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九章 意外收获/入仕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可过不去,嘿嘿,现在我在省城呢!”薛谦笑得有些得意,这也不怪他,谁让他身后站着谭省长呢,明知如今的丽山市是个大漩涡,人家自然不可能留在丽山趟浑水,要去省里躲清静去了。

段昱暗道一声滑头,不过他如今和薛谦还可以算是合作的蜜月期,自然要维持良好的关系,笑笑道:“还是薛哥你脑瓜子灵啊,我如今可是头都大了,矿难的事情还没解决,省里的调查组又下来了,薛哥你在省里有什么消息可得记得跟老弟我透露一下,到时候收不了场,薛哥你在丽山的日子也不好过不是?……”。

薛谦大约是觉得段昱要是倒霉了,他一个人在丽山也是独木难支,而这次省里下来调查组,他明明提前得到了消息,却没有通知段昱,结果让段昱把常伯涛这个来头大得吓人的公子哥给打了,多少有些不义道,就叹了一口气道:“段老弟,你就听老哥一句劝,常伯涛没别爱好,就是对漂亮女人感兴趣,他不就是看上了李家的丫头吗?你就让给他,女人嘛,不就是那么回事,等你功成名就,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啊,到时候我再从中说和说和,这段梁子没准就揭过去了……”。

段昱一听薛谦这话脸就黑了下来,不等薛谦说完,就打断了他的话,冷冷地道:“薛哥,你不要再说了!我段昱有两不让,一是欺人太甚的人我绝不让,二是抢我的女人绝不让!姓常的要怎么整治我,我接着便是,只要行得正坐得端,我谁也不怕!我段昱也不是任人下嘴的鱼虾,谁要对我下口,得小心崩掉他一口牙!……”。

“得,算我什么都没说,好心倒被你当成驴肝肺了,我看你是不撞南墙不回头哦!……”薛谦也有些不悦了,直接挂断了电话!

段昱收起电话,又去救援现场看了看,救援工作井然有序,段昱想要去帮忙,救援的工人们却死活不让了,说市长你够辛苦的了,有事就去忙吧,这里有我们呢,保证把井下被困的兄弟们一个不少的救上来。

在救援现场看了一圈,段昱心里也有底了,知道井下被困矿工被救上来是迟早的事,而他确实有更要紧的事要办,省里的调查组已经下来了,林雅怡那边却不知道进展怎么样了,跟下面的干部交待了几句,就让何欢去叫刘汉生,准备回市里去与林雅怡碰碰头。

等到段昱刚刚回到了丽山,从未主动给段昱打过电话的谭新和就一个电话打到了段昱的手机上。

“喂,是段昱么!小段!你是怎么做工作的?你的工作态度难道就是这样么?听说你把省里派下去的调查组的同志给打了?!你眼里还有没有我这个省长!还有没有组织有没有纪律了,你知不知道你这样做会带来什么样的恶劣影响?!你这个代市长是不是不想当了?!……”

段昱这才刚刚接到电话,一阵如同狂涛海浪一般的质问便直接充斥了段昱的耳膜,震得段昱耳膜都嗡嗡作响,电话那头的谭新和显然被段昱的胆大妄为快气疯了!

段昱早知道打了常伯涛会有这样的后续反应,也不慌张,将手机从耳边拿开一只手的距离,足足等了三分钟,听到手机那边的动静终于小了下来,段昱这才“嗯嗯啊啊”了几声,紧接着便开始小声的辩解道:“谭省长,您批评得对,我今天的态度是不够好,不过您是了解我的,我段昱再怎么大胆,再怎么无组织无纪律,也不可能藐视您啊,再怎么说我段昱也是长在红旗下,受党的教育多年的干部……”。

“这件事是这样的……您可不能偏听偏信啊,现场有好多人都看见了,您可以去求证,我要是说了半句假话,您随时撤了我!……”。

给段昱这一通高帽子戴下来,谭新和的火气总算消了一些,不过仍是怒气未歇地怒斥道:“你小子少跟我耍滑头,打马虎眼,不管怎么说你打人就是不对,从今天起你给我停职反省,写份深刻检讨交给我,什么时候认识到自己的错误了,我再考虑让你恢复工作……”。

段昱早已想好了应对之策,对于谭新和这样的人,唯一能打动他的就是政绩了,就装作可怜巴巴的样子道:“省长,您让我停职反省我没意见,不过我有个请求,能不能让我把高铁项目跑下来,再让我停职反省,我这好不容易跑出了点眉目了,要是前功尽弃就太可惜了!……”。

