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七十九章 老虎发威/入仕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段昱现在抢的就是时间,要是等蒲兴强开完常委会再汇报,只怕黄花菜都凉了,连忙道:“李大秘,我要汇报的事情确实是十万火急,而且和常委会正在讨论的这个案子有关,这个案子又有了新的进展,郑吉师不仅涉嫌巨额贪腐问题,更涉嫌买凶杀人,谋害政府干部!你觉得有没有必要马上向蒲书记汇报?!……”。

“买凶杀人?!”李萧也大吃了一惊,他能当省委第一大秘,政治敏感性肯定是不差的,连忙道:“那你等一下,我去请蒲书记出来,你还是亲自向他汇报吧……”。

李萧悄悄把小会议室后门打开一条门缝,然后对正坐会议桌首席的的蒲兴强打手势,蒲兴强正为常委会的胶着局面犯难呢,眼角瞟到正朝他打手势的李萧,神色就微微一动,李萧跟了他也好几年了,对他的脾性是再清楚不过的,如果不是特别重大的事情不可能在这个时候来打扰自己,就不动声色地说了句:“大家继续讨论吧,我出去方便一下……”,就站起身走出了会议室。

“小李,谁来的电话?!”蒲兴强并没有马上接李萧递过来的手机,而是皱着眉头问道。

“是段市长的电话,说是十万火急!”李萧当了这么久的秘书,自然知道这个时候自己是不能发表意见的。

“段昱?!”蒲兴强眉毛一扬,今天段昱着实给他出了个大难题,尤其是在他还没能完全掌控常委会局面的这个时候,不过他也知道段昱既然在这个时候打电话来肯定是有很重要的事情,就不动声色地接过电话,“说吧,又发生什么事了?”。

段昱在电话里简明扼要地把郑吉师买凶杀人的事情说了,蒲兴强听到这个消息也十分震惊,不过他本来十分凝重的神色倒是慢慢舒展开了,段昱把郑吉师的案子捅出来固然是给蒲兴强出了个大难题,但同时何尝不是给了蒲兴强打破常委会某些势力同盟,彻底掌控常委会的机会呢!

“很好,小段你做得很好,对待贪腐分子,对待丑恶现象,我们就是要有这种不惧阻力,一往无前的勇气和精神!这个案子你只管大胆查,不管涉及到谁,都要一查到底!我全力支持你!……”蒲兴强的声音平静而坚定,但他连用两个很好,显然也有些压抑不住的兴奋了。

“蒲书记,我现在就需要你的支持啊,省纪委和省政法委的联合调查组已经堵在门口了,要把本案的一位重要证人,也就是发现郑吉师那个账本和被他指使撞死马启成同志的那个小偷刘亮带走,苏伟博书记和胡齐田书记亲自带的队,我快顶不住了啊!……”段昱苦笑道。

蒲兴强眼中闪过一道寒光,冷哼一声道:“动作好快啊!看来某些人是坐不住了,想背着我搞小动作,真当我这个省委书记不存在吗?!你现在马上叫苏伟博同志听电话!……”。

段昱自是大喜过望,连忙拿着手机飞奔出去,直接把手机递给了苏伟博,也不知蒲兴强在电话里跟苏伟博具体说了什么,反正苏伟博的脸色有些变白了,望向段昱的目光更是多了几分怪异,这个家伙什么时候搭上蒲兴强的线了?要知道有多少人想去抱这位新省委书记的粗大腿都吃了憋呢!

苏伟博接完电话,直接把手机还给段昱什么也没说,然后对部下们挥挥手,说了声:“收队!”,就调头就往外走。

一旁不知就里的胡齐田傻眼了,嚷嚷道:“苏书记,就这么走了?!到底是谁打来的电话啊?!……”。

“胡书记不想走就留下吧,我接到的是省里的最高指示,你说还能有谁?……”苏伟博朝后面挥挥手,连脚步都没停,丢一句话就已经走下楼梯了。

再说蒲兴强重新回到会议室,常委们还在争执不休,蒲兴强也没有坐了下来,双手撑在会议桌的桌沿上,威严地扫视了会场一周,轻咳一声,常委们大约也发现了蒲兴强的异常,停止了争论,会议室重新安静了下来,目光都聚集在了蒲兴强身上。

蒲兴强清清嗓子道:“我来南云省来任职的时候,总.书记亲自找我谈话,他说,兴强同志,南云省的情况很复杂,你要有心理准备,你去以后切记要戒急戒躁,不要急于求成,首先要找到南云省发展落后的根本原因,所以我来南云省这四个多月,我都是在了解情况,很少发表个人意见……”

