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九十四章 我的男人/入仕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不过段昱也从中感受到了江不悔对自己的一片深情,心头一软,叹了一口气道:“就不能不跑?”

“你说呢?”

看着江不悔眼中闪耀着好胜的目光,段昱就知道自己说什么都没有用了,最终什么都没有说出口。因为,段昱很清楚,自己现在要是“说话算数”了,那意味着什么!

给飙车比赛充当发令员,段昱还真的是第一次,不过段昱也见识过一些大片上比基尼美女充当发令员的精彩片段,那绝对的是铁汉柔情之中夹杂着狂暴和旖旎,只不过今天的情形却是翻过来了。

伴随着段昱的手最终轻轻的挥下,已经轰鸣良久的两辆跑车就像是脱缰的野马一样直接飞一般的轰鸣而过,车屁股带起的那凛凛的风压让段昱都忍不住眯了眯自己的眼睛。

“怎么样,是不是很有成就感?”

“屁!”段昱没好气的看了王道铭一眼,给美女当发令有什么成就感,又皱了皱眉头道:“你说,她们不会出什么危险吧!”

“不会,不悔姐和思梅姐都是女车神,跑这段路也不是一回两回了,能出什么危险啊?!你别自己吓自己了!……”王道铭挥挥手道,不过他话虽这么说,心里其实也一点没底,因为飙车这种事本来玩的就是心跳,任何一点意外发生,比如路上突然出现一个大一点的石子,或者有坑,都有可能出现车毁人亡的后果。

就在不久前,他们中间有个二代一个号称“长安街车神”的家伙就出了事,车毁人亡不说还掀起了轩然大波,引起了外媒的关注,最后导致他那位身居高位本来还很有希望再进一步的父亲也被牵连进来,没多久就被中纪委宣布立案调查,落马了!

而这时旁边那群闲得蛋疼唯恐天下不乱的二代们居然开始拿江不悔和段思梅这场飙车赛开赌了!

“我下两百万,堵思梅姐赢!”

“我下四百万,堵不悔姐赢!”

“我不要钱,就赌车,输了我那辆兰博基尼你直接开走,赢了你那辆布加迪威龙就归我了啊!……”

…………

段昱有些无语了,这帮子二代把什么都当游戏,而下的赌注之大也是让人咂舌,跟他们混在一起不出事才怪呢。

段思梅、江不悔她们这次飙车赛倒没有耗费太长的时间,只是短短的三十来分钟的光景,就再次听到了发动机引擎的轰鸣声,这次却是段思梅的蓝色兰博基尼跑车一马当先,江不悔的红色兰博基尼跑车足足落后了几个车身的距离,显然她们第一次比赛时段思梅是留了余力的,这次却出了全力。

飞翼式车门打开,这次却是段思梅先下来,江不悔懊恼地拍了一下方向盘,喇叭发出一声尖锐的长鸣,这才黑着脸下了车,连头盔都没有摘。

段思梅则是帅气地把头盔一摘道:“江不悔,这回没话说了吧,赶紧叫‘姐’!……”。

江不悔这边还没说话,围观的二代们开始起哄了,有的高兴地吹着口哨,大喊道:“我赢了,给钱,给钱!”,有的则是哀嚎道:“不悔姐,你咋输了呢,我这下可赔惨了,一辆布加迪威龙啊!”。

“……不悔姐,这次输了,你不会耍赖吧,南锣鼓道巷的那几间门脸总该给我们当酒吧了吧。”

“就是就是,不悔姐你可是要说话算话的,再说了,我们也是真心实意的掏钱的,而且绝对的不少掏,要不然不悔姐,你就将房子当成股份怎么样,我们绝对的不让姐姐你吃亏就是了。”

说这话的却是肖家的几个第四代。其实段思梅平时很少跟这帮二代们厮混,段泽涛虽然很少陪在女儿身边,家教却很严,一直交待李梅要严加管教的。而今天这场赌赛其实也是因为肖家这几个第四代而起,是因为肖家这几个第四代和江不悔赌赛输了,才找了段思梅来出头。

“江不悔,你这怎么说?”一旁的二代们来回的起哄,不过言语之间倒是没有一个敢针对江不悔的,只不过看起来江不悔冷着一张脸,不是很高兴也就是了。

“段思梅,你说我会反悔么?”

瞅瞅这话说得,一句话就让一旁准备看笑话的段思梅皱起了秀眉。

“江不悔,你这样有意思么,输不起,还是说不服气?”段思梅也不是好想与的,虽然这次是因为表弟才出头的,不过既然答应了自家表弟,那么她一定就要做到!

