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三章 放大招/入仕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人大会闭幕后的一段时间,丽山市似乎变得平静,伍国光那边似乎也看不到什么动作,甚至连段昱和薛谦在常委会联合提出高开区的改组方案,他也没有表示任何的反对意见,让本来准备了后手的段昱也觉得很诧异,因为这完全不像伍国光的风格,事有反常必为妖,伍国光肯定在酝酿着什么,不过段昱却没有心思去关心这些了,需要他关心的事太多了,如果高铁项目最终能落后丽山,必将让丽山进入发展的快车道,他必须提前做好经济布局了。

段昱全身心地扑到城市改造事务上去了,丽山市的城市改造已经初显成效,街道宽了,路不堵了,绿化好了,城市变美了,原本因为城市改造给出行和生活带来不便有些怨言的老百姓们如今也开始说段昱的好话了。

而就这时,一个小道消息开始在丽山市地下组织部之间流传之后,整个丽山市的官场,又开始有些风起云涌了,对于这些小道消息,段昱本来是从不关心的,但是这天下午段昱才刚刚上班没多久,便已经有三位公安局的副局长打电话要来汇报工作了,这就不得不让段昱引起重视了。

“小何,去好好查查,这消息,到底是怎么传出来的!”

段昱不是官场初哥,也知道无风不起浪的道理,这忽然之间的消息,未免来得太突然了吧!尤其还是,有关一位市委常委的调动……

何欢以前当过跑政法口的记者,在政法口的人面还是很熟的,出去打了几个电话之后就赶紧回来汇报了,“老板,这次只怕是真的了,公安口已经传开了,而且许书记本人也已经几天没到公安局来上班了,听说是接到省公安厅的通知,去省里谈话去了……”。

“哦,那是谁来接他的位置有消息吗?是空降还是就地提拔?”段昱皱了皱眉头追问道。

“这我就不知道了,说什么的都有……”何欢挠了挠头道。

“嗯,我知道了,你去忙吧!”段昱眉头皱得更紧了,陷入了深深的沉思。

丽山市政法委书记许海山要调动的消息,盛传了也不只是一天两天了,甚至段昱来丽山后参加的第一次常委会议上,许海山自己都提出了要“退休”的想法,但是他真的想提前退休吗?这个世界上真正能做到对权力毫不恋战的人只怕不多,这不过是许海山的一种策略罢了,最后伍国光对公安局常务副局长的提名不就给许海山不着痕迹地化解了吗?

正是那次常委会使得一直紧跟伍国光的许海山心生怨尤,甚至借此机会狠狠地敲打了公安局几个投靠了伍国光的副局长,从那以后许海山在常委会上就成了中立派,甚至在段昱那次在美食街为刘汉生出头与刑警队几名刑警发生冲突事件以后,他还有隐隐偏向段昱这边的势头,段昱最后能在常委会上力压伍国光一头,和许海山的态度也不无关系。

没有人能忽视一个当了十几年公安局长的市委常委的影响力,所以除了最初的时候,几个投靠伍国光的公安局副局长见许海山年纪快到线了,迫不及待地上蹿下跳想上位,后来反被许海山狠狠地敲打了一番之后,也都老实了,甚至许多人都慢慢淡忘了许海山要“退休”的这件事。

但这次的传言却来得比前几次都猛,再加上这接二连三的几位公安局的副局长来汇报工作,怎么能不让段昱心生臆想呢。表面上看许海山的退休似乎和段昱似乎并没有多大关系,但只要略略地往深了想,一个市委常委的退休则很可能会改变常委会的格局,尤其是在这个段昱隐隐能掌控常委会局面的敏感时刻。

尤其许海山早不退,晚不退,偏偏在这个时候传出他要退休的消息,这里面就显然大有文章了,不过真正能看透其中玄机的人并不多,人们更多的是看到的政法委书记、市委常委这个炙手可热的位置,所以许多自认为有资格接任这个位置的人都有些坐不住了,开始上蹿下跳的活动。

在稍后的几天里,不光是公安口那些有力争夺这方宝座的诸多官员们来汇报工作,甚至连宋军这样的丽山市委常委都来段昱的办公室里坐了坐,不过自始至终,段昱都没有露出半点支持谁的意思,其实他已经从这里面隐隐看出了些许的玄机,这很可能是伍国光开始出招了,但哪怕明知如此,他也没办法,因为一个市委常委的位子显然不是现在的他能染指的。

而且他也隐隐听到一点风声,省里对于他这个才刚刚去掉头上“代”字的市长居然能力压市委书记有看法了,如果他再不知收敛的话,接下来肯定就会要挨板子了。

但是别人不这么想啊,现在外面都在传,现在的丽山市市委常委会已经是段昱这位市长说了算了,所以来段昱办公室跑门路的人,绝对的超过去伍国光办公室的!

