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八章 大来头/入仕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苏伟博能在官场有今时今日之地位,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她的消息渠道很广,所以她清楚地知道钱启申背后是姜副省长,宋军背后是马秘书长,这两位都是省委常委,虽然暂时处于弱势,但不代表他们没有反击的能力。

至于段昱,一般人的确不太了解他的背景,但苏伟博却清楚地知道段昱背后是李文军,虽然李文军已经调离了,但作为省部级干部里少有的少壮派,又深受二号首长赏识,今后必定是前途无量的,而且苏伟博还知道段昱和省委宣传部长李克定的女儿在谈恋爱,省军区司令员林国华似乎也对段昱颇为欣赏,有这三位大佬在背后扶持,加上段昱本身出色的才干,将来也必定是个不得了的人物,官场向来是宁欺老勿欺少,苏伟博也不想把段昱这位迅速窜起的官场新星给得罪死了。

而且这件事背后本就牵扯到上层博弈,苏伟博虽然当了这个急先锋,但也知道凡事得给自己留条后路,否则她也不可能在南云官场混得如此风生水起了。

想到这里,苏伟博点了点头道:“段市长说的也有道理,稳定压倒一切嘛,那就这样吧,分两组,分别到钱副市长和宋军书记房间谈话,了解情况,至于段市长嘛,他刚才也说了,刚来丽山,不了解情况,谈话就免了,有需要再单独找你!……”。

宋军和钱启申对视了一眼,都是喜出望外,他们虽然不怕调查,但是毕竟人言可畏,被人传谁谁谁被调查组给带走了,传到后头估计就要变味了,什么贪了多少钱,养了多少小情人之类的小道消息肯定会满天飞,特别是宋军,本来出了矿难事故一个领导责任肯定是没跑的,再这么一弄,那就是黄泥巴掉裤裆里---不是屎也是屎了。

两人本来见省里把苏伟博这位大员都派下来了,已经做好了认命的心理准备,刚才段昱如此强硬,把省里派来的“钦差”都给打了,他们在大感痛快的同时也为段昱捏了一把冷汗,没想最后竟然争取到了这样一个出乎意料的好结果,这也让两人对段昱越发佩服得五体投地了。

接下来,省里调查组分成了两组,苏伟博带一组,胡齐田带一组,宋军跟着苏伟博这一组回房间了,而钱启申则跟胡齐田这一组回房间了,大厅里就剩下了那位带眼镜的青年和段昱几个人。

段昱也正转身准备离开,没想到那一直赖在地上不起来满脸怨毒地望着段昱的眼镜青年突然跳了起来,指着他面目狰狞地吼道:“姓段的,你给我等着,这事没完,你要是识趣的话,就赶紧离开李梦雪,否则你一定会后悔的!……”。

本来段昱没准备搭理这家伙,可听到李梦雪的名字,眼中就闪过一道骇人的寒光,猛地一转身,死死盯住那眼镜青年,一字一句地道:“你说什么?!”。

那眼镜青年大约也是被段昱打怕了,吓得直往后退,不过马上又反应过来,这时候不能示弱,硬着头皮一挺胸道:“我…我说让你离…离开李梦雪,要…要不然要你…你好看,有…有本事你就打死我,打不死我…我就要弄…弄死你!……”。

段昱现在总算明白了李梦雪为什么这么急切打电话劝自己离开了,想来这姓常的小子一定来头不小,这件事已经触碰到了他的逆鳞,血气一涌就准备再把这姓常的痛揍一顿,梦雪的名字是你能叫的吗?要不是怕你不经打,老子一巴掌就能扇死你!

不过这姓常的话倒是提醒了,他之前打这姓常的还算有由头,此时再打他,理亏的就是自己了,就强压下要痛扁这小子的冲动,反倒朝常伯涛冷然一笑,露出了八颗雪白的牙齿,伸出一根手指晃了晃吐出三个字:“你不配!”。

“你!”那常伯涛被段昱不屑的语气气得浑身直颤,想爆粗口又怕挨打,正好这时刘汉生从门外进来,段昱朝刘汉生使了个眼色道:“刘师傅,你来得正好,这位省里来的领导只怕是犯病了,抽羊角风,你赶紧带他去矿上的医务所看看去,让医生给他多打几针,千万别舍不得用药啊!……”。

