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六章以阳谋对阴谋/入仕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就在徐海涛气势十足地准备再次向段昱系开炮的时候,他的秘书突然急匆匆地走了进来,本来市委常委会是不允许市委常委们的秘书列席的,这个时候徐海涛的秘书进来肯定是发生大事了,所以徐海涛的脸色就微微有些变了,果然徐海涛的秘书快步走到徐海涛的旁边在他耳边小声地耳语了几句,徐海涛的脸色一下子就黑了下来!

其他常委也知道肯定有事发生了,注意力一下子从段昱身上转移到了徐海涛身上,就见徐海涛脸上阴晴不定,突然一拍桌子,对着坐在他斜对面的林雅怡色厉内荏地道:“林书记,你们市纪委突然带走我们政法委和公安局那么多干部,招呼都不跟我们打一个,到底是什么意思?!……”。

林雅怡不屑地瞟了徐海涛一眼,冷冷地道:“我还没问你呢,你说你们市公安局的马超副局长存在违纪问题,绕过我们市纪委将他扣押调查,你到底是什么意思啊?!而且什么时候我们市纪委办案需要向政法委汇报了?!……”。

“你!”徐海涛气得浑身直颤,却拿林雅怡毫无办法,公安局算是强力部门了,所以徐海涛连段昱这个市长也不怎么畏惧,敢公开和段昱打擂台,但市纪委却是比公安局更加强力的部门,特别是政府官员听到公安局抓人或许还不怎么害怕,但听到市纪委上门只怕就要吓得尿裤子了。

“嘶!”伍国光情不自禁地倒吸了一口气,事到如今他如何不知道自己再次掉进段昱的坑里了,段昱去财政局虚晃一枪根本就是设计好的,把他的注意力全吸引到那边去了,还故意放出过问最近财政局大笔财政支出的风声,好让自己误以为段昱会在常委会上抓住公安局大规模换车的事发难,知道自己一定会以此先发制人,顺道挖了一个坑,然后在常委会上借力打力,让自己和徐海涛弄了个灰头灰脸不说,还顺利在常委会上通过了本来会阻力重重的公务员工资改革的提议。

而段昱的真实目的却是把自己的注意力转移开后,与林雅怡这位纪委书记暗中布局,借常委会召开之时,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反将了自己和徐海涛一军,如果自己和徐海涛还继续抓住马超事件大做文章的话,只怕下一步林雅怡的攻势会更猛,搞不好要把公安系统的伍派和徐派势力一网打尽,那可就真是得不偿失了!

想到这里,伍国光心里就情不自禁地升腾起一股寒意,这样的心机,这样的手腕,居然会出自一个如此年轻的青年之手,这未免也太可怕了,走一步看三步,一石二鸟,官场博弈遇到这样可怕的对手,无疑是最让人头疼的。

最可怕的是哪怕伍国光事先知道段昱的布局,也不好应对,这就是典型的以阳谋对阴谋了,伍国光本以为在自己连发大招,一举扭转自己在常委会上的颓势之后,段昱纵使不会全无还手之力也要疲于应付了,而段昱之前一个多月的下乡调研似乎也证明了这一点,不曾想段昱回来才几天,就将自己这蓄谋已久,准备利用这次常委会彻底打压段昱一系势力,重新树立自己这个市委书记威信的计划彻底打乱了!

能够看出段昱这一系列布局之妙的人当然不只伍国光,能够当上市委常委的哪个不是人精,哪个不是官场老手,如果说之前还有些云遮雾罩的话,此时也都恍然大悟了,看向段昱的目光都有些不一样了,这位年轻的市长还真是不简单啊,手腕之老辣,布局之长远,让在座的这些官场老手都不得不叹服,当然心情却是各自不同的,有敬佩,有惊惧,也有妒忌。

徐海涛的发言也说不下去了,他好不容易才在政法委和市公安局内培植了一些倒向自己的新势力,这下却让林雅怡一锅端了,他要是抓住马超事件穷追猛打的话,只怕他这个政法委书记兼公安局长的位置都会有些坐不稳了。

现在徐海涛不由有点暗暗后悔之前的猛浪举动了,他之前在省政法委任副书记,名头听起来是不错,但其实手中却是没多少实权的,如何能和丽山市政法委书记兼公安局长这样的一方诸侯相比,所以他很有点如龙入海、意得志满的感觉,又看段昱年轻可欺,似乎也没有多硬的背景,而他能空降丽山市其实也是伍国光运作的,自然毫不犹豫地和伍国光站到了一边,甚至充当起了急先锋,率先在常委会上对段昱系开炮,现在反倒搞得自己颜面尽失、进退两难了。

而且马超事件根本就是他和伍国光一手炮制的,那个举报马超的夜店老板也是事先安排好了,如果真让林雅怡这么查下去,倒霉的还真不知道会是谁呢!

事到如今徐海涛也不知该如何是好了,只得把目光投向伍国光,伍国光不愧是一把手,控制常委会的局面的能力还是岗岗的,尽管心中波浪起伏,脸上却完全看不出喜怒,威严地咳嗽一声道:“看来公安系统存在的问题不少,不过海涛同志刚来不久,情况还不了解,有必要进一步调查,会后海涛同志再与林书记沟通一下,由纪委和市公安局纪检组联合调查,就不在这次会议上讨论了……”。

让徐海涛会后与林雅怡单独沟通,而且是由纪委和市公安局纪检组联合调查,那其实就是一种变相妥协了,起码对马超的处理在这次常委会上是不会有结果了。

那么剩下的就只有对容华君的处理问题,伍国光已经打定主意在这个问题上无论如何都要寸步不让,他已经连失两城,要是连这一城都拿不下来,那这次常委会就真白开了,他也会彻底颜面扫地,想要在这次常委会上重新树立他一把手威信的计划也就泡汤了。

不过对于容华君的处理问题,伍国光还是有把握的,毕竟河原县发生这么严重的因燃放烟花爆竹致死致残恶xingshi故,容华君这个县长肯定是要负领导责任的,而且他如今在常委会上占据优势,舟赵政这个墙头草他也做通了工作,已经答应再次支持他,戴裕枢这个统战部长向来是中立,随大流的,所以他有十足的把握在这次常委会上将容华君斩下马。

想到这里,伍国光说话底气就足了许多,敲了敲桌子威严道:“好了,我们继续刚才的讨论,春节期间河原县发生的燃放烟花爆竹致死致残恶xingshi故影响非常恶劣,是我将容华君停职的,当时有的同志对我这样处理有看法,说我是搞一言堂,没有上常委会讨论就把一名县处级干部停职了,好,那我们今天就来讨论讨论,看这样的干部应不应该被撤职!……”。

伍国光话音刚落,他的忠实铁杆郑吉师就迫不及待地跳出来摇旗助威了,“我坚决拥护伍书记的决定,河原县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恶xingshi故呢,我认为主要责任在容华君身上,容华君同志还是太年轻了,所以才会在安全这样的大问题上出现疏忽,出了这样大的恶xingshi故我觉得容华君已经不适合再担任河原县县长一职了!……”

大约是觉得刚才失了面子想在伍国光面前扳回点印象分,徐海涛又有点坐不住了,马上接话道:“我插一句啊,我虽然刚来丽山不久,情况不怎么了解,但我觉得安全工作永远是第一位的,出了安全事故,主管领导就必须负领导责任!我也坚决拥护伍书记的决定!……”

徐海涛这一说话,在座的常委们都有些忍俊不住,就连伍国光也嘴角不易察觉地抽搐了两下,心说你就别再“插一句”了,之前两次你“插一句”就插出幺蛾子出来,还嫌不够丢人吗?!不过徐海涛好歹是在帮他说话,他倒是不好打击他的积极性,也就没有说什么。

在场的常委中只有苏平没心思觉得好笑,毕竟他和容华君有亲戚关系呢,容华君要是被撸了回去老婆还不得和他闹啊,不过他也没胆子在常委会上直接挑战伍国光的权威,只得频频看向段昱,希望他能站出来帮容华君说话,但段昱却像是丝毫没有注意到他的眼色似的,低着头仍然在笔记本上写写画画,丝毫没有开口说话的意思。

“好吧,如果大家没有什么不同意见,我们就开始举手表决吧,同意免去容华君河原县县长职务的举手!……”伍国光也怕出幺蛾子,等徐海涛发完言,就立刻迫不及待地开始举手表决,根本不给段昱发言的机会!

苏平倒是想站出来帮容华君说两句话,不过见段昱仍是一副无动于衷的样子,张了张嘴最后还是没有说话了,只是心里暗叹了一口气,看来自己也看错段昱了,想想也对,现在明显伍国光占据了优势,谁又会愿意为一个不太相干的人来弄个灰头灰脸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