如果说许海山要退休这个消息还只是段昱略略有些吃惊的话,但是钱启申的突然来访就着实让段昱大吃了一惊。段昱从来就不是喜欢揽权的人,对于下面这些分管副市长的工作,他从来都是大胆放权,全力支持,钱启申这位常务副市长,更可以算是段昱的左膀右臂,自然被段昱委以重任,钱启申还经常开玩笑说段昱比资本家还会剥削人,他都恨不得一个人削成两半用了。

所以钱启申平时很少有时间能来段昱办公室单独汇报工作,平时有事大都是电话里汇报了,如果是比较重大的事又不是特别急的话,他一般会选择在下班后约段昱单独坐坐,既谈了工作,也联络了感情。就算是实在有急事来段昱办公室,他也总是笑嘻嘻的,毕竟两人的关系摆在那里。

但今天一进来,钱启申却是一副垂头丧气的样子,一言不发地走进来,坐在沙发上唉声叹气,段昱一看钱启申这副模样就知道有事了,连何欢进来泡茶都让他挥手退回去了,亲自给钱启申泡了一杯茶,在他旁边的沙发上坐了下来,笑道:“启申,这是咋了?怎么像霜打了的茄子一样?这可不是你的风格啊?……”。

“老大,我要调走了!……”钱启申猛地抬起头,声音有些颤抖,眼睛里竟是有些湿润了。

“调走?!去哪里啊?”段昱一听心里就咯噔一下,钱启申可以算是他的左膀右臂,钱启申要是走了对他来说无疑是一个巨大的损失。

“还不知道,中组部有个干部异地交流计划,我已经进了名单了,可能是平调,也有可能进一步……”钱启申摇摇头道。

“那是好事啊,进一步就是市长了,可以独当一面了,你不是早就盼着这一天了吗?待会我给宋军打个电话,让他赶到市里来,咱们好好喝顿酒,庆祝你高升!……”段昱强做笑颜道。

“可是我不想走啊!去外地人生地不熟,一切都要从头开始,我还是想跟在你身边干,当副手我也愿意!”钱启申有些激动地道,眼圈都有些发红了,通过这段时间的合作,他对这位比自己年轻的市长已经是深深的认同了,事实上每一个在段昱身边的人都很容易被他感染,做事充满激情,感觉有使不完的劲。

而且钱启申心里也是有本明账的,段昱如此年轻就当了市长,要能力有能力,要背景有背景,要手腕有手腕,将来肯定是前途无量的,跟着他自己这个副手也能水涨船高,将来成为封疆大吏也不一定,而这一去异地任职,毫无根基,搞不好这辈子就在正厅这个位置止步了。

“唉,我何尝不想你能留下来帮我啊,可既然是组织决定,我们也只能服从组织分配啊!……”见钱启申动了真感情,段昱也有些动容了,叹了一口气道。

“老大,我不相信你看不出来,这里面有猫腻!……”钱启申瞟了段昱一眼,恨恨地道:“我听姜省长说了,这次中组部的异地干部名单上本来没有我的名字的,是后来补报上去的,这不是秃子头上的虱子明摆着吗?有些人就是想把你身边的人都搞走,想让你重新成为孤家寡人,好让丽山重新成为某些人天下!……”。

是啊,事到如今,段昱要是还没看明白怎么回事,他也就不配做伍国光的对手了,许海山的退休,钱启申的调离,都发生在这个敏感的时刻,这本身就很说明问题了。

不得不说伍国光放出的这计大招确实够狠,直接对市委常委会进行换血,把偏向段昱的常委都弄走,段昱好不容易才在常委会上确立起来的微弱优势又荡然无存了,而且这样的大招就算是段昱明知道是伍国光在背后捣鬼也毫无办法,以他目前的实力是根本没法影响到市委常委的任命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