常伯涛一听王八气又上来了,也顾不上怕挨打了,暴跳如雷道:“你说谁抽羊角风呢?!你才抽羊角风,你们家全家都抽羊角风!……”。

刘汉生一看这情形如何还不知道怎没回事啊,二话不说上前就用手把常伯涛夹在胳膊下拖了就走,刘汉生多大的力气啊,夹着常伯涛就像夹个小鸡仔似的,胳膊如铁钳一般夹得常伯涛喘不过气了,想骂人都骂不出声来。

煤矿卫生所的医生见是市长司机送来的病人,哪里敢怠慢啊,而常伯涛被刘汉生夹得脸色发白,上气不接下气,手脚抽搐不停,的确有点像抽羊角风的症状,这煤矿卫生所的医生水平也有限,当下让刘汉生按住常伯涛,一管注射液就扎下去了,扎了一管还不见效,又扎了一管,这下就是没病的人都得打出病来了,常伯涛足足在病床上躺了三天才下床,这是后话,暂且不提。

目送着刘汉生把常伯涛带走,段昱的眼神也冷了下来,这常伯涛显然是有来头的,但既然已经撕破脸了,段昱也就自然不会后怕,但这背后显然是有人故意在挑事,才会把这个明显是个草包的纨绔子放到调查组里来,这用心就比较恶毒了。

不管怎样,段昱还是先要摸清这常伯涛的底细,也好有个防备,要了解省里某人的底细,自然没有比薛谦更合适的人选了,段昱直接拨通了薛谦的电话,一提常伯涛这个名字,没想到薛谦居然支支吾吾,半天都不肯说,只说:“段老弟,我劝你,这个人还是不要招惹他的好!”

薛谦越是这样说,段昱就越要打破砂锅问到底了,这个常伯涛到底是谁?为什么连薛谦都有些不乐意说,甚至连李梦雪都没给自己提起过。当然,段昱也不是不相信李梦雪,他也知道李梦雪的脾性,现在人家一颗心都挂在了自己身上,自己不可能去疑神疑鬼。

“薛哥,你说这话已经晚了,我刚才已经把他得罪死了,还打了他一耳光!现在你可以说了吧!”段昱云淡风轻地道

“什么?!你把他打了?!”电话那头薛谦一听就跳了起来,苦笑道:“我说我的段老弟哦,你胆子也太大了吧,你这下可真闯大祸了!……你想想省府里有哪位姓常,就不用我多说了吧!……”。

南云省姓常的人多了,不过要是南云省政府的话,应该不会太多。而且,薛谦让段昱自己想,那么就是隐约的告诉了段昱了,这位常姓人物很有名,官不小,连薛谦都不乐意说人家的名字,很显然这最少也是厅级的干部,可惜的是,段昱那里清楚南云省哪个部级干部姓常呢,除非……

段昱忽的一醒神,忽的想起来了,既然薛谦不乐意说,那么就表示这个人薛谦认识,而且肯定不乐意得罪,那就表示很熟咯……

能够进了薛谦眼里的人物,也就是进了谭新和眼里的人物,又是省政府的,那么显然就是常新泉——省政府秘书长了!

段昱对常新泉这位省政府秘书长并不熟悉,只知道这位省政府秘书长并不是本地人,来南云省任职的时间也并不长,不过一位省政府秘书长的儿子应该还至于让薛谦如此讳若莫深吧?!

“薛哥,你能不能把话说透了啊?就算常伯涛是常秘书长的公子也不至于如此吧?……”。

“真被你气死了,你连人家的底细都没摸清楚,就敢打人家,段老弟,我真不明白你是怎么坐到今天这个位子的?实话跟你说了吧,常秘书长或许不可怕,但京城的常老爷子就不是你能得罪得起的了,那可是曾经的中央领导人啊!进过政治.局的,虽然现在已经退休了,但捏死你不跟捏死只蚂蚁似的……”薛谦有些气结地道,末了又加了一句,“常家这一代就常伯涛这么一根独苗,你把他打了,人家能饶过你吗?而且我听说常秘书长可能马上就要再进一步,你现在知道怕了吧!……”。

段昱虽然知道常伯涛的来头肯定不小,但没想到会有这么大的来头,不提京城的常老爷子,只常新泉这位省政府秘书长就不是他能应付得了的了,刚才薛谦说常秘书长可能马上就要再进一步,那就是副省级干部了,看来自己这次是真的捅了马蜂窝了。

“反正人我已经打了,害怕有用吗?最多水来土掩,兵来将挡咯,不过,还是谢谢薛哥你给我消息,我正准备回市里去,我们要不要见个面,一起喝喝茶,丽都大酒店,老地方!……”摸清了常伯涛的底细,段昱反而冷静了下来,轻松地和薛谦玩笑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