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零一章 赌约/入仕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王道铭叹了一口气道:“我本来是准备把飞少介绍给你认识的,人飞少虽然来头硬,可人真心不错,从不摆大少架子,只要他肯帮你,你那事也就是人家一句话的事,现在啥也别提了,人家不给捣乱你就得烧高香了……”。

段昱就不好接话了,沉默了一下,摩挲了一下自己的下巴道:“王哥,不好意思,让你为难了,那照你看,这事还有戏吗?……”。

“这倒也不是,如果周少肯帮忙,这事也能办成……”王道铭瞟了段昱一眼,朝远远的左前方努了努嘴,段昱顺着他示意的方向望去,就见昨晚那位周少正和一个身穿小西服一身英伦风打扮的小年轻谈笑风生,而他的眼神却一直如苍蝇般在围着正被几个二代拉住聊天的段思梅和江不悔身上打转。

“还有,今天刘部长家的那位公子也来了,就是周少旁边那位……”王道铭这话说的段昱立时就是一怔。段昱万万没有想到,王道铭这次请自己来“见见大世面”居然最终目的是刘部长的公子!

只不过,这个玩笑,开得就有一些大了,而且根据段昱得来的一些消息推断,怕是这位刘部长早就给甄小林拉过去了,不给自己坏事儿那就谢天谢地了,还求人家帮忙?

“这个怕是……”

“刘俊松这个人,其实还是好对付的,只要不悔姐肯出马,这事情十有八、九没问题的,就怕是那周少不好应付的,这家伙属狗的,有事没事要咬人一口……”王道铭好似看出了段昱眉宇之间的疑问和一丝不快,不由的又给段昱解释了两句,“放心,你家那位江大小姐,一般人可吃不定她,刘俊松之所以肯帮忙,其实这里面的原因还是很好笑的。”

“不要看我,我说好笑就很好笑!”王道铭一边说着,一边笑着,“刘俊松年轻,爱玩,不知道天高地厚,有一次我们俱乐部聚会喝酒,他居然去跟不悔姐拼酒,开始不悔姐不肯喝,他居然说那我喝三杯你喝一杯,然后不悔姐就跟他喝了,喝了几轮他感觉不行了,想认怂,不悔姐不干了,说我喝三杯你喝一杯,输了的欠对方一个人情,刘俊松当着那么多人面也抹不下面子,继续跟不悔姐喝,结果被不悔姐灌到桌子底下去了,这才欠了不悔姐一个赌约!不过,直到现在,都有好几年了,不悔姐一直没有要过这个赌约……”

想到江不悔扮猪吃老虎的样子,段昱也忍不住莞尔失笑了,摇了摇头笑道:“一个赌约?这么久了,还能做数吗?”。

“你以为呢?”王道铭有些好笑的看着段昱,“你知道为了这个赌约,现在这位刘少可是一见了不悔姐,就得绕道走呢……”

任何人要是欠了江不悔的账,那确实只有绕道走的份,段昱笑了笑还没说话,王道铭却已经跑到江不悔身边,小声地说了几句,接着就猛的就听到了场子里传出来了一声怒喝。

“刘俊松!我可找见你了,你欠我的那一次,什么时候还!”江不悔就是江不悔,这生猛的程度,绝对的不是一般人能够承受的,“欠一次’这样生冷不忌的词汇,那更是一般女人说不出来的。

“啊,不…不悔姐,你…你也在啊,现在就还!现在就还!只要你说!”刘俊松刚才是背对这边的,所以没看到江不悔进来,被江不悔这一声怒喝,差点没吓尿了,看到大大小小的有三四十号人统统的将目光对准了自己,此刻的刘俊松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不过他还真的不敢跟江不悔硬顶,因为那下场,他实在承受不住,只得苦着脸低声下气道。

“真的?那要不,就裸.奔好了,就在这院子里怎么样,这个简单吧?”

这个是简单,可是一听到江不悔这说法,还有她那嬉笑玩味的模样,刘俊松整个人都不好了,一张脸更是绿的吓人。

“行不行,爷们点!”

刘俊松很想爷们一次,可是这个真的不能够,要是自己敢在这里裸.奔,明天怕是整个圈子都能传遍了他的好事儿,甚至他还敢保证连自己的裸.照都能被人家给收藏了,甚至还会有人专门给自己转发两条!毕竟说起来,他刘俊松在京都也不是没有得罪过人,也不是没有人不想他出糗。

“额,不…不悔姐,能不能,换一个条件?!”

