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七十六章 黑网/入仕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伍国光又接连打了几个电话,联系平时跟郑吉师走得比较近的人,都说没有郑吉师的消息,伍国光的脸色就变得更加难看了,这时他的手机又响了,这个电话却是甄小林打来的,“伍老弟啊,郑吉师只怕要出事了,有些手尾你可能要赶紧处理一下了……”。

接了甄小林这个电话,伍国光就断定郑吉师肯定是出事了,不过这事却有些怪异,按说如果是省里要查郑吉师,那自己这个市委书记不可能不提前收到消息的,想到这里,伍国光赶紧把唐小峰找来,让他想尽一切办法查找郑吉师的下落。

唐小峰这个秘书消息还是很灵通的,过了一会儿就急匆匆地跑了进来,满脸惊惶地道:“老板,不好了,有人看到郑副市长被人从家里带走了,好像是市纪委的人!……”。

“市纪委?林雅怡?!不,林雅怡没这么大的胆子,肯定是段昱!这是要剪除我的羽翼啊!真是好手段啊!”伍国光咬牙切齿道。

“对了,带走郑副市长的好像还不只市纪委的人,还有公安局的人,带队的好像是重案组的组长张喜忠!……”

“市公安局的人?张喜忠?”伍国光眉毛一扬,猛地一拍桌子道:“小唐,你马上通知徐书记,请他立刻到我的办公室来一趟!……”

唐小峰出去打电话了,伍国光的脸色也彻底阴了下来,眼中闪过一道阴狠的目光,咬牙自语道:“姓段的,你想置我于死地没那么容易,我在丽山这么多年可不是吃白饭的!鹿死谁手,还未可知呢!……”。

伍国光在丽山经营这么多年,可以说各要害部门都有他的人,早已结成了一张庞大的网,这样一张网动起来,其能量还真不是一般的可怕!

张喜忠此时仍待在市纪委的那处秘密办公点里,协助市纪委工作人员对刘亮进行审讯,但此时的刘亮却像是厕所里的石头---又臭又硬,除了已经交待那些事,再也不开口了。

至于郑吉师那边,态度更是强硬,哪怕面对账本上的铁证,他也是死不认罪,还抓住市纪委越权办案的事不放,嚷着要见伍国光,显然这也是一个不到黄河心不死的家伙。

这下连张喜忠也没辙了,虽然他相信只要给他时间,他一定能让刘亮开口,而只要刘亮开口了,要击破郑吉师的心理防线就容易多了,但是现在最缺的就是时间,段市长他们已经去省里了,如果不能在他们回来前,获取新的罪证,这个案子只怕还要起波折。

张喜忠习惯性地掏出香烟准备抽一口,却被主审的那位市纪委工作人员斜了一眼,冷冰冰地道:“这里不许抽烟,要抽烟出去抽!”。

张喜忠这才想起这是人家的地盘,事实上今天张喜忠已经受了一肚子气了,这些市纪委工作人员一个个都是鼻子朝天,也怪不得,纪委干部向来是见官大一级,他这个小小的重案组组长人家还真没看在眼里,张喜忠真想破口大骂一句,你们特么的牛什么牛,要不是老子,这案子还破不了呢!

不过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张喜忠强压怒火,走出了审讯室,准备上外头抽颗烟,这时他的手机突然响了,一看来电显示,张喜忠心里就咯噔一下,电话是徐海涛打来的。

但是这个电话张喜忠却不得不接,毕竟徐海涛是他的顶头上司呢,果然一按下接听键,电话那头就传来徐海涛的咆哮声,“张喜忠,你现在在哪里?办公室里找不到你的人,你还有没有一点组织纪律性了!……”。

张喜忠最烦这种动不动就喜欢扣大帽子的领导了,不软不硬地顶了一句,“徐局,我当然是在外面办案子啊,难道犯罪分子会自动跑到我办公室里来吗?!……”。

徐海涛就更火了,震怒道:“办什么案子?为什么不向我报告?!你眼里还有没有我这个局长?!……”。

张喜忠的牛脾气也上来了,继续顶撞道:“徐局,我正在查一件陈年积案,这不是你在年初的工作会议上布置的任务吗?怎么就说我眼里没你这位局长了呢?而且你那么忙,我要是每查一件案子都向你汇报,你也没那么多时间吧!……”。

徐海涛被张喜忠顶得理屈词穷,他为了显示他这位新任局长的威严,的确是在年初的工作会议上布置了查陈年积案的任务,只得继续耍他局长的威风道:“你这是什么态度?!我命令你,半小时内立刻赶到我办公室来汇报!”,说完就啪地挂断了电话。

