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章 让人又敬又怕的市长/入仕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最后这次聚会自然什么结果也没有,林雅怡等人忧心忡忡地各自回去了,段昱却像是没事人似的,第二天又继续他未完的下乡调研去了,仿佛对市里的这番风云变幻毫不放在心上似的,让林雅怡等人也有点摸不清他的心思了。

风吹青草低,阡陌炊烟起!

站在乡间的田埂上,看着那一望无垠的如同青草一般的绿油油的稻苗,段昱的心情也很愉悦很清爽,他现在算是彻底领会了过年时蒲兴强对他的那番点拨,这段时间的下乡调研让他收获颇大。

三里乡,这是段昱下乡的第四十三个乡镇,也是段昱来长汀县后,走完的最后一个乡!短短的一个多月的时光,段昱就像是一只不知道疲惫的老黄牛一般扎在了一个个的县区乡镇之中。当然,段昱也没有忘记丽山市里的诸多政府工作,不过在这三个月中,段昱思考最多的就是这诸多区县的经济发展情况和未来的发展线路。

经过一个多月的实地考察和琢磨,经过一个多月段昱和诸多区县的领导同志的反复商讨,对于丽山市下属的四区八县整体上段昱已经有了一个大概的发展方向。段昱做的工作说起来很简单,就是结合各区县的地方特色,发掘各区县的经济增长亮点,然后结合地域特色打造产业链条,但真正实施起来就很难了,协调银行对有发展的小企业、小作坊提供低息贷款,制定出台各种有针对性的扶持性政策,召集有代表性有发展潜力的小企业、小作坊带头人座谈,为他们打气,给他们解决实际困难......可以说是千头万绪。

这段时间下面那些区县领导也充分领教了段昱这位年轻市长雷厉风行、务实干练的工作作风和魄力,你休想在他面前打马虎眼,通常应付上级的那套推诿、哭穷的理由对他完全没有作用,因为他掌握的情况通常比这些区县领导还细致得多,三句两句就能问得你哑口无言,冷汗直流,而且这位年轻市长最喜欢开现场会,什么问题当场就落实了,责任到人,要是时间到了,安排的事情却没落实下去,你就等着挨批吧,这段时间已经有好几个乡镇的一把手被段昱就地免职了,所以现在下面的干部对这位年轻的市长是又敬又怕。

敬的是这位年轻市长做事的勤奋,这样连轴转的实地调研视察,无疑是很考验人的体力的,而且白天调研完了,段昱晚上还常常要组织相关的领导干部开会讨论,就连陪同他的那些基层干部都大感吃不消,可这位年轻的市长却总是精神奕奕,好像有使不完的精力一样,这也让下面的干部不敢有半点的懈怠之心。

怕的是这位年轻的市长下来调研的时候经常不打招呼,轻车简从,把情况都摸清楚了才会通知相关的基层领导来开现场会,说不得什么时候板子就打下来了,搞得这段时间下面的干部都是战战兢兢,如履薄冰,生怕哪里出了漏子。

“老板,咱们现在要不要回乡里?”

陪着段昱接连一个多月的来回奔波,便是当过外勤记者的何欢也有些吃不消,白净的脸庞也晒得显得有些黑黝了,而且更让何欢想不通的是,为什么同样是在乡间奔波,自家的老板就越来越显得皮肤细腻呢,就好似一个大姑娘似的,而再看看自己……

“嗯,也快中午了,走吧,我记得郭叔说要给做个三七汽锅鸡吃呢!”段昱一想起那位慈祥的郭大叔,脸上就忍不住的浮现出一丝丝的笑意。

这位段昱嘴里的郭叔,其实也就是三里乡的一个老农,只不过因为他参加过反击战所以在三里村还是很有一些威望的,而这次段昱来到三里乡,住的就是郭叔家里,而且一住这就是两三天。

这两三天里,段昱通过这位郭叔了解了很多有关三里乡的事情,而且还因为这位郭叔才制定了三里村的未来发展思路,那就是农业为辅,大力利用三里村后的十来座土矮山,发展特色的养殖业。

“……市长,快进来,锅子已经熟透了,现在吃着正好……”见到段昱这位大市长从自家门前走进屋,一脸褶子的郭叔满脸笑容,那模样就像是看见外出打工的儿子回家了一样,说不出来的热情和亲切。

其实,也不怪郭叔会这样的喜欢段昱这位大市长,当初段昱走进他养鸭的鸭鹏的时候,他还以为段昱是闲得没事做从城里到乡里来游玩的小年轻呢,不过乡里人多好客,郭叔还是热情地邀请段昱跟他一起吃饭喝酒。

吃饭的时候段昱问起郭叔养鸭的情况,郭叔就忍不住发了几句牢骚,段昱也只是笑着听不发表意见,有时还拿出小本子记上几笔,吃完饭又让郭叔带他上村里转,四处了解情况,哪知道第二天发生的事情却让郭叔眼珠子都快掉出来,这个小年轻基本了解了村里的一些情况和问题之后,就拿出手机出去打了几个电话,没多久,县里的县长,乡里的书记、乡长还有一大群县里、乡里的领导就一个个满头大汗地赶来了,郭叔这才知道段昱居然是市长!