看着刘俊松那一脸黑线的模样,还有一众想要看稀罕的公子、小姐们,江不悔越发玩的开心了,“好,我就换一个,省得别人说我以大欺小,那就当个裸.模吧,你穿个英伦小西服,不就是想秀身材吗?我帮你一把,让你展现一下。”

周围那些二代们都是闲得蛋疼的主,看到这样的热闹哪有不起哄的,都纷纷叫了起来。

“不悔姐,威武!”

“松子,秀一个!”

“刘少,快脱啊!怕啥啊,又没外人!”

…………

刘俊松都快欲哭无泪了,心里早已是一万头草泥马奔驰而下!这和裸.奔有什么区别?!还有这周围看热闹的一个个的都拿起手机来干嘛?!嫌事不够大吗?你这是帮我吗?你这是毁我啊!今天自己好死不死怎么穿了这身英伦装出来了,这不是找不自在吗?!

“不悔妹子,能不能给哥哥我一个面子?”就在刘俊松满脸囧态不知道该如何是好的时候,一旁的周少终于站了出来,直接拉了刘俊松一把,挡在他的前面,摆了一个自认为很潇洒的姿势和笑容。

“哟,周哥啊,你面子大,必须给,你是说,你来给刘俊松当替身么,好啊好啊,我知道你的身材比他还好,好多姐姐可是早就想看了呢……”江不悔瞟了周少一眼,笑得更开心了。

那周少本来还想做个好人的,顺道搏个讲义气有担当的好印象,可是一听江不悔这话,差点直接给跪了,要是别人他只怕要当场翻脸了,对江不悔却只能服软,强作笑颜道:“不悔妹子,都是几个熟人,没必要这样吧,俊松欠你的赌约,还是换个别的条件吧,只要不太过分,我就替他答应了可好?”

周少这话,显然就是要帮刘俊松出头了,当然这话里话外的意思,还隐隐的在说自己欠江不悔一个人情。

江不悔傻么?有脑子的估计想想都能知道,要是她真的傻的话,那么怎么会在四九城的二代圈里有这么多人顾忌她,即便是她背后站着一位曾经的国家.领导人,那又如何,对付各种情况的是她,要是江不悔脑子不够用的话,现在怕是也早给人家玩脱了。

好像终于等到了自己想要的什么东西一样,江不悔贝齿微露,四颗小虎牙闪闪发亮,那似笑非笑的模样不知道怎么的,看的周少都感觉到身子一阵的冷,后背也跟着发凉。

“周哥,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昨晚还输了我十亿吧!”

这可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啊,那周少恨不得打自己一巴掌,早知道自己就不出来出这风头了,这种二代间的赌约有时候也不是太当真的,毕竟当时江不悔也就一句空口白话,而且昨晚江不悔走得匆忙,也没有再提这茬了,周少还以为江不悔不记得这事了呢,现在江不悔突然提出此事,就让他有些措手不及了。

这就可以看出江不悔的智慧了,她和那周少的这个赌约是很不正式的,在那样的场合,这周少要赖账的话也大有理由,他可以说你是下注了,可我没有接啊,而双方的家世也决定这事不能太当真,真要闹到长辈那里去了,也会是各打五十大板,说声胡闹这事就揭过去了,但她这个时候提出来却是恰到好处,也为她下一步提条件加重了砝码。

望着那周少像是吞了一只死老鼠一样做声不得的模样,江不悔暗暗好笑,十分豪气地挥挥手道:“正好我一个朋友有件事用得着周少和刘少,只要你们帮我把这件事办成了,之前的事就都一笔勾销了!……”。

那周少正是进退两难,闻言自是大喜过望,连忙道:“此话当真?!”。

江不悔撇撇嘴笑道:“我江不悔什么时候说话不算话过?!”

那周少也大约猜到江不悔要说的是什么事了,有些怨毒地瞟了离江不悔不远的段昱一眼,心说你这小子走的什么狗屎运,居然能让江不悔付出这么大的代价帮你,他原本是想从中作梗搅黄了段昱的事,如今却是生怕江不悔反悔了,连忙道:“好,不管什么事,

我接下了!”。

江不悔等的就是他这话,微微一笑道:“说话算话?!”。

“一口吐沫一颗钉!”这周少虽然骗过不少人,也敷衍过不少人,可是有的人能骗,有的人能敷衍,那么也就有不能骗不能敷衍的,无疑眼前的这位江大小姐就是这么的一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