常委们都有些莫名其妙,怎么蒲兴强突然扯到和一号首长谈话上去了呢,似乎有点话不对题啊,不过却都心头一凛,毕竟在座的没有一位能有能和一号首长谈话的殊荣。

这时蒲兴强突然加重了语气,沉声道:“还真是不了解不知道,一了解吓一跳,南云省的情况远比我想象中的复杂,南云省为什么发展落后呢?!客观原因可能有很多,但是我觉得主要原因就在我们干部的思想上,特别是我们在座的这些领导干部的思想上!……”

“我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我发现我们很多干部,包括像在座的某些高层领导,在做事的时候首先想到的不是国家利益,不是广大人民群众的利益,而是个人利益,搞小圈子,搞小动作,老虎屁股摸不得,下面的干部坚持原则,可能没听你们的招呼,就被你们说成了是目无上级,欺上瞒下,骄横好斗……这样的思想这样的态度怎么能把南云省发展起来呢?!……”

这一番话就说得有点重了,而且针对性很强,刚才攻击过段昱的那几个常委都觉得脸上有些挂不住了,谭新和更是准备出言反击,却被蒲兴强一摆手道:“新和省长不要急,先听我把话讲完,我说得不对,等下你们可以反驳,而且我要求每位常委都必须发言,必须表态!……”。

蒲兴强继续道:“就拿今天讨论的这件事来说吧,事实很清楚,这个郑吉师就是个贪得无厌、无原则无底线的官场败类,这样的官场败类居然还有人帮他说话,还有人打着要稳定大局的牌子,要求不要扩大影响面,这是出于一片公心吗?!……”。

这下又有一些常委有些坐不住,还没等他们开口,蒲兴强突然用力一拍桌子,震怒道:“恐怕你们不知道吧,你们要保的这个郑吉师,不仅是个大贪官,还是个杀人犯!他为了不让自己违法乱纪的罪证暴露,不惜买凶杀人,故意制造交通意外,而被他谋杀的还是一位中层政府干部!……”。

蒲兴强这颗炸弹抛出的时机真是恰到好处,正抛在那几位和此事有些牵扯,被蒲兴强变相的不点名批评搞得有些恼羞成怒,准备群起反击的时候,一下子把他们已经到了嘴边还没有说出来的反击说辞全炸回去了!

要知道贪腐这种案子其实是可大可小的,运作得好,上面有人帮着说话,下面有人帮你毁灭罪证,串供,没准还真能蒙混过关,了不起背个处分,降职或调离,冷处理一下,等风头一过又能东山再起了,反正要糊弄不知情的老百姓还不容易吗?这也是地方上捂盖子用的通常手法。

但是买凶杀人,而且是政府高官买凶杀人,谋杀的还是一位中层政府干部,那性质就不一样了,影响也大得多,只怕连中央都要惊动了,这个时候谁还敢捂盖子,搞不好连自己都要搭进去!

刚才那些帮郑吉师说过话的常委们肠子都快悔青了,哪里还敢再站出来发言,蒲兴强却显然并没有打算就此放过此事,冷笑道:“我们还在这里讨论这个案子,可是省里所谓的联合调查组却已经到了丽山,而我这个省委书记居然毫不知情,这不是搞小动作,欺上瞒下是什么?!有些人想把我这个省委书记变成摆设,变成聋子,变成瞎子,我告诉你们,这是办不到的!因为广大的人民群众就是我的眼睛,就是我的耳朵!这件事我会直接向中央汇报,在中央的处理意见下来之前,我希望任何人不要插手这个案子,我已经授权丽山市的段昱同志全权查办此事!而且不管涉及到谁,都要一查到底!……”。

蒲兴强到南云省后一直很低调,谁都没想到他要么不表态,一表态就会这么的强势,这么的尖锐,这么的不留情面,这可真是老虎不发威都以为是病猫,老虎一发威,山都要抖三抖!怪不得之前有传言说有干部听他讲话会吓得尿裤子呢,此时有几位省委常委都感觉膀胱有些憋不住了,脸都憋成了猪肝色。

不是没人想过要反驳蒲兴强几句,主要是蒲兴强选择发威的这个时机选得太好了,这样一颗炸弹丢出去,可以说是炸得人翻马扬,原本结成了攻守同盟也被彻底炸没了,现在他们是人人自危,只想着要如何撇清干系,不被此事牵连进去,哪还敢来触犯这位已经露出峥嵘的省委一把手的虎威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