“反悔?这个词很有意思,我倒是想试试,不过不是今天,再来一场有没有意见?”说真的,江不悔还真的不在乎那么几间门脸,即便是那位置真的是好地方也一样,只不过一看到段思梅比自己还盛一筹的气势,她就觉得心眼里面不顺。

尤其还是,自己输了,在段昱这个男人的眼前输了,这样的事情,不管怎么想,江不悔都觉得自己的心情很不好,所以,就在段昱想要当个观众的时候,忽然间在他的手腕上多了一只纤细的小手。

“你,干嘛?”段昱从来没有憷过谁,可是今天也邪门了,只是给江不悔这么一抓,段昱的心里就有了一些不怎么好的预感。

“我输了。”

这个我已经知道了,谁让你劝都劝不住啊!段昱腹诽了一句,可是还是没有发表什么意见。

“所以,你给我赢回来!”

这句话很霸道,偏偏段昱张口结舌的都不知道该怎么拒绝,而且对面的段思梅更是很有深意的看了看他,居然也点了点头说道,“可以,我同意和他比一场!”

尼玛蛋,这是怎么一个状况。一个女人让自己比赛,另外一个女人偏偏还同意了,说真的,你们两个真的不是敌对关系么?还有,你们比赛,和我一个外人有什么关系!关键是我根本不懂赛车啊?!

段昱的脑子一般很好用,即便是在尔虞我诈的官场,一般情况之下,也很少有人能够算计的了段昱的,可是偏偏一遇到这两个不按照常理出牌的女人,段昱就有些懵逼了。

“我能发表意见么?”

“不能!”好一个异口同声!

“王哥……”

“兄弟,你多珍重,神仙佛祖会保佑你的!”王道铭也不是好人,见到段昱吃瘪笑的那叫一个高兴,那叫一个灿烂,惹得段昱真想在他的脸上来上一拳,然后告诉他,什么叫做春天到了桃花应该开了。

“作为一个男人,你本就应该替她出头,而且我也不觉得,你能够赢得了我!”段思梅不愧是段思梅,这话说的真的是像小刀子似的,直接将一旁还在暗自得意的江不悔的脸色给戳了个脸绿绿。

“你也可以找一个男人!我输给了你,我承认,不过我不相信,我男人赢不了你的男人!”

这句话一出,立即引起周围围观的二代们的集体欢呼,“选我!选我!”,巨大的声浪把段昱的抗议声也完全盖下去了!

尼玛!不要吧!这节奏,怎么越来越不对了?!怎么明明是江不悔和段思梅赌赛,却把自己扯进去了呢?

不管段昱心里怎么的腹诽,人家当事的两位美女都没有半点就此打住的模样,而且最终还是段思梅的嘴上更胜一筹,直接三两句话就将她们身后的一帮二代们给压服了,最终的结果就是,段昱还是要上场,而且要代替江不悔和段思梅再比赛一场。

略带着无奈的表情,即便是段昱心里一万个不情愿,可是最终还是被江不悔推着坐上了她那辆宝蓝色的兰博基尼跑车的驾驶座。

“不悔,我真不行啊,我都没开过赛车,你让我上不是稳输吗?!……”段昱这还真不是纯粹的推脱,他平时都是坐的专车,蒋晔送他的那辆奔驰都很少开,虽然不能算是新手,但要和玩赛车多年的段思梅比,那还真不在一条起跑线上。

旁边那群二代们一听也轰然大笑起来,原来就是个连赛车都不会开的傻小子啊,那个周少笑得最响亮,直接喊道:“下注,下注,我来当庄家,一赔十,赌这不知道哪里冒出来的乡下小子输!……”

“都给我闭嘴!”江不悔突然勃然大怒起来,指着段昱对着周围那帮二代吼道:“你们看清楚了,这是我的男人,他叫段昱,不是什么野小子,我的男人是无所不能的!谁要再敢笑话他可别怪我不客气!……”。

说着又转头对那叫得最凶的周少冷冷地道:“你要开赌是吧,好,我下一个亿,赌我的男人赢!……”。

说完江不悔又做了一个更加惊人的动作,直接走到副驾驶座坐了下来,系上安全带,螓首微抬,然后“吧唧”一下子给还是满脸不情愿的段昱的脸上扣了一个章,“我给你勇气,给你力量,你不会开跑车不要紧,我在旁边告诉你怎么操作,就算是今天出车祸死了,我也会和你死在一起,不后悔!因为我就叫江不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