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章 装傻充愣/入仕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倒可以算是意外收获了,没想到在林雅怡这里居然发现了常伯涛的“小尾巴”,段昱眼中精光一闪,不过却没有继续向林雅怡追问,哈哈一笑道:“这也可以理解,人不风流枉少年嘛,谁让人家后台硬呢,算了,不提他了,林书记,下一步你准备怎么办啊?……”。

林雅怡显然也并非完全无意提起常伯涛之事,不过段昱既然没再提她也就更不会提了,会心一笑,耸耸肩道:“还能怎么办?向上级汇报呗,再查下去就要捅破天咯,到时候你这位市长和我这个纪委书记加在一起只怕都没这么大脑袋背这个锅了,我准备等下就去省城,把初步审讯结果面呈省纪委彭书记,最后看上级如何决定吧……”。

段昱点了点头,叹了一口气道:“也只能这样了,再往下查,就不是我们这个层面所能掌控的了,我们现在要做的,还是赶紧把井下被困的矿工救上来,尽量把影响控制在可接受范围之内,湖景县的经济结构也要做调整了,不能再单纯的依靠煤矿资源来冲GDP……”。

说到这里他话锋一转,加重语气道:“不过我相信那些贪赃枉法的人,无论他们身居怎样的高位,最终都逃不过人民的审判!林书记,你肩上的担子很重啊!……”。

林雅怡深深地看了段昱一眼,和这个年轻的市长联手是她做出最明智的选择,在仕途上能遇到这样一位志同道合的盟友,无疑也是一种幸运,主动向段昱伸出手道:“段昱同志,让我们一起努力吧!”,两只手紧紧地握在了一起!

从市纪委的秘密办公点出来,刘汉生正要发动汽车,段昱却拍了拍何欢的肩膀道:“何欢,等下你负责开车,我要让汉生哥去替我办点事……”。

何欢虽然不知道段昱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但作为秘书,最基本的素质就是做到不该问的绝不问,立刻跑到驾驶位,把刘汉生替换了下来。

段昱把刘汉生拉到一旁,小声耳语了几句,刘汉生咧嘴一笑,拍着胸脯道:“小意思,这事交给我了,保证办得妥妥的!……”。

段昱刚从市里回到河田煤矿招待所,苏伟博和胡齐田就带着省调查组找上门了,脸色很不好看,胡齐田率先发难,黑着脸道:“段昱同志,你去哪里了?到处找你不到?!……”。

段昱自然知道为什么省调查组这几位脸色这么难看,河田煤矿矿难事件的主要涉案人员都被市纪委给秘密控制了,省调查组想找人谈话都找不到,能不火吗?!

不过这时候段昱却只能装糊涂了,耸耸肩道:“我去市里处理一点紧急公务,这不马上又回来了,怎么?我连人身自由都没有了吗?我没看到上级对我实施双规的文件啊?!……”。

“你!”胡齐田又被段昱噎了半死,要论牙尖嘴利,十个胡齐田也不是段昱的对手。

这个苏伟博这个调查组组长就不得不亲自出马了,板着脸厉声道:“小段同志,我可是给足了你面子,你就是这样回报我的吗?!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你这是在跟上级组织直接对抗!我劝你赶紧悬崖勒马,要不然谁也保不了你!……”。

也怪不得苏伟博会这么恼火,她本不想得罪段昱这位前途无量的官场新星,这次省调查组下来本来也不是主要冲着段昱来的,没想到段昱的动作却这么快,提前把涉案的关键人都秘密控制起来了,让省调查组想借题发挥、敲山震虎、隔山打牛都无从下手,搞得苏伟博这个调查组组长都不知道如何回去向上头交差了。

“额,苏书记,这话从何说起啊?我怎么敢跟上级组织对抗啊?!虽然上次有些小小的不愉快,不是都已经揭过去了吗?怎么还揪住不放啊?……”段昱童鞋最近的演技有见涨之势,装愕然的样子可以拿奥斯卡影帝了。

苏伟博脸色更不好看了,俏脸一寒道:“小段,你少跟我打马虎眼,我问你,为什么河田煤矿矿难事故涉案的关键人都找不到了,我听说是市纪委的工作人员把他们带走了,我打林雅怡同志的电话又打不通,联系又联系不上,我问了伍书记,他说他不知情,你以为我不知道这背后都是你在捣鬼吗?!我已经了解清楚了,林雅怡同志离开河田煤矿前和你单独碰过面!……”。

不得不说苏伟博确实厉害,连林雅怡离开河田煤矿前和段昱单独碰过面这样的秘密都掌握了,如果不是段昱布局在前,那这次博弈还真说不准谁能占上锋呢!

