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七十四章 谭新和发火了/入仕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藏青色西装,红色徽章,这正是纪委工作人员的标配,这点郑吉师这个常务副市长不可能不知道,而张喜忠这个公安局有名的刺头,郑吉师也是有所了解的,那就像只潜伏猎食的老虎一样,要么不动,一动就要吃人了!

郑吉师的心一下子掉到了谷底,不过还有点心存侥幸,端起常务副市长的架子,强作镇定地威严道:“你们干什么的?!找我有事吗?有事上办公室谈,我在家不谈公事的!……”。

林雅怡是刻意做了安排的,派的这两名纪委工作人员都是新人,社会关系网简单,跟丽山官场没有什么瓜葛,又正是血气方刚的年纪,他们才不管你什么常务副市长呢,被纪委双规的人能是什么好鸟,自然不会跟郑吉师客气什么,直接证件一亮,“我们是纪委的,现在按规定对你实施双规,跟我们走一趟吧!……”。

郑吉师心慌归心慌,但毕竟是久经官场的,自然没那么容易认栽,他反应也快,马上发现了问题的关键,立刻怒斥道:“你们是哪个纪委的?市纪委?!我是省管干部,你们市纪委有什么权力对我实施双规?!你们这是越权办案!我要马上向伍书记报告!……”,说着就掏出手机准备打电话向伍国光求救。

那两个纪委小年轻,到底是办案经验不足,一时间居然不知该如何应对了,还是张喜忠经验比较老道,直接一挥手,马上就有两名便衣刑警走了过来,一边一个,紧紧的束缚住了郑吉师的胳膊。

张喜忠眼明手快,一把夺过郑吉师手中的手机,冷笑道:“省省吧,郑大市长,你的事犯了,现在谁都救不了你了!……”。

“张喜忠,你!你想干什么?!居然敢违规对市委常委下手,信不信我让你们徐局长撤了你的职!……” 郑吉师色厉内荏地怒斥道。

张喜忠耸耸肩冷笑道:“如果你还有从牢房里走出来的那一天,那你要撤就撤了,忘了告诉你,我现在直接向段市长负责,你提徐局长也不管用……”。

一听段昱的名字,郑吉师慌了。他真的是慌了。段昱的手腕他是见识过了的,向来是谋定而后动的人,连伍国光都不是他的对手,自己就更别提了。

张喜忠就不再理会郑吉师,瞟了一眼从沙发站起来满脸惊惧的刘海英,对门外另两个手下招招手道:“这个也一起带走!……”。

有着段昱和林雅怡的精心策划,有着张喜忠这员猛将冲锋陷阵,抓捕郑吉师的行动很顺利,而且还十分凑巧地抓到了正在向郑吉师行贿的刘海英,更起获了一批郑吉师来不及转移的赃物,可谓是人赃俱获,物证人证全有了,

当然,这还不算完,或者说着才是一个开始!这个案子肯定是要查的,但查到什么程度,如何定性,却已经不是段昱能掌控的,这很大程度上取决于省里大佬们的态度。

此刻不管是段昱还是林雅怡都已经离开了丽山,来到了省城!他们是在抢时间,抢在对手反应过来前,把先机给占住了。按照事先的约定,林雅怡负责去向省纪委书记彭东林汇报,而段昱则负责去向省委书记蒲兴强和省长谭新和汇报。

按道理段昱应该先向蒲兴强这位省委一把手汇报,不过段昱知道谭新和比较注重小节,要是谭新和知道自己先去向蒲兴强汇报了,而不是先向他这位直管领导汇报,肯定会有想法,倒是蒲兴强应该不会这么小心眼,所以权衡再三,段昱还是决定先去向谭新和汇报

虽然已经不是第一次见谭新和了,不过段昱还是没有放松一点自己的心神。因为段昱很清楚,面对谭新和这样喜欢从小节入手,喜欢从自我出发的大领导,再怎么小心,那也不为过。

通过秘书的通报,段昱还是轻巧了两下门扉,等到谭新和喊了声“进来”这才走进了谭新和的办公室。谭新和对段昱还是那副不冷不热的表情,指了指一旁的沙发,示意段昱坐下,皮笑肉不笑地道:“小段,你这倒是稀客啊,轻易不登门的,怎么今天又来我这里化缘来了?”

