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八十章 开始收网/入仕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这是最后一遍了,上位第一册实体书已经出版 ,感谢读者们的给力支持,目前已经大部分预售完毕,只有少量存余了,如果还有想要的读者请加我的微信15273688048,抓住这最后的一次机会吧,其实大家如果身边有朋友喜欢看书的也可以多订购几本,想想吧,送朋友礼物,二十几块钱的礼物根本拿不出手,但是送一本有作者亲笔签名的书,那是多有面子的礼物啊,而且这次出版的上位第一册是无删节版本,绝对值得珍藏哦!

蒲兴强发威完毕,又重新恢复了之前古井不波、不动声色的模样,坐了下来,挥挥手道:“好了,我说完了,现在大家可以发言了,每位常委都必须发言,必须表态,从哪位先开始?……”。

这下刚才叫嚣得很厉害的几位常委都不说话了,他们还没有从蒲兴强的突然转变中回过神来,倒是刚才沉默寡言的几位常委开始活跃了,第一个发言的是省委秘书长马方东,马方东在中央党校就认识蒲兴强,而省委秘书长更是省委书记的大管家,自然是挺蒲派,“我先来说两句吧,蒲书记刚才的发言很发人深省啊,可以说是一语道破了咱们南云省落后的本质,人都是有私心的,说大公无私那有点像喊口号,但我觉得起码要做到大公小私,尤其是在大是大非的问题面前,我们的立场一定要端正,像郑吉师这样的官场蛀虫一定要尽早、彻底地清除出我们的干部队伍!我坚决支持蒲书记的处理意见!……”。

因为钱启申和宋军关系比较好,所以姜子山和马方东也走得比较近,之前就有想通过马方东搭上蒲兴强的线的想法,不过因为蒲兴强到南云省后一直很低调,所以姜子山心里多少又还有点犹豫,但今天蒲兴强一发威,他心中的这点犹豫也彻底打消了,立刻接话道:“我也说两句,蒲书记刚才的发言不仅仅是发人深省,简直可以说是震聋发聩,南云省发展落后,可以说我们在座的各位都有责任,落后不可怕,但是认识不到自己的责任就很可怕!现在从中央到地方在讨论反腐会不会影响稳定大局,会不会影响经济发展的问题,我认为不会!只有将那些隐藏在我们干部队伍中的贪腐分子清除出去,我们的社会才会更加稳定和谐,我们的经济才能健康发展!我坚决支持蒲书记的意见!……”。

省委组织部长刘新辉一直是中立派,他深刻吸取了前任赵良栋的教训,所以坚决不掺和高层之间的博弈,不过他也知道如果得不到省委一把手的信任,他这个组织部长就很不好当,在见识了蒲兴强的强势之后,他也动摇了,接着表态道:“是啊,蒲书记刚才的发言很深刻啊,我们都应该对照自己好好反思一下,就拿我们组织部来说吧,我们选拔任用干部,首先要公正、公平,只有出于公心,才能做到客观评价,刚才我们提到丽山市的段昱同志,我觉得我们某些同志对他的评价就不是很客观……”。

对于段昱,刘新辉可以说是印象深刻,因为他的前任周良栋就可以说是因为段昱的原因间接落马,如今见蒲兴强也如此欣赏段昱,自然要出来卖好了。

李.克定已经知道自己不久后就要调任京城了,只是正式调令还没下来,所以他这段时间在常委会上也基本不表态,省得临走还落个不是,对待段昱的态度他虽然有所松动,但要他在段昱被众多常委围攻时出来说话也是不可能的,可是蒲兴强这一发威,他又动心思了,蒲兴强可是插了天线的,连一号首长都亲自找他谈话呢,这么年轻的省委书记肯定是前途无量的,要是通过段昱能交好到这样一位强力人物,对自己的前途无疑是大有帮助的。

所以李.克定也开始表态了,“我觉得蒲书记刚才的发言可以说是一次触动人的灵魂的讲话,革命不是请客吃饭,一团和气是搞不好工作的,只有触动灵魂,触动利益,才能让那些隐藏在我们干部队伍中蛀虫彻底暴露出来!我坚决支持蒲书记的意见!……”。

新任的省军区司令员姬广友是才接的林国华的位子,林国华临走时还特意提了段昱的事,说这是个好苗子,能关照的时候尽量关照一下,只是他毕竟刚来,不了解情况,而他的性格也不像林国华那么火爆,要沉稳一些,所以刚才众多常委对段昱群起攻之的时候,他也不好帮段昱时候,但现在形势已经很明朗了,他自然不介意顺手拉上一把了,“我是军方代表,本不该对地方事务随便发表意见,不过这个段昱同志我还是听林司令提过的,这是个人才,有担当,有能力,我刚才还纳闷呢,怎么就变成了这么一无是处的一个人,可见蒲书记说得有道理,没有一颗公心,就做不到客观实际,多的我也不说了,表个态吧,我们军队肯定是听党的指挥,跟党走的,党委的决定我们坚决支持,坚决维护!……”。