这个时候段昱也只能装傻到底了,一摊手道:“我也不知情啊!没错,我之前确实和林雅怡同志碰过面,可我们当时聊的是井下被困矿工救援的事情,现在我也联系不上她了,苏书记,你是领导,可也不能冤枉好人啊!……”。

苏伟博被段昱气得娇躯直抖,又放缓语气道:“小段,本来我是很看好你的,你这么年轻就当了市长,将来肯定是前途无量的,我也跟你交个底,我们这次下来也不是针对你,毕竟你也是刚到丽山上任,追究责任也追究不到你头上,你又何必强出头,惹火烧身呢,你可别自误前程啊!……”。

段昱自然不可能听了苏伟博两句好话就马上缴械投降了,装傻充愣到底道:“苏书记,我真不知情啊,您要我怎么说才信呢,林雅怡同志是老纪检干部了,我想她也不会干违反纪律的事的,没准这会儿她已经把事情查清楚了呢,这不是好事吗?!……”。

苏伟博见段昱软硬不吃、油盐不进,气得一顿足转身就走,走到门口又猛地一转身,冷冷地道:“小段同志,这段时间你最好不要离开河田煤矿,确实有要紧事需要离开,必须向省调查组汇报,调查组随时可能找你谈话,了解情况!……”。

段昱见苏伟博已经气得有些乱了分寸,就微微一笑道:“这点请苏书记放心,在井下被困矿工全部救出之前,我是哪里都不会去的,随时等候省调查组找我谈话!……”。

苏伟博冷哼一声,带着部下气冲冲头一不回地走了。

小道消息向来传得快,段昱得罪了省调查组“钦差”的消息很快传开了,虽然没有被公开双规,却等于限制了部分人身自由,于是当天一个段昱要倒大霉的消息从某些地下组织部的人员口中传了出来,而且这一传就传遍了整个丽山市上下。

而之前因为市纪委秘密抓人,导致不少政府干部突然失联,使得湖景县和丽山市官场都有些风声鹤唳,诸多丽山市大大小小的领导,即便是没有牵涉其中,也有不少人开始心生忐忑,顺便将段昱等人可能要倒台的消息传得就更加的猛烈了!当然,也有不少人是振奋不已的,毕竟真的要有人倒台了,那才是机会呢!

伍国光当然也不会放过这个大好的机会,连忙把自己的忠实铁杆市委常委副市长郑吉师派回了市里,如今段昱这个市长和钱启申这个常务副市长都被省调查组给限制了部分自由,不能随意离开河田煤矿,市政府这边群龙无首,就以郑吉师这位常委副市长地位最高,此时自然是他抢班夺权的最佳时机了!

这还只是市里的情形,而在招待所,常伯涛这位省里下来的“钦差”,也从病床上爬起来了,迫不及待地来找段昱“谈话”,语带讥讽,不停挑衅段昱,公然扬言段昱这位市长马上就要倒台了。

而此时的段昱却像是变了一个人似的,任由常伯涛如何挑衅,他都是那副云淡风轻微微笑的样子,让常伯涛感觉像是一顿猛拳打在了棉花上,反倒把他自己气得够呛,最后他自己也觉得无趣了,河田煤矿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他自然是待不住的,跑到丽山市区自去花天酒地去了。

身在湖景县招待所的段昱此时有种任凭雨打风吹却如山巍然不动的感觉,每天除了去救援现场看看救援工作进展,就是呆在房里看书,准备论文,他在南云大学攻读的经济学在职研究生班已经快毕业了,同等学力申请硕士学位的全国联考也考过了,只等最后毕业论文答辩通过就能拿毕业证和学位证了。

段昱能保持如此淡定,何欢这个秘书就有点坐不住了,毕竟他这个秘书的命运可是完全系在段昱这个老板身上,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每天窜来窜去四处打听消息。

“……市长,今天听说那个常伯涛灰溜溜的给遣回省里了!”何欢喜不自胜地跑了进来气喘嘘嘘地道,无怪乎何欢会这么兴奋的,实在是常伯涛太讨人厌了一些,瞧他那副可憎的嘴脸,连何欢都想打他个满脸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