张喜忠敢顶撞徐海涛,却不敢违抗徐海涛的命令,毕竟公安系统也是纪律部队,最讲究下级服从上级,自己要是抗命不从,徐海涛只凭这一点都能撤了自己这个重案组组长的职务。

张喜忠只得离开市纪委的秘密办公点,匆匆忙忙往市公安局赶,这时他突然接到副支队长左环球的电话,就听左环球压低嗓门道:“喜忠,你查的那个案子是不是走漏风声了,刚才徐局突然召开紧急会议,在会上大发雷霆,说有人背着他搞小动作,还点了你的名,说要撤你的职,关你的禁闭呢,会现在还没结束,我是借口上厕所给你打这个电话,总之,你得留神点了……”。

接了左环球的这个电话,张喜忠脑子全乱了,他已经足够小心了,没想到还是走漏了风声,看来对手的触手还不是一般的长呢,突然他脑海里灵光一闪,用力一拍大腿,对被他吓了一跳正在开车的手下大喝一声道:“小刘,调头!回刚来的地方!……”。

“啊!调头?!那徐局那里……”小刘被队长这个突如其来的指令搞晕了头,有些莫名其妙地道。

“管不了那么多了,要死卵朝天,快调头,迟了只怕要出大事!不就是撤职吗?不就是处分吗?老子又不是头一回了!”张喜忠的王八气也上来了!

急匆匆又赶回了市纪委的秘密办公点,因为张喜忠刚从这里出去,门口的警卫认识他的车,倒也没拦他,直接放行了,不等车停稳,他就从车上跳了下来,三步并做两步,直接向审讯室冲去。

或许是到了午饭时间,审讯室里的纪委工作人员都去吃饭去了,审讯室里只有刘亮一个人,刘亮一手被手铐铐在审讯椅上,一手正抓住一个鸡腿啃得满嘴油,在他面前还摆着一个塑料餐盘,餐盘里的菜肴颇为丰盛,有鸡腿,有辣椒炒肉,有煎荷包蛋,里面的饭菜已经被刘亮吃了一小半了。

见到张喜忠进来,刘亮还朝他咧嘴笑道:“张队,还真别说,这纪委的伙食比你们公安局强多了,要是天天有这伙食,我还真想待在这里不出去了!……”。

这时张喜忠却做了一个让刘亮意想不到的的动作,直接飞起一腿,把摆在审讯椅上的塑料餐盘踢飞了,又一把拍掉他手中的鸡腿。

“你…你干嘛?”刘亮完全被张喜忠搞蒙了,突然脸色一变,嘴角就开始冒白沫了,手不自觉地向咽喉处扣去!

“我CAO!真特么黑啊!”张喜忠忍不住爆了一句粗口,好在他办案经验丰富,遇到这种事也不是一两回了,倒也不慌乱,将已经有些神志不清的的刘亮身子倾斜过来,一手伸进他嘴里扣他的咽喉,一手不停拍打刘亮的背部,开始给他催吐!

“你在干什么?!”这时几个纪委工作人员突然不知从哪里冒出来,指着张喜忠怒斥道。

“少特么废话,赶紧叫救护车!”张喜忠怒吼一声道。

那几个市纪委工作人员脸色一变,还从没有人敢对纪委工作人员起吼了,正要发作,可一遇到张喜忠那如猛虎般仿佛要择人而噬的凶狠目光,又都有些怂了,赶紧按照张喜忠的吩咐开始打急救电话。

“什么?!中毒了!抢救过来没有?!…好,我马上赶回丽山,在我回来前,你一定要保护好证人的安全,任何人都不能接近他!……”正跟林雅怡一起在省委旁边一家小饭馆吃饭的段昱接到张喜忠的惊得一下子跳了起来,本来在蒲兴强那里吃了定心丸有些松弛下来的神经一下子又紧绷起来。

挂了张喜忠的电话,段昱的脸色就变得无比凝重了,看来他还是低估了对手的实力和手段,连市纪委都渗透进去了,可见对手的能量有多大,而为了掩盖罪恶,居然不惜下毒杀人,可见对手的手段有多毒辣。他感到整个丽山都被一张无形的黑网笼罩住了,而自己要撕开这张黑网,只怕还真不是一件易事呢!

林雅怡的脸色也显得很不好看,她也已经从段昱的话语里猜到了发生的事情,而事情发生在市纪委,无疑让这位自视甚高的女纪委书记脸上很挂不住,更重要的是对手能有这样的能量,连这样的手段都能使得出来,那这个案子只怕又要出幺蛾子了!

(PS:最近工作有点忙,所以更新时间一直不太固定,不过总算没有食言,每天两更6000字不曾少,今天起应该可以固定更新一段时间了,时间还是晚上零点一更,早上九点一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