“什么?高铁项目的事有眉目了?!你小子可别蒙我,怎么回事?你给我仔细说说?!”果然电话那头谭新和的语气就变了,有一股压抑不住的喜气,谭新和本来对段昱去京城“跑部前进”没抱太大的期望,毕竟铁道部的事就是他这个省长也插不上手的,没想到段昱居然说这事有眉目了,如何不让他又惊又喜。

“省长,我蒙谁也不敢蒙您啊,是这样,我一个朋友正好认识铁道部的周副部长,周副部长答应帮忙,估计有五成的把握能让这条高速铁路经过丽山,并在丽山设站……”段昱自然不会跟谭新和是李文军出面帮自己打了招呼,他知道自己说得越神秘,谭新和越会深信无疑。

谭新和此时心里也掀起了波澜,段昱这小子了不得啊,居然有朋友能搭上铁道部副部长的关系,倒是让人有点看不透深浅了,难道说这小子真是一员福将?如果这小子真能把丽山的经济搞上来,倒是可以先用上一用。

想到这里,谭新和的语气一下子就变得亲切起来,“小段啊,这个高铁项目的事你一定要抓紧,要尽一切努力把这个项目拿下来!看在你工作还算勤勉的份上,我就放你一马,常秘书长那里我会帮你去做工作的,年轻人嘛,年轻气盛,有点小摩擦也是难免的嘛,你可不能翘尾巴啊,这次的事我先给你记在这里,到时候高铁项目拿不下来,我再跟你一起算总账!……”。

这就是打一闷杆再给一甜枣了,对于谭新和这一套段昱早已领教了,不过这一关总算暂时过了,至少短期内不用担心常家来找自己的麻烦,至于以后,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和林雅怡在丽山市再度会面,林雅怡这位“女包公”办事果然干练,不过一天多的时间,所有涉及河田煤矿矿难背后黑幕的关键人物都被她给秘密控制起来了,这会儿估计省里调查组想找人谈话都找不到人,而随着审讯工作的开展,河田煤矿背后的种种黑幕已经逐渐显现出来。

主要涉案的有湖景县县长胡汉龙,分管副县长李旗帜,及丽山市安监局一位副局长,湖景县安监局正副局长,河田煤矿正副矿长,以及湖景县大小官员共四十余人,还有一位分管矿产资源的副市长,和省煤炭厅一位常务副厅长也很可能牵涉其中,正是这些只知道吃拿卡要的官场蛀虫,包庇纵容河田煤矿的诸多安全待查问题,挪用河田煤矿的安全专项资金,从而导致了河田煤矿的突发事故!

面对连夜突审出来的初步结果,段昱指示市纪委要从快、从重的处理涉案的有关人员,尤其是对于纵容、包庇煤矿诸多安全问题的审查部门的有关领导,更是抓住一个要审理一个,绝对的不能够放松、放过,面对这样拿矿工的人命开玩笑的领导,绝不能姑息,决不能放过!

至于说因为抓人太多、太快引起的整个丽山市和湖景县风声鹤唳草木皆兵的情形,段昱根本就没有半点在乎,谁让这些人吃多喝饱了还不为人民办事的,再者说了,这些昏闇的官员,少一个对人民来说就幸福一群!

“林书记,辛苦了!”望着林怡雅充满血丝的眼睛,以及略显憔悴的面容,段昱知道这位女纪委书记肯定是几天没休息好了,能够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查清河田煤矿的背后黑幕。让段昱对这位“女包公”感到由衷的敬佩。

“不辛苦,我倒是听说段市长在河田煤矿大展神威,把常秘书长的公子都给打了,连苏书记和胡书记都在你这里碰了软钉子……”林雅怡撩了一下垂到面颊的发丝,浅笑道,显然这位纪委书记虽然人在市里,但丽山市的任何风吹草动都逃不过她的耳目。

段昱对林雅怡的消息灵通倒不觉意外,但林雅怡居然对常伯涛如此知根知底倒是有些意外了,眉目一扬道:“哦,想不到林书记对那位常公子还挺了解嘛?!……”。

林雅怡撇撇嘴道:“能不了解嘛,这位常公子可是名声在外,虽然到咱们南云省没多久,可是省里不知道这位‘风流公子’名声的还真不多,在省城风流快活还不够,居然还跑到咱们丽山市来包.养小,情人,一个还没毕业的女大学生,人家父母告状都告到我这里来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