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七十八章 批斗会/入仕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段昱和张喜忠赶紧出门去看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就见外面的走道上堵了一大帮人,正指着试图拦住他们的何欢、刘汉生等人大声怒斥,段昱一看带头的两人,心里就咯噔一下,真是越怕什么越来什么,来的正是上次段昱在河田煤矿打过交道的省政法委副书记苏伟博和省纪委副书记胡齐田,很显然省里也有人出招了!

之所以段昱这么着急,就是为了抢占先机,对于省里会派人接手这个案子他早有心理准备,但是没想到会下来这么快,而这个案子一旦被省里来人接手,那后面的发展就更不会受自己控制了。

苏伟博见到段昱,嘴角就露出一丝玩味的笑容,呵呵笑道:“小段同志,我说过我们还会见面的吧,不过为什么每次我们都是在这样的场合呢?识时务者为俊杰,小段,好运气不会一直伴着你,你可别毁了自己的大好前程哦……”。

段昱心里虽然很急,但脸上却看不出任何的慌乱,微微一笑道:“苏书记,我也和你在这样的场合见面啊,实在是你们来得太快太巧了,每次我们丽山出事,你们就来了……”。

一旁的胡齐田是个暴脾气,哪有心思在这里听段昱和苏伟博互打机锋,不耐烦地道:“苏书记,你和他说那么多干什么?!小段,我现在正式通知你,省里已经成立由省纪委和省政法委联合调查组,对郑吉师同志涉嫌违纪问题进行调查,刘亮是此案的重要人犯,我们必须带走,你赶紧办移交吧……”。

段昱心说果然如此,他自然不可能把刘亮交给胡齐田,就不卑不亢地道:“胡书记,这个案子我们市纪委和市公安局重案组已经着手调查,已经获得重大进展,等我们查实证据后一定会移交给上级有关部门,但现在移交只会影响案件的侦破,而且刘亮刚刚被人下毒灭口,才抢救过来,暂时不宜移动……”。

胡齐田一听就火了,指着段昱怒斥道:“郑吉师同志是省管干部,你们丽山市私自查办本来就是越权,现在省里来接手,你居然敢阻扰抗命,我看你分明是有野心!……”。

段昱最讨厌像胡齐田这样喜欢动不动摆官威的干部,反唇相讥道:“我有爱心,有平常心,有正直心,就是没有野心!倒是你胡书记,今天来的最高级别领导应该是苏书记吧,她都没有说什么,你就急着发号施令,不知道这算不算有野心啊!……”。

“你!”胡齐田气得浑身直颤,要论牙尖嘴利,十个他也不是段昱的对手啊!

“好了,好了,你们俩都是高级干部,这吵来吵去像什么样子?!”苏伟博皱了皱眉头摆摆手道,又对段昱正色道:“小段同志,你可要考虑清楚了,你之前越权还可以说是事有从权,但现在省里已经派联合调查组下来了,你还不配合,那性质可就不一样了!……”。

段昱也知道这样是拦不住苏伟博他们的,官大一级压死人啊,想了想道:“苏书记,你看这样行不行,我打个电话,如果我打完电话,上面还没有新的指示下来,我保证不再阻拦,人交给你们带走!……”。

“你打电话给谁都没用,今天人我们一定要带走!”胡齐田又吼了起来。

“让他打吧,也不差这几分钟的事!……”苏伟博摆摆手道。

段昱就退了回去,在急救室找了个安静的角落,开始拨电话,他能打给谁呢,当然只有省委书记蒲兴强了,不过他也知道这个时候蒲兴强多半还在开省委常委会,所以他打的是蒲兴强的秘书李萧的电话。

此时省委的小会议室里也是灯火通明,讨论的自然是段昱丢出的这个炸弹性案件,蒲兴强到南云省后一直很低调,每次开常委会基本上都不会先表态,而是先把议题抛出去,让常委们先讨论,他最后再来一锤定音。

但今天的常委会讨论却格外激烈,有说要一查到底的,有说要以稳定大局为重,要控制影响的,而段昱越权查案的事也被拿出来说事了,常务副省长田伯光几次被段昱顶撞,自然看他不顺眼,正好借题发挥,把段昱说得一无是处,最后常务会险些演变成了段昱的批斗会,说他胆大妄为,目无上级,当初任丽山市市长就是李文军违规提拔,不符合组织规定。

