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七十二章 艰难说服/入仕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市长,这件事情,你怎么看?!”自从上次常委会议之后,林雅怡便隐隐的知道了,段昱是一个很有政治头脑和手段的人,现在有了扳倒郑吉师的机会,林雅怡就想要看看段昱有什么样的打算。

看着林雅怡那问询的眼神,段昱轻轻的摇了一下自己的头。段昱很清楚,林雅怡这样问显然不是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而是心中顾虑太多,林雅伊心中这些顾虑段昱其实也同样有。只不过,段昱对于腐败的容忍度,真心不是正数,而且常务副市长这个职位,对于政府这边来说可以说是相当重要的,让这样一个贪得无厌的家伙给自己当副手,段昱还真是不放心,又怎么可能继续容忍郑吉师继续贪腐下去呢。稳定大局固然重要,但如果超出原则底线,那就是纵容了!

而且从另一个角度来说,这对段昱来说未尝不是一次机会,扳倒郑吉师,对伍国光肯定是重大打击,很有可能让段昱能够彻底掌控丽山局势,当然伍国光肯定不会坐以待毙,肯定会猛烈反击,但段昱也从来没有怕过不是!

想到这里,段昱就微微一笑道:“林书记,你是纪委书记,你应该比我更清楚,贪腐会对我们的政府公信力带来多坏的影响,而且从现在掌握的情况看,这案情还不是一般的严重,大道理我就不说了,你如果一定要问我的意见,我的态度很明确,不管是什么级别的干部,只要他触碰到了这条红线,就该查,该抓!倒是怎么查,怎么抓,确实是要讲究些策略,毕竟涉及的不是一般干部,要防止迟则生变啊!”

听了段昱这话,林雅怡已经清楚了段昱的选择,这完全就是想要一棒子直接将郑吉师打入地狱的节奏,而且连带的还有不少的人也要跟着倒霉,甚至深究下去,这丽山市怕是还要在来一次官场风暴呢。

“段市长,你的话当然没错,我们纪委对于贪腐违纪行为肯定是不可能坐视不理的,但正因为案情如此严重,我们才更需要慎重,毕竟涉及到一位市委常委,我们市纪委也是没有权限直接查办的,所以我的意见,我是不是先按程序上报,然后再按上级指示进行双规……”林雅怡皱了皱眉头道。

林雅怡毕竟是一个女人,不管平时在人前表现得多么刚强、冷傲,在遇到这种牵扯到市委常委的大案子的时候,杀伐决断就明显不如段昱了。

段昱摇了摇头笑道:“林书记,还记得上次河田煤矿矿难的事吗?当断不断,反受其乱,你如果相信我,就听我的,先把人控制起来,有些事不得不防啊,这样吧,我跟你一起去省城汇报,有责任我来担!……”。

段昱这样说,自然是有道理的。因为之前段昱在曲龙任常务副市长的时候被省纪委调查组双规,所以也知道省纪委的那位彭书记对自己似乎并不感冒。所以有些事情必须先走一步,提前布局,否则等走漏了风声,人跑了,案子变成了夹生饭,那被动的就是自己了。对于这样一件涉及到一位市委常委级别的贪腐大案,段昱也不得不小心一些,不得不考虑长远一些,

林雅怡此时心情十分矛盾,一方面她对段昱的魄力和才干十分敬佩,另一方面她又不喜欢这种被人操控的感觉,段昱把什么都计划好了,才来找她商量,这让她多少有些不舒服,毕竟她也是有野心的,并不想成为段昱的附庸,当初选择跟段昱联手,是想把段昱拉拢到自己的阵线来,现在倒有些宾主易位了,倒像是她被段昱牵着鼻子走了。

而且这次的事跟上次河田煤矿的事多少还是有些不一样的,上次她秘密控制的那些官员,都是县处级以下的官员,这是在她这位市纪委书记权限内的,但是这次涉及的却是一位市委常委,不经请示就贸然抓人,就已经有些越权了,而且郑吉师是伍国光一系的干将,伍国光知道他被抓了,肯定会无动于衷,必然会动用他庞大的关系网兴风作浪,到时要是案子办不下来,那自己这种越权行为就会被人拿出来说事了。

“额,段市长果然考虑得很周全,面对这样的大案要案,我们即便是再小心一点,也是应该的。不过你也知道,现在社会上有些不好的言论,说我们纪委办案不讲程序,想抓谁就抓谁,就在早几天,省纪委彭书记还专门召集我们各地市的纪检负责人开了会,要求我们纪委办案一定要讲程序,不能乱来,而且最近我们办的案子有点多,人手也有些不够,你看要不这样,我们市纪委临时组成一个调查小组,和市政府督察室联合行动,先将人给控制起来再说……”林雅怡脸色明显有些不自然地道。