好家伙!这一下就是过半的常委明确表态站在蒲兴强这边了,这也是蒲兴强的高明之处,他正是要借这次省委常委会一举奠定胜势,彻底掌控住常委会的局面,这一目的显然已经达到了。

谭新和本来还想抵抗一下,但一看这局面就知道已经大势已去了,至少在这次常委会上他是没法再和蒲兴强别苗头了,也就不再做无谓的争辩,阴沉着脸道:“在这件事情上我同意蒲书记的意见,但我之前说的话,我保留个人意见……”。

既然谭新和都表态了,那些跟他站队的本土派也跟着纷纷表态,至于那些被蒲兴强不点名批评的几名常委更是有些诚惶诚恐,不仅表了态,还做了一番深刻的自我批评,这才过关。最后常委会全票通过了蒲兴强的提议,授权丽山市政府、市纪委彻查此案,这也是丽山市常委会第一次如此统一地全票通过一项本来可能会颇有争议的提议,也显示了蒲兴强强大的掌控能力。当然,会后会不会有人不死心,会不会再背地里搞点小动作,那就很难说了。

再说段昱这边,张喜忠和那两名重案组的便衣刑警见段昱只是打了一个电话就把来势汹汹的省纪委、省政法委联合调查组吓退了,本来因为被徐海涛停职而有些沮丧的心情又变得激情四溢起来,连身体的疲惫都瞬间消失了,就差没有当场欢呼起来了。

张喜忠兴奋地对段昱竖起大拇指道:“市长,您可真沉得住气啊,刚才我可是捏了一把冷汗了,要是让他们把人带走了,这案子接下来就没法办了……”。

段昱对张喜忠这略带些奉承的话语倒没有反感,看了看张喜忠满是血丝的眼睛,感动道:“喜忠同志,我也就能打打嘴皮子官司,这个案子真正的功臣,是你们!你们都一天一夜没合眼了吧,怎么样?身体挺不挺得住啊?要不要先休息一下啊?!……”。

这个时候你就是要张喜忠睡他也睡不着啊,立刻双腿一并,干净利落地敬了一个警礼道:“挺得住!请段市长指示!……”。

段昱虽然有些心疼张喜忠他们,但也知道这个关键时候是没办法松劲的,就收起笑容,沉声道:“喜忠同志,你们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取得这么大进展,做得很好,干得漂亮,不过,这个案子还是不能够放松,不仅不能够放松,反而还要加大力度,加快节奏!毕竟还有许多涉案人员没有落网,现在已经到了收网的时候,我们绝不能放过一个漏网之鱼!”

“买凶杀人,还是我们的领导干部,这样的大案要案,我想不光是我们市委关切、省委关注,怕是到了中央,也会有不少领导瞩目,所以我希望,你能够再接再厉,在最短的时间里,拿出最快最好好的行动来,给市委、省委甚至是中央看一看,看一看我们丽山市重案组的侦破能力!等这个案子办下来,我会亲自向省委为你们请功!”。

段昱这话说的铿锵有力,也是在提醒张喜忠不要松懈,要加快速度破案,将这样的大案要案在某些人还没有完全反应过来之前办成铁案,防止出现漏网之鱼。

“是!保证完成任务!”张喜忠他们被段昱这一番提气的话说得热血沸腾,精神抖擞地敬礼道。

段昱连忙摆了摆手,“不用敬礼了,对了,喜忠,那个郑耀仁抓起来了没有?”。

段昱忽然间想到了一个很关键的人,那就是郑吉师的堂弟郑耀仁!在整个买凶杀人案中,可以说刘亮的作用还没有郑耀仁来的更大一些,所以现将郑耀仁控制住,才是最好的保障。

“……还,没有,不过我安排了一个兄弟布控了,段市长,我正想向您汇报,我们的人手还有车辆都有些不够啊!” 张喜忠迟疑了一下,还是很果断的告诉了段昱这样一个结果。

张喜忠的重案组也就十几个人,能够信得过也就七八个人,他又跟自己的战友华菱铺公安分局的局长借调了几个人,两台车,这样的阵容小范围侦查一个案子是勉强够了,但要大面积收网就有些力有不逮了。

段昱挥挥手笑道:“人手,车辆嘛,好办,我马上给你解决,现在这个案子全权交给你指挥,不管牵扯到谁,你该抓只管抓,捅了篓子,我给你兜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