最后蒲兴强听不下去了,敲了敲桌子道:“我们讨论的议题是不是跑偏了,我们今天讨论的议题是丽山市这起涉及市委常委的贪腐案,怎么扯到段昱同志身上去了?我虽然来丽山不久,但是对段昱同志还是有些了解的,他到丽山后还是很做了些实事的,丽山市的进步也很明显嘛,我看这个同志很不错,敢拼敢闯,有能力,有魄力,怎么到了大家嘴里就一无是处了呢?!……”。

谭新和在这次常委会上的表现很暧昧,一直没有明确表态,不过当他看到蒲兴强站出来力挺段昱的时候,眉头就皱了起来,对于段昱的使用问题他也一直很矛盾,想用又不敢放心用,放弃又觉得有些可惜,所以刚才几位常委对段昱群起而攻之的时候,他倒是没有落井下石,也没有帮段昱说话。

但此时见蒲兴强帮段昱说话,就以为段昱是在他这里卖了乖,又跑去投靠蒲兴强了,对段昱的印象一下子恶劣到了极点,他本来就有点和蒲兴强在常委会上别矛头的意思,自然要站出来唱反调了,立刻接话道:“蒲书记,我不是很同意你的观点,我们用干部,一定要德才兼备,不能因为某个干部有能力,就对其放纵,我承认这个段昱是有些才干,也做出了一点成绩,但他目无上级,欺上瞒下,骄横好斗,说明他的品德很有问题!……”。

这话就说的有点重了,蒲兴强皱了皱眉头道:“新和省长,对于年轻干部,特别是像段昱同志这样年轻有才干的干部,我们要爱护,要培养,不能随便下结论,你说段昱同志目无上级,欺上瞒下,骄横好斗,有事实依据没有?……”。

谭新和马上回应道:“当然有事实依据,目无上级我就不说了刚才几位常委都说得够多了,至于欺上瞒下,我就拿今天讨论的这个案子来说吧,他今天向我汇报的时候,根本就没有说郑吉师已经被他秘密控制起来的事,而且也没有向丽山市其他领导班子成员通报,这不是欺上瞒下是什么?他到丽山市才多久,就搞得丽山市领导班子鸡飞狗跳,我还听说他在好几次常委会上搞得市委书记伍国光同志下不来台,这不是骄横好斗是什么?!……”。

“对了,还有,上次河田煤矿发生矿难事故的时候,省里派调查组下去,他不但不配合,还把调查组的常伯涛同志给打了,常伯涛同志就是常新泉同志的公子,新泉同志,有这事吧?!……”。

常新泉已经升任省委常委,任统战部长,对于儿子被打一事他一直耿耿于怀,刚才攻击段昱的时候,他也是很起劲的,如今见谭新和把话往他这儿引,哪有不接着的道理,立刻气愤道:“是啊,我从政这么多年,在好几个省都任过职,但像这么骄横无礼的干部我还是头一次见!当着那么多人的面都敢动手打人,这哪里像是党培养的干部,连个村长都不如!……”。

这一番话立刻得到了田伯光等人的附和,场面又有点失控了,蒲兴强自然是相信段昱不是那样的人,但他对段昱打人这件事的前因后果却是不太清楚,那时他还没来南云省呢,所以倒不好做评论了。

李萧此时也在省委常委会的会议室做旁听记录,这个时候他本来也是不接听任何电话的,不过为了防止突发状况,所以他的手机倒是没有关机,只是调成了无声震动状态,本待掐断电话,一看是段昱的电话,就心里一动,老板对段昱的重视和欣赏他是亲眼看到的,而现在常委会正在讨论的事情也和段昱有关,就连忙悄悄地从后门溜了出去,按下了接听键。

“段市长,你可是给老板出了个大难题啊!今天的常委会都开了快两个小时了,到现在还没有个明确的结果,常委们对你的意见很大啊,你也要有个心理准备啊……”。

电话那头段昱就愣了一下,他也搞不懂怎么讨论郑吉师贪腐违纪的事情,怎么又扯到自己头上去了,不过此时他却顾不得想那么多了,连忙道:“李大秘,能不能请蒲书记接下电话,我有重要事情向他汇报!……”。

李萧就有些为难地道:“段市长,老板正在开常委会呢,这个时候怎么接你的电话啊?!要不你有什么事先告诉我,等老板开完会,我再帮你转告行不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