接下来段昱就开了现场会,把刚才郭叔发的那些牢骚反映的那些问题一件件摆出来,一件件解决落实,而且提出了一个三里村长期发展的经济扶持计划,原来困扰郭叔好久,求爷爷告奶奶都没能解决的问题一下子全解决了,而且还帮郭叔落实了一笔低息贷款,让他当带头人带领乡亲们搞养殖发家致富!

像这样没架子心里装着老百姓的市长,郭叔还真是头一次见,而且开完现场会,段昱把那些县里、乡里的领导都打发走了,自己却没走,反倒在郭叔家住下来了,说是要监督今天开会布置的工作的落实情况,一天不落实,他就一天不走,还让郭叔带他往三里村村后的十来座土矮山里钻,最开始郭叔在这位大市长面前多少还有些拘谨,后来熟了也就把他当亲人一样看待了。

正是因为如此,郭叔才会特意的一大早进山,抓了一只山鸡回来,并且特意的给段昱做了一锅三七汽锅鸡,为的就是款待这位将要回城的市长。

“谢谢郭叔了,郭叔你坐着,还是我来,我来盛!对了,郝县长他们都回去了?”

段昱嘴里的郝县长,就是三里乡所属的长汀县的县长郝福晨,一个只比段昱大上四岁的很年轻的县长。这次段昱下三里乡,可把郝县长急坏了,县里村里来回跑,腿都跑细了,这次回县里,其实也是段昱吩咐的,为的就是给三里乡落实扶持资金和低息贷款,顺便派几位善于养殖的农业局的工作人员再次来三里乡考察、实验养殖!

“香,真的是好香!”还真的别说,野鸡就是野鸡,这种纯天然无污染的山鸡吃到嘴里,绝对的和城里的那些养殖出来的鸡鸭不同,不仅香味入鼻,而且那唇齿之间的香甜绝对的比吃什么五星级的大酒店的山珍海味还来得舒爽。

“好吃,市长就多吃一些。”见到段昱一个劲儿的夸赞自己的手艺,郭叔脸上的褶子笑的都快遮住自己的眼睛了,“这次进山,打了四只鸡回来,走的时候,市长也将剩下的三只带上,回去可以让那些饭店的厨师帮忙拾掇一下,保管比城里那些鸡吃着香……”

“那可就多谢郭叔了……”

段昱没有拒绝郭叔的好意,不过在离开郭叔家里的时候,还是让何欢偷偷的留下了五百块钱,就当是买的这三只山鸡和这两天的食宿费用。

坐上自己的座驾,看着愈渐愈远的三里乡,段昱不由的长叹了一口气,相比起市里的那些勾心斗角起来,还是乡野村间的这些老农们心眼实在,只要你诚心诚意的为他们好,他们总是会想着用十二万个真心来回报你。

“……何欢,李昌利副书记那里有没有什么新的情况反馈过来?”

段昱嘴里忽然冒出来的这位李昌利,其实是丽山市政法委的副书记,而且还是钱启申一系的人马,也就是属于段昱这一系!这次段昱三里乡有些虎头蛇尾的下乡行动其实就是因为丽山市里出事了!

这次能够打断段昱的下乡行动,根子就出在了公安局上!新上任的政法委书记兼公安局局长徐**新官上任三把火烧起来了,在经过了一个月的适应期后,终于开始下手了,而第一个对象就是公安局的副局长马超!

马超原本是许海山的人,后来许海山要调走了,不知道是受了许海山的点拨还是别的什么原因,马超主动来向段昱汇报了几次工作,表达了投靠之意,段昱也需要在公安口有能指挥得动的人,从侧面了解了一下马超的为人,发现马超官声还不错,业务能力也强,也就默许了他的投靠。

这次事情的起因其实也很简单,那就是在徐**这位政法委书记亲自领导的一次打黄扫非的行动中,在搜查某个夜场后,其中的一个老板攀咬了马超一口,说马超这位副局长收“保护费”,还不办事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