抵挡的气质和魅力!

“苏书记!”在场众人都情不自禁地身形一正尊敬地叫了一声,要说省委下辖的诸多部门之中哪位最让人印象深刻,对省委各级领导最是熟悉的钱启申可以很明确的告诉你,就是眼前这位,苏伟博,苏副书记!

苏伟博这位政法委副书记,那在整个南云省省委的名号都是一等一的,不仅仅是因为这位苏副书记长得实在是漂亮,更是因为人家是有着最多兼职的副省级干部。

没错,一个政法委副书记却是和政法委书记的职别一样,因为苏伟博这位女副书记还是省政协的副主席!同时还兼着省公安厅党组书记和省委巡视办主任的职务!一个女人,能够有着如此之多的职衔,能够在官场游刃有余,还很少有不良的传言传出,这就不得不说苏伟博这个女人有其厉害和独到之处了。

段昱也不是没有听过苏伟博的名声的,只是今天真的见到了苏伟博本人之后,段昱才发现,这位女书记比传闻中更漂亮,如果再年轻个十来岁,估计和李梦雪都有得一拼,不过段昱却顾不上欣赏苏伟博的漂亮,因为他知道在官场,长得这么漂亮还能身居高位的女人,要不是后台很硬,要不是手腕很硬,绝对是一朵带刺的玫瑰,只怕比那位官威凛凛的胡书记更不好应付呢。

“苏书记,你来得正好,现在下面的干部不得了啊,年轻气盛,我说话也不管用了,你是这次的调查组长,你来处理吧……”胡齐田气呼呼地道,他这脾气倒不是完全冲着段昱去的,任谁被个女人压一头,心里都难免有些不舒服的。

“你就是小段同志吧,我听说过你,果然是年轻有为啊,这么年轻的市长,我还是第一次见啊,我刚才在外面听到你说话了,怎么?你对省里派调查组下来没跟你打招呼有些不满啊,心里有情绪?!……”苏伟博瞟了段昱一眼,笑吟吟地道。

段昱暗道一声厉害!苏伟博一上来并没有在段昱打人这件事上纠缠不休,而是直接一顶对省里决定不满有情绪的大帽子扣下来,就让段昱不好招架了,只这一点就比之前只会耍官威的胡齐田高明了许多。

就这一点就让段昱不敢小视了眼前这个漂亮的女上司,连忙道:“苏书记,我怎么敢对上级不满啊,省里派调查组下来,是帮助我们丽山市查明问题,我欢迎还来不及呢,只是这几位同志没有出示工作证件,也没有说任何理由就要带我们走,我按程序核实一下他们的身份也没有错吧……”。

“嗯,小常是刚刚到我们省委巡视办挂职锻炼的,对办案程序有些不熟悉也是情有可原的,我回去以后会好好批评教育他的,现在你对他们的身份应该没有疑问了吧,是不是可以跟他们走了?……”苏伟博仍是笑吟吟地道,不过那笑容却有些公事化,让人感到一股寒意。

给苏伟博这番连消带打把之前段昱抓住何云波等人没有出示身份证件违反办事程序的一点优势基本给消除了,现在反倒是段昱被动了,不跟调查组走吧,那是跟上级对抗,跟调查组走吧,那主动权就完全不被自己掌控了,而自己之前有理的行为也变得没道理了。这也足见苏伟博的厉害了。

钱启申和宋军都有些垂头丧气了,对视了一眼,准备跟调查组离开,这时段昱却又突然出声道:“等等,苏书记,我们跟调查组走当然没有问题,不过在这之前我需要先跟苏书记确认一下,如果是上级认为我们在这次河田矿难事件中负有责任,存在违纪情况,决定对我们实施双规的话,请出示相关的文件,我们也需要把手头的工作向市里其他领导做一下交待,毕竟现在井下被困的矿工还没有救援出来,救援工作不能停滞,还需要协调指挥……”。

“如果上级只是一般的调查,向我们了解一下情况,那我觉得是不是可以请调查组到我们房间来问询,这样既不耽误工作,也不会造成什么不利的影响,毕竟现在救援井下被困的矿工的工作才是最重要的,这时候如果传出什么谣言会对目前的稳定局面造成不利影响……说实话,就算调查组向我了解情况,我也知道得不多,毕竟我刚来丽山市不久,连代市长的这个“代”字都还没去掉呢……”。

段昱这话一说出来,一直笑吟吟的苏伟博脸色也有些微变了,深深地看了段昱一眼,这个年轻人厉害啊,一下子抓住了问题的关键,事实上现在省里对于这次河田煤矿矿难事故的处理意见也有分歧,最后如何定性,还得看井下被困的矿工能不能全救上来,有没有大的伤亡,这个时候自然不会有什么正式的双规干部的文件下来,而省调查组的作用更多的是敲山震虎,如果强行把人带走,只怕后续的麻烦就大了,查出问题还好,没查出问题就不好交待了,毕竟这几位后面都是有人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