乍一听,谭新和这话像是在开玩笑,可是话里话外却完全的反映出来了对于段昱的一些不满,甚至其中还隐隐地点明了他曾经在某些方面帮衬过段昱,而段昱却没有知恩图报的原因。

“嘿嘿,领导我这不是来了么。这段时间一直忙着下基层调研的,这不终于有了空,赶紧来求教来了,咱们丽山可离不开谭省长您的指导啊!……”段昱腆着脸嘿嘿笑道,他已经摸清谭新和的脾性了,不能顶撞,喜欢听奉承话,只能顺着来,要不一准挨训。

“打住,打住!”看着段昱嬉皮笑脸的模样,本来还想训斥段昱两句的谭新和也有些开不了口了,毕竟段昱一口一个领导叫的亲切,而且这小子还是能办点事的,他还不能不用。

对于如何使用段昱的问题,谭新和也有些矛盾,不用吧,现在像这么能干的年轻干部还真不多,用吧,这小子又有点不听招呼,不肯跟自己站队,难以驾驭,就板着脸道:“说吧,这次来我这里,又有什么事啊,不会是犯了错误,要我给你擦屁股吧!……”。

“那个,领导,我这次来,还真是遇到一件头疼的事了……”段昱的脸色有些讪讪,那种想说又不敢说的模样真的是说不出来的奇妙。这样的表情,其实完全就是段昱故意的,因为段昱很清楚,和大领导打交道,说话做事真的要讲究技巧和时机。

而且段昱确实有些心虚,他先斩后奏把一位市委常委抓了,这种胆大妄为的事情怕是没有那个领导会喜欢,尤其是还要给你擦屁股!所以,段昱只能当演技派了!

“就知道你一来准没好事,说说吧,又捅什么漏子了?!”谭新和冷哼一声道。

不过已经到了这份儿上,即便是谭新和知道自己要说一些不该说的话,段昱还是要说的,“领导,这个我真的有些不好说,要不您先看看这个?”

“这是什么?丽山市发展的新计划?”对于段昱,在某些方面来说,其实谭新和还是很欣赏的,毕竟自打段昱到了丽山,给丽山带来的变化还是很明显的,这也是谭新和不得不倚重段昱的原因。

只不过,当谭新和真的打开那个文件袋,看了两页段昱复印出来的郑吉师的账本后,谭新和的脸色忽然间就变得阴沉了下来。看着账本上那一笔笔惊人的数字,看着那数字后面的一个个的人名,一个个的企业、公司,饶是身为谭新和这样的大领导已经修身养性到了处变不惊的地步,此刻脸上也开始阴云密布了。

“段昱!这是什么?!这东西你是从哪里搞来的?”谭新和自然知道这是什么,却偏偏还要问段昱这么一句,而且口齿之间的那语气,真的是像从自己的胸中挤出来的一般。

“领导……这是账本。”段昱话语间有些迟疑,脸色也有些不好看,他知道这样的时候,自己还是装到底的好,不然的话怕是将要掀起的狂风暴雨首先就要拍到自己身上了。

“我当然知道这是账本!我是问你,这是哪里来的,这是怎么回事?!你少给我装迷糊!”

拍桌子了!谭新和震怒了!

省长震怒了,后果很严重,如果是别人只怕早吓得魂不附体了,不过段昱既然来了,就是有心理准备,所以并没有任何的惊恐,只是目光平静的平视着谭新和。

“……领导,您没事儿吧?”伴随着轻快的一声门响,谭新和的秘书听到声响急匆匆地跑了进来。

“你先出去吧,没事!”谭新和不耐烦地挥挥手道,等秘书出去了,他又用手指点了点段昱,怒斥道:“好你个段昱,你要我怎么说你好呢,我大会小会地讲,稳定压倒一切,要有大局观,你怎么总喜欢没事找事呢,市长就是抓经济的,你老老实实把经济工作抓好就行了,老是给我捅娄子,是嫌我这个省长不够忙吗?!你这么喜欢找事,干脆调到纪委去当纪委书记得了!……”。

段昱仍是不说话,因为他知道这个时候,无论自己说什么,谭新和都听不进去,只会遭至更猛烈的训斥。再猛烈的狂风暴雨都有过去的时候,谭新和发泄了一通后,也慢慢平静下来了,深吸了一口气,将自己心头的怒火给压制了下来,拍了拍额头道:“给我说说,这些狗屁的混账事情是到底是怎么发生的!”

怪不得谭新和出口成脏,实在是账本上的那些东西实在是太骇人了一些,而且事关一个市委常委,这肯定又要掀起一场官场地震了,这是任何一个地方主官都不愿意看到的事情,怎么能不让谭新和直冒邪火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