段昱就知道林雅怡对自己有看法了,因为市政府督查室虽然名义上是归他这个市长管辖,但督查室主任却是伍国光的人,自己根本指挥不动,而且这样一来,就更容易打草惊蛇了。

但现在却已经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而且在丽山他确实也找不到比林雅怡更强力的盟友了,所以他只能步步紧逼,哪怕明知这样做,林雅怡会有想法,他也不得不这样做。

“林书记,我看这次行动还是纪委牵头,如果缺人手,我可以让公安部门的一些人配合一下,想必林书记也知道,这件事知道的人越少越好……”段昱指了指身后的张喜忠道。

“这不太好吧……”林雅怡有种被逼上梁山的感觉,心中越发不悦,只是一时间又想不到合适的理由来推脱。

段昱就知道自己如果不拿出点实际的东西,恐怕很难说动林雅怡了,毕竟这也是要冒一定政治风险的,林雅怡有正直的一面,但不代表她没自己的想法,否则当初也不会主动跟自己联手与伍国光抗衡了。

“林书记,像郑吉师这样贪得无厌的人落马是迟早的事,这样的蛀虫早点剔除,对我们丽山市只有好处,常务副市长这个位置是十分重要的,启申同志调走后,我也一直没有发现有合适的人选,如果你有合适的人选,组织上征询我意见的时候,我倒是可以帮着说说话……”段昱瞟了林雅怡一眼,不动声色地道。

林雅怡眼睛就亮了,她也是有野心的人,常务副市长这个位置的重要性她自然十分清楚,虽然这个位置不是段昱能决定的,但是作为政府这边的一把手,他的意见上级也是必须考虑的,如果运作得当的话,还真是一切皆有可能。

如果能够拿下这样一个重要的位置,自己又多了一个强援,在常委会上的话语权就大大加大了,不必再担心成为段昱的附庸,那么为此冒一冒风险也显然是值得的。

想到这里,林雅怡就不再犹豫,用力一拍桌子道:“好,既然段市长表态了,那我也只能舍命陪君子了,这个案子要是查不下来,我也没脸当这个纪委书记了,事不宜迟,我这就安排人手,然后我们分头行动,去省城向上级汇报!……”。

此时在丽山市的一栋豪华别墅内,郑吉师正焦躁不安地来回踱着步,自从他的那处别宅连续两次失窃后,他就感觉有些不妙了,尽管他马上做了一些补救,让自己包.养的情人搬离了翡翠花园,又让人给翡翠花园的物业老总打了招呼,封了口,但仍然心神不宁,那些丢失的钱物倒是不算什么,关键是那个账本要命啊!

不过后来过了一段时间,又没有什么异常动静,他才慢慢没那么害怕了,自己安慰自己,或许那个小偷就是大字不识的文盲,早把那账本当废纸烧了呢!

不过最近两天眼皮子老跳,他又有些不好的预感了,感觉自己的好日子是不是要到头了,这种预感很灵,他之前也有两次出现过这样的情况,一次是他在外地的父亲突然病亡,一次是他刚升任常委副市长不久,开发区副主任马启成发现了他指使郑耀仁挪用侵吞开发区征地款的证据,那次还多亏了这种预感,他才能提前布局,将危险掐灭在了苗头阶段,只不知道这次又有什么不好的事要发生呢?!

这时沙发上一个穿着性.感内衣的妖艳女子嗲声嗲气地朝他撒娇道:“老公,你老晃来晃去地干什么啊?把人家头都晃晕了!……”。

这妖艳女子正是郑吉师包.养的情人,要是平时他只怕早扑上去抱着这妖艳女子好好爱抚一番了,但此时他却全无这样的兴致,没好气道:“都是你,让你好好待在家里,别到处乱跑,你偏不听,结果让家里进了小偷,要是那个账本落到外人手里,我就完了!……”

那妖艳女子心说你以为我是你养的狗啊,我跟着你不就是图个享受吗?不出去花那还有什么乐趣啊!不过她也是知道轻重的,郑吉师完蛋了,她也没好日子过了,连忙站起来,上前抱住郑吉师惊呼道:“那怎么办啊?!……对了,你不是说你认识一位什么大师,能够帮人做法,可以让人逢凶化吉